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北疆公主

发布时间:2019-09-12 11:30:22

第十章阳光很好,所以托娅和塔娜叫人在流芳园的庭院里摆了茶水,坐至庭院里晒阳光。这个春天的天气慢慢地高,等至托娅反应过来时,想到北疆的大草原此时应该是绿草茵茵了。每每想至那成千上万的牛羊和肆意狂奔的骏马,他嘴角都会有淡淡的微笑。他十三周岁那年

>>>《北疆公主》章节目录<<<

《第十章北疆公主》精选

第十章阳光很好,所以托娅和塔娜叫人在流芳园的院子里摆了茶水,坐到院子里晒太阳。这个春天的气温慢慢地升高,等到托娅反应过来时,想起北疆的大草原此时应该是绿草茵茵了。每每想到那成千上万的牛羊和肆意狂奔的骏马,她嘴角都会有淡淡的微笑。她十三岁那年就跟着哥哥巴特尔呆在军队里,和战士们同起同卧,很少顾及妹妹艾敏。所以每次打了仗回来,艾敏都会跟在她身后听她讲打仗的事情,听她分析战况,这时候的艾敏的眼睛总是闪耀着崇拜和钦佩,让她总想着保护她不受伤害。这瀚海的阳光和北疆的不一样,要湿润些,但是要温和一些,所以托娅不怕晒。相反,她倒是希望自己可以晒狠一些,晒些自己家乡的肤色出来。花园里的花静静地看着,是紫色的。皓轩帝支过来的侍女淡竹说叫紫藤花,可是托娅想到的是妹妹那匹紫风,那匹银紫色的骏马。这个时候她就很想知道妹妹在外面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比自己好一些呢?皓轩帝隔三差五地就会来流芳园,虽说每次她都冷冷淡淡地任凭他摆布,虽说她已经不在乎了,可是还是会觉得累。皓轩帝不是宠幸她,那是在折磨她,挑她的耐性和恼火。可是托娅知道,这不过是他隔三差五来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则是要以此将她推到众妃嫔的对面去。有时候托娅都替他着急:想要把她狠狠折磨一番,想让妃嫔们对她使坏,可是无论怎样他都是不能废了她这个妃子或者把她打入冷宫的。既然这样,他还有什么乐趣?她每每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太高估那个男人了。“娅妃娘娘,陛下说晚上要您去奢妃娘娘那边去。”淡竹低声说。托娅点点头,心头有些疑惑。她想着这深深的皇宫果然无趣得很,和监狱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比监狱大些华丽些。她想着瀚海的每位皇帝和他的女人都是这样度过一生的,心里不由觉得很可笑。再想着那些妃子们为了争宠而把这个看似高贵的皇宫搞得鸡飞狗跳的,更觉得这皇宫滑天下之大稽!这个时候她就特别为北疆的姑娘感到骄傲,因为北疆的姑娘们都会把自己的男人管好,至少很少有一夫二妻的,自然更不会有争宠的!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和妹妹倒是北疆最可怜的姑娘。淡竹站在托娅身后,看着那个单薄的女子。她自然知道她是北疆的公主,是让陛下恼怒了整整五年的女人,她也恼怒她;可是同时她又觉得她很聪明很能干,连陛下那样聪明的人物都拿她没辄,连豪英大将军的人物也没能一举拿下而整整伺机了两年才出手、才获胜。淡竹知道这些日子这个女人是被陛下不断折磨着,她也知道陛下的手段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曾经有一位妃子暗中对月妃娘娘使坏,陛下直接将那为娘娘一刀捅死在房间里,然后对外宣称是得病死的。虽然大家都知道那位娘娘是陛下亲手杀死的,但哪个又敢说什么?就是去年宫里还有一位娘娘因为不小心得罪了正当宠的奢妃娘娘,陛下去了她那里三次,之后这位娘娘便疯了,最后在冷宫里自杀了。所以宫中的娘娘们很少对其他娘娘使坏,怕被陛下发现。陛下亲自出手折磨这位他恨了整整七年的女人,这手段会狠到哪一种地步可想而知,但这位北疆公主真的忍下来了,既没有疯也没有自杀,而且看起来似乎根本不把陛下的折磨放在眼里。淡竹每每看着塔娜替这位北疆公主洗澡敷药时,就有种很佩服很尊敬的感觉,总觉得这样的女子的心性是何等的刚强;而她看起来却是那样的弱不禁风!淡竹想了很久很久,望着那张淡淡的脸,她低声说:“娘娘,奢妃娘娘有时候喜欢三个人一起……”话一出口,她便后悔了,大为恼怒自己的多嘴。托娅似乎没有听到,但是塔娜看了一眼淡竹,转过头去低声说:“公主,要不……”托娅摇摇头,起身来,往屋子里面走去,低声说:“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彷佛是对自己说的,彷佛又是对淡竹说的。淡竹惊出了一声冷汗,低下头去。奢妃?托娅脱下衣服,看着镜子里那个女人满身的伤痕。她忽然笑了,笑自己连那个男人都不怕,居然还担心被那个奢妃比下去了!她又把衣服拉上,转身对塔娜说:“你不用跟我去,让淡竹去好了!”顿时塔娜和淡竹均一呆。“公主……”托娅皱起眉头转过身去:她只是不想塔娜看到自己那么狼狈的时候,怕她担心。塔娜死死咬着唇,没让眼泪流出一滴!月妃娘娘是陛下最为呵护的娘娘,虽然很少去月妃娘娘寝宫,但是每每陛下要赏赐时第一个赏赐的就是月妃娘娘。奢妃娘娘则是宫里最最得宠的娘娘了,这是整个宫中不争的事实。陛下经常流连在奢妃娘娘寝宫里,在托娅来之前十天之中有八晚是在她那边。后宫里除了太后,就属这两位娘娘说得上话。相反,那位皇后娘娘似乎性情淡薄,很少得到皇上的宠信,也很少与其他妃嫔争什么。托娅走到奢妃娘娘的寝宫外的走廊时,正好看到月妃娘娘领着一班侍女奴才从里面出来。托娅行了礼,月妃娘娘看着她只是微微一笑,说:“托娅好好服侍陛下,姐姐这里多谢妹妹了!前些日子因为小公主的事,也没有过来瞧瞧你过得怎么样,妹妹不会见怪吧?”托娅看着月妃淡淡说:“服侍陛下是托娅本分所在,托娅自当尽力。娘娘才应该保护好自己的身子!”月妃看着托娅淡淡的表情,忽然心里有些难过。她深知陛下的个性不比一般男子温和,受了托娅七年的气,这回子自然要讨回来;陛下的手段……她不敢想下去,只是低声说:“陛下不喜欢妃子们姗姗来迟的样子,你还是快进去吧!”她也知道托娅的身份特殊,不比一般妃子,也不敢对她有什么帮忙。“臣妾参见陛下,拜见娘娘!”托娅行了礼,淡淡说着。皓轩帝和奢妃此时正在一边的塌上看一本书,见托娅进来,皓轩帝搂着奢妃的手放开来,带着微笑走过来。“娅妃来得倒是很早嘛!”皓轩帝伸手搂住托娅的细腰,亲昵地吻了一下她的脸,压低声音说:“今晚好好伺候好朕,要是扰乱了奢妃的心情……你知道后果的!”“陛下在跟娅妃说什么好玩的?奢儿也要听!”奢妃娇滴滴地撒娇说,一边偎依到皓轩帝怀里来。皓轩帝便搂着奢妃和托娅走到床那边去,边笑道:“你们俩还是第一次见面吧?”奢妃看了看托娅,抿嘴笑道:“是啊,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呢!不知道娅妃和臣妾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呢?”皓轩帝看了一眼托娅:“你今年多少岁了?”托娅淡淡说:“十八。”皓轩帝看着她的脸,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向奢妃笑着说:“听见没?托娅才十八岁呢!你还比人家老一岁!”奢妃笑着看托娅,说:“那以后就叫娅妃妹妹咯!前儿太后还让奢儿去流芳园看看你的,可是陛下要么在流芳园,奢儿不敢过去打扰,要么在臣妾这儿,臣妾又不敢走开,所以这回才让陛下请妹妹过来坐坐!”托娅淡淡地说:“多谢太后和姐姐挂念了。”皓轩帝笑着说:“既然来了,我们先用晚膳,等会儿再聊!来人,准备晚膳!”托娅没有说话,按着规矩坐下、用膳,过程中没有说一句话,整个屋子里只有皓轩帝的调笑声和奢妃软软的撒娇。淡竹和一般侍女站在旁边,目光偶尔望向托娅,心里满是不安。直到用过晚宴,奢妃说她要沐浴,皓轩帝便让她去沐浴去了,而领着托娅去凌霄宫那边的御花园散步。皓轩帝支开侍女和太监们,就托娅一人跟着。御花园的花此时开得很美很香,夜色也很宁静,借着微弱的灯光,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慢慢走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托娅一直在想他最后会怎么处理自己,他的终极手段又是什么呢?从肉体到精神的摧残,皓轩帝一直在做;可是最后的那一招总不会是把自己打入冷宫——那太便宜自己了,连托娅自己都那么觉得。所以她一直猜测什么才是这个看似温和实际上却是残暴之至的男人的终极手段。而皓轩帝似乎没有什么兴致欣赏这走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园子,一会儿便在一个水亭前的小桥上停下来。托娅收住脚,站在他旁边。皓轩帝微笑着转过身来,伸手把托娅拉入他怀里,低笑着说:“娅妃喜欢这园子么?”他的手探入她的衣服里,肆虐地触碰着她的禁区。托娅淡淡地回答:“无所谓喜欢与不喜欢。”皓轩帝贴近她的脸,笑着说:“娅妃总喜欢给朕不明不白的答案。”想了一下,又问:“那娅妃什么样的男人呢?朕是你其中之一么?”托娅抬头看皓轩帝,忽然微微一笑:“是啊。陛下正是托娅喜欢的类型!”皓轩帝微笑着打量托娅,半响才点点头,说:“那……朕以后一定加倍疼你!朕……一定不会辜负爱妃的期望!”托娅微微一笑,抬头看着皓轩帝:“那托娅就多谢陛下了。”然后她微笑着反问:“那么,陛下以为娅妃怎么样呢?是陛下喜欢的类型么?”皓轩帝看着托娅,脸上慢慢冷下来:“你不过是朕的玩物,正如爱妃所说:无所谓喜欢与不喜欢。”托娅微笑着低下头去:“原来是这样啊!陛下还真能忍……”顿时只觉身上被皓轩帝的手抓得生疼,不禁“啊”一声叫出来,手反手抓住皓轩帝的手臂,想挣开。皓轩帝狠狠地看着托娅,托娅没有看见他的表情,但是可以感觉到他的怒火,感觉到那个男人很想杀了自己。这时候的托娅反而有些豪情起来,手放开他的手臂,微笑着说:“看来托娅是看走眼了——陛下还是没有托娅想象中的能忍!”假如说先前的“忍”,是笑他能忍托娅冷冷淡淡的态度,笑他能忍托娅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时时在他面前,那么这个“忍”则是笑他不能忍受自己的愤怒容易被托娅影响情绪。顿时皓轩帝恼羞成怒地用力一推。托娅始料不及,脚下一个踩滑,身子一偏就向后仰去。皓轩帝再是生气也被吓了一跳,忙伸手去拉托娅的手臂。向后翻倒的托娅虽不是很重但也不是很轻,皓轩帝一时间也没多想就这样伸手去拉,力量达不到,顿时被托娅拖下小桥下去。只听扑通扑通两声,两人顿时掉到桥下的水池里。托娅是北疆的女子,原本就不习水,经过这一往下掉的一吓,再经过水里的一窒息,她本能地就伸手死死抱住皓轩帝的腰。皓轩帝先也是吓了一跳,掉进水以后倒是反应过来,忙抓着托娅的衣服,脚一登手一划就浮上水面来,叫道:“来人啊!”他随即一想自己这样落水未免太狼狈太丢脸了,立刻叫道:“退开!”果然这样原本听到“来人啊”的侍女太监纷纷又退回去,心里不清楚这陛下怎么了。所幸那小池并不深,虽然如此,皓轩帝抓着托娅弄了半天才上岸来:那衣服沾水了还是很重,何况还提着一个人。等到上了岸,皓轩帝一看托娅:托娅没被水淹死,但是显然已经吓晕过去了。他顿时又气又恼,想叫人来抬托娅,可是一动便发觉托娅的手还紧紧抱着自己,顿时心里有些痒痒起来。他下意识地借着亭子的灯光看到托娅那微微有些苍白的脸,想到这个可恶的女人不过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北疆的敌人,自己却因为她打败了自己就怀恨在心,一时间想到:难道朕的气量就这么小这么不能容人?想到这里,来不及再去细想更深的东西,夜风一吹顿时打了一个冷战,只觉得全身衣服都湿透了,忙抱起托娅边叫道:“来人啊!”那些侍女太监们匆匆跑过来,一见陛下和娅妃浑身都湿透了,顿时都手忙脚乱起来,赶紧过来想帮忙。皓轩帝看见大家都慌了神,不由怒道:“还不去叫御医、准备热水?慌手慌脚像什么话?!”随即抱着托娅飞快往凌霄宫那边走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