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北疆公主

发布时间:2019-09-12 11:30:32

第十八章节艾敏推开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然后望着天边美丽的朝阳冉冉升起来,艾敏心情大好。北疆早晨的阳光与瀚海的完全不对:北疆的日出犹如豪情万丈的男人,喷薄而出;瀚海的日出犹如蒙面婉约的女子,柔情万种。天边那薄薄的雾中阳光象是含羞待嫁的女子般

>>>《北疆公主》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北疆公主》精选

第十八章艾敏推开窗户,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然后望着天边美丽的朝阳冉冉升起,艾敏心情大好。北疆早上的太阳和瀚海的完全不一样:北疆的日出犹如豪情万丈的男人,喷薄而出;瀚海的日出犹如蒙面婉约的女子,柔情万种。天边那薄薄的雾中太阳像是含羞待嫁的女子般,推推搡搡地从幕后轻轻走出来,看得艾敏既好笑又无语。她没有瀚海女子多愁善感或者柔肠百转的情怀,更没有什么诗意可言,所以也不会真的就欣赏这瀚海的风景。只不过她觉得早上起来呼吸特别好。曲南走到她身边,望着天边的彩云,那妖异的颜色映到她的脸上她的衣服上她的头发上,显得更加妖异起来。她转过头微微向曲南一笑,然后又回过头去望向天空,说道:“你们瀚海早晨的太阳像是扭扭捏捏的大姑娘一样,躲躲藏藏的,没意思;我们北疆的太阳则是像大草原上的男人一样,心胸宽广,气势磅礴,比瀚海的够爷们!”曲南微微一笑,一边思量着她话里的意思,一边说道:“这你就错了,我们瀚海地势极广,日出之景何止千百种?假如真是比较起来,我们瀚海的男人也像瀚海的日出一样有千百种,岂是你们北疆汉子能比的?”艾敏皱起眉头来看曲南,曲南微微一怔,许久艾敏摇摇头说道:“真可惜,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种。”曲南听着,心里忽然纠紧起来,转开脸去装作没听见。艾敏转身打开门,像是蝴蝶一般飞出屋子去,一身妖异的火红色,竟比天边那红霞还来得艳丽几分。一时间,曲南没回过神来。用过早膳,艾敏又看了一眼琪琪格准备的礼物,然后便跟着曲北上了马车。曲南因为要处理校场那边的事情,所以要迟一些前去。一路上曲北跟她讲解这边的规矩和药注意的事项,一边叮嘱她绝不要再出现像在龙语寺那样的事情了。等他说完了,艾敏就问:“你哥哥好奇怪哦,我回来之后他都没有骂人。”曲北微笑着说:“难不成你还希望他骂你?”艾敏皱起眉头说:“我是觉得我把那位叶家二小姐害得那么惨,怎么他都没发火。难道说,他怕我以后又报复她?”曲北忍不住笑着说:“你别乱想。我哥又不是不知道你是为你姐姐着急为她担心,所以才跑出去的。大概,他不也想因为这样的事情又害你不开心吧。”“他有那么好心?”艾敏怀疑地看曲北,“我可没看出来。”正这个时候只觉得车子猛然一摇,艾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一下子倒在曲北怀里,曲北也几乎摔下座去,忙伸手稳住艾敏,急问:“你怎么样了?摔到哪里没?”而琪琪格也摔到了艾敏身上。艾敏虽说摔到曲北怀里去了,可是手臂也狠狠刮到了扶手上,火辣辣的疼,顿时不禁就恼了:“这赶车的怎么搞的?有没有经验啊?”曲北只得拉开帘子往外一瞧,只见旁边另一条路上也听着一架马车,马车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叶”字。马车夫回过头向曲北惶恐地说:“二少爷,他们也是到离王府去。”曲北自然知道对面马车里是谁,回头看见艾敏已经拉开了窗帘看,不由苦笑了。艾敏回过头看着曲北问:“里面那个就是那位二小姐?”曲北苦笑着点点头,尴尬地说道:“要不,我们先走?”艾敏又向外面一望,只见对面马车的窗帘也有一个小角被拉了起来,知道那位二小姐八层也是在看自己这边,不禁又气又好笑,说道:“我无所谓。”琪琪格则皱起眉来,向马车夫说道:“咱们走!”曲北看了一眼琪琪格,笑着没说话,心想这小丫头性子跟艾敏一个样,倔。艾敏也没有阻拦,任由马车夫吆喝着往前去。谁知道走了两步马车又停下来,只听外面叶凌风吼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走还是不走啊?要走就动作快点!”曲北不禁皱起眉头来,也拉开帘子向外面说道:“你们不让开一些,我们的马车怎么走啊?”叶凌风嘲笑着说:“让?好,‘让’他们过去!”曲北听得皱起眉头,可是艾敏却说:“你们瀚海人还真啰嗦!”又说:“还不走干嘛?嚷嚷嚷嚷的,天都要黑了!”马车夫一听,忙用力给马一鞭子。果然对面马车也让开来。曲北望向艾敏,微笑着说:“你就不怕别人说你欺负叶二小姐?”艾敏一怔:“我欺负她?我比她还小两三岁呢!听说她都十八岁了,你们瀚海姑娘不是十六岁就可以出嫁么,怎么她还没嫁出去?”曲北笑而不语。艾敏随即明白过来,恍然大悟说:“原来是在等人去娶她啊!”顿了一下,又说:“我们大草原的姑娘才没你们这里的姑娘麻烦呢,要是喜欢谁,直接告诉那个男人,对方不愿意就作罢,绝不拖拉带水死缠烂打的!”曲北听着好笑,说道:“人家二小姐喜欢的男子也是喜欢她的啊,所以才愿意一直等。要是换成别家的姑娘,怕是早嫁他人了。”艾敏皱起眉头来说道:“这样很好么?害了自己又害了别家的姑娘。你哥哥人也太坏了,一下子就害了两个姑娘,实在可恶!”曲北想了一下说:“我哥哥……他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要是知道,他一定会提前就娶了叶姑娘的。”艾敏点点头说:“就是嘛,娶了她我就不用嫁给他了嘛!害我在这里左右不是,真气人!”曲北看着艾敏可爱地嘟起小嘴,不禁一笑,说道:“假如没嫁过来,也许我就不会有你这个师傅了,你也不会有我这个徒弟了。”艾敏也跟着开心起来,说道:“对唉!也就不会遇到紫絮了那丫头了。”两人正聊着天时,马车便停下来了:“二少爷,少夫人,离王府到了。”曲北率先跳下马车,又伸手给艾敏。艾敏先是一愣,随即笑着纵身一跃,笑着说道:“你们瀚海的女孩子都很柔弱么?为什么你跟你哥哥一样,女孩子下马车都要伸手去扶呢?”她想到上一次见到紫风前,曲南在她下马车时也伸手扶她的情景来。曲北一怔,正要说什么,便见后面叶家的马车也停下来,叶凌风跳下马车,转身伸手去扶一个十八九岁的美丽女子,顿时没话说了。艾敏也远远看了那女子一眼,见她也是由曲北扶下马车,回头又见琪琪格轻松跃下马车,顿时对那女子没了什么好感,向曲北说道:“行了,咱们进去吧。”曲北这次回过神来,一边领着艾敏进门去,一边思考着某个问题。他抓不住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但强烈地感觉到它让他对艾敏的喜欢与佩服又多了一大截。他总觉得这个女子跟别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很特别,要比很多人看得更高更远更深入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