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首页 > 资讯

第九章 同房不同床谁祸害了谁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0:59

第九章同房没同床累了一天,我揉了揉发酸的双腿,心里盘算着找个好地方歇息。总站在随岭最气派的客栈门前,仔细打量着它的名,“迎客客栈”,名倒是很温暖人心啊,其实说真话,我没是哪个拿银没当银的人,关键是这家客栈离郭家庄近,方便我打听消息。

>>>《谁祸害了谁》章节目录<<<

《第九章 同房不同床谁祸害了谁》精选

第九章同房不同床累了一天,我揉了揉发酸的双腿,心里盘算着找个好地方歇息。站在随岭最气派的客栈门前,仔细打量着它的名字,“迎客客栈”,名字倒是很温暖人心啊,其实说实话,我不是那种拿银子不当银子的人,关键是这家客栈离郭家庄最近,方便我打听消息。我快步朝里面走去,半只脚刚踏进客栈的门槛,就有一个长得细皮嫩肉的小二朝我的方向飞奔而来,嘴里还不停的絮絮叨叨的说着,“欢迎欢迎,爷,里边请!”我受宠若惊,暗自镇定自己的情绪,抬起胸脯,双手背剪在身后,踏着大步走进了客栈。我清咳一声,“老板,一间上房!”“老板,一间上房!”听见这个声音,我忽然有种很想钻进地缝的冲动,我拼命的低下头,在心里直念叨“南无阿弥陀佛”,神仙保佑他不会认出我来!回回遇上他我都没走过好运,这会儿遇上这个祸害我不知又要倒什么霉了!背后的人很久都没有说话,久到我以为他已经走了,心中窃喜,回头就对上了他的墨色眼眸,清淡的眼眸中此时有着太多我看不懂的东西,那是一种探究?惊讶?还是屈服?我一时移不开眼,直杵着发花痴。他回过神,舒展开好看的眉,慵懒的声音响起,“五十两银子兄台,这么快就不认识在下了?”我极不情愿,极不情愿的冲他咧嘴一笑,“呵呵呵呵呵,一会不见,兄台越发英俊潇洒了,呵呵呵呵呵……”他很给我面子,面上也带着笑道,“不是上有老母,下有弟弟妹妹么?怎么有心思在这里晃悠?”我垂头,无言以对,自己挖的坑怎么填?这时传来掌柜雄劲的声音,“二位客官,本店只有一间上房了,二位看?”我正愁找不到借口开溜,立即接话道,“让这位兄台住好了,我到别家到别家!兄台您请!在下这就告辞!后会无期!”他仍旧含笑看着我,做了个“请”的手势。我恨恨的一甩衣袖,跨出店门,就傻眼了!原本一片晴朗的夜空,此时正雷雨交加,大雨滂沱而下,冷风刮的呼呼直响,我站在店外,进退两难!倒了八辈子的霉!原来人不可以做亏心事啊,冒雨冲出去?不行,万一生病了还得花钱,得不偿失!回过头进店?面子问题,头可破,血可留,祁灵山八师姐的面子不可丢!斜眼睨了一眼屋里,该死的白衣公子仍旧坐在大厅内好整以暇的看着我,又在看我的好戏!你丫的,不就是不小心打扰了你看日出嘛?不就是让你在美女面前丢了人嘛?不就是敲了你五十两银子嘛?居然这么小心眼的对付我!雨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强劲,我全身冷的直哆嗦,却只能懊恼的跺跺脚泄气的大吼以示气愤,“你丫的!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天你要亡我乎?没关系,二十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所以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喊到最后我愈发激动了,我的骄傲那是无人能敌的!正自我欣赏着,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叹息声,“兄台,进来吧!”我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还好不是做梦,他竟然给我台阶下了,很好,我就卖你一个面子吧!最后的结果是这样的,我和他共用一间房,房钱我付,对我来说,虽然这是一笔赔本的买卖,但是与其站着淋一晚的雨,不如花点钱买个舒适。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一个疙瘩,因为只有一张床,所以我“大方”的让他睡了床,我自己在椅子上窝着,他竟然也不推辞,大大方方的躺在了那张宽大而舒适的床上,我越想越生气,这世道也太没有天理了!当然,这些话,我万万是不会说出口的,给我个胆子,我也不会再得罪床上的那位了!雷声“轰轰轰轰”的响着,我偷瞧了一眼床上的人,许是天气闷热的原因,他的衣衫半解,露出结实的胸膛,胸前线条流畅,此刻他正极其优雅的眯着眼。丫的,在这样一个适合犯罪的夜里,身边又有这么一位让人有犯罪冲动的人,我的睡意顿时全无,突然听见床上那位也在辗转反侧,我充分发扬八卦的大无畏精神,发问道,“兄台,你上次怎么会在祁灵山呢?是探亲访友么?那你是随岭人么?”他缓缓张开眼,轻启薄唇,懒懒的声音,“我每次只习惯回答一个问题。”我径自语塞,丫的,是个怪人!“呵呵,那就说说你姓甚名谁吧!”“在下马莘梓。”我大笑,“马生子?那我叫猪生子好了!”他满脸含笑的走近我,拉了把椅子坐下,不动怒,悠然自得的道,“你是第一个嘲笑我名字而还活着的人!”看着他的笑脸,我的脊背竟然有丝丝的凉意升起,嘴微微发抖,我支支吾吾赔笑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以为你骗我的……不知者无罪嘛!是不是?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一次告诉你我的全部,我叫慕无心,此番来随岭是找人的,找一个我从没有见过的人……”他勾起唇角,“找人?”我泄气道,“对啊对啊,找人,可是我连他长什么样子叫什么都不知道,我从何找起啊我!茫茫人海,犹如大海捞针……”他抿了一口茶,漠不关心的神色,“此人对你来说很重要?”我灵光一闪,满脸堆笑道,“对啊对啊,不瞒马兄讲,此人是我……呃……家姐对,家姐,从小指腹为婚的良人,可怜家姐早已过了出阁的年纪,他却还没有音讯!于是,我自己跑到随岭来寻人了……”言毕,硬生生的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偷偷瞟了他一眼,发现他仍旧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也不知道信了我没有?良久,他出声发问道,“知道叫什么名字吗?我在随岭有些人缘,倒可以帮帮你的忙!”我大喜,丫的,我编这么多,为的就是让你帮忙嘛!我故作为难样,一边摸着下巴一边瞥他道,“我只知道他有个外号,叫谜侠,其他的我就一概不知了!”他平静如镜的脸上没有掀起丝毫涟漪,“谜侠?这个外号我倒不曾听说过!”哎,果真是个实实在在的书生啊,要知道谜侠在十八年前是个少年郎,现在肯定已经成了一个身材走样的中年人了嘛,他怎么可能与我姐姐指腹为婚嘛?“呵呵呵,没听过很正常的,肯定是因为他不够出名,你们读书人一心只读圣贤书嘛,那你有没有朋友可以帮我打听打听的?”他略一思索道,“明日我为你引荐一个人,她有包打听之称!定不会让你失望!”我激动万分的紧紧抓住他的手,老实道,“马兄,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遇到你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他面色整肃的看着我覆在他手背上的手,却没有抽走,只是含笑打趣我,“在下做你的爹好像还不够年纪!”他的手很凉,不一会儿,便觉有一股寒意直渗入骨,突然发现他有些慌乱,脸也微微的泛红了,我讪讪的放开他的手,呵呵一笑。天知道,我刚刚竟舍不得放开他的手,只想汲取他手上的凉意,我怎么这么没定力呢?对上他的眸子,我做贼心虚的低下头不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