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包打听是个美女谁祸害了谁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1:00

第十章包打听是个美女第二日,我随马书生至了随岭一座偏僻的村子,我十分怀疑这个包打听是否像书生说的那样神通广大,不是有句子话语叫“小隐隐与野,中隐隐与市,大隐隐与朝吗!”真正有才华的人是否应该像东方朔那样隐与朝堂之中呢?不一会,书生带着我7

>>>《谁祸害了谁》章节目录<<<

《第十章 包打听是个美女谁祸害了谁》精选

第十章包打听是个美女第二日,我随着马书生到了随岭一座偏僻的村庄,我十分怀疑这个包打听是否像书生说的那样神通广大,不是有句话叫做“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嘛!”真正有才华的人是不是应该像东方朔那样隐于朝堂之中呢?不一会,书生带着我七拐八磨,一间茅草房就印入眼帘了,他也不等主人前来开门,自顾自的推开门,带领我进了内堂,等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这间茅草屋主人是如何的惊世骇俗!屋子的地板上竟然都是用白银铺就而成,房间四周挂着的都是名家名画,屋内的摆设富丽堂皇,我惊异的张大了嘴,对着书生道,“败絮其外,金玉其中!这样比库银都要安全嘛!”书生勾起嘴角微微一笑,不可置否。“哎哟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相好你啊!”我兀自发愣间,从里屋走出一位身材曼妙,妩媚性感,杏眼含着如水秋波的美人,她微微抬头,微侧着美艳娇媚的脸庞,嘴角微翘,似羞似惑,眼睛却始终看着书生,也不曾正眼瞧我一下,书生也“脉脉含情”的看着她,两人虽没有言语交流,可是好像能从双方的眼睛里读懂对方。难怪书生看不上那个凶狠的姑娘,原来还有这么个美娇娘对他有意!现在也终于明白思晚美女为什么受不了别人的无视了,这感觉如坐针毡嘛!我不合适宜的咳了咳,成功的吸引住了美女的目光,她转过头看着我,眼里盛满了我看不懂的情愫,我看了一眼书生,他正若有所思的研究着房里的画,我低咒一声,“丫的!”我抱了抱拳,对美女彬彬有礼道,“姑娘,在下有事求见”神人“包打听,还望姑娘代为通传,多谢姑娘!”没想到,她竟然哈哈大笑,直笑得弯下了腰,我一头雾水,红着脸恨恨的瞪着书生,他扶起美女,轻拍她的背帮她慢慢的顺气,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如此温柔的对她,我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些羡慕之情!美女止住笑,对我说道,“我就是你要找的神人——包打听!”这下轮到我吃瘪了,我睁大双眼,看着面前这位正值花样年华的美女,怎么也不能将她与包打听联系到一起。书生看着她,轻轻道,“你们先聊着,我到外面去走走!”屋内只剩下我和包打听了,她示意我坐下,动作极其缓慢的为我倒了一杯茶,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我,我被她盯的满脸通红,丫的,被美男看也就算了,这会又来个美女,可见我今年的确有些犯桃花啊!她保持沉默,我也不好开口,半晌,她大概是看我看得烦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悠悠开口,“他从不曾带外人来见我。”,顿住,“还是个女人!”我惊的手一晃,杯子就直直的摔到了地上,我指着她,颤声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我都不记得自己是个女的了,这八年来,我从没有着一次女装,她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她抿了一口茶,“直觉。”哎呀,大姐,你的直觉也忒准了吧?是猪才会相信你的话呢!她拿起另一个杯子,为我斟了满满的一杯茶,一边思索嘴一边动着,“你的身上有一股属于女子的清香,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雨后新竹的清香,而这种香味应该是于母体带下的,我一闻便知,而放眼当今天下的女子,身上带着新竹清香的只有已经过世的”新竹夫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于大昭二十五年杀了人而后畏罪葬身于断崖的柳爱晚!我说的对吗?”杀了人?畏罪?我冷笑,如果说刚刚是惊讶于她的敏锐,那现在就是畏惧她的直觉了,被人揭穿身份的后怕哪还记得我正有事求她?我冷冷道,“你丫包打听也不过如此,谁人不知那柳爱晚已经香消玉损了?!我又跟她有何关系!忘了告诉你,本姑娘姓慕名无心,姑娘你可别乱给我扣一个死人的帽子!”她嫣然一笑,“呵呵,动气了?老羞成怒了嘛?别生气,来来来,喝口茶消消气!”我没有领她的情,这段记忆的伤疤我已经忘却了八年,现在突然被一个陌生人像无事般的提起,叫我如何不生气?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门,她却如鬼魅一般挡在了我的身前,我冷冷的看着她,她扯了扯我的衣袖,正色道,“你放心,你身上的清香唯有我能认出,我也没有宣扬别人隐私的癖好,你不是想知道些事情么?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作为条件,你要告诉我你是如何与他相识的,怎么样?”丫的,这笔交易我只赚不赔嘛!我坐在圆木雕花桌前,细细的将我与书生相识的过程和盘托出,当然隐瞒了我敲诈勒索那一段,等我说完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脸色不如方才那样明媚,我急忙解释,“你别误会,他不知我是女子,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她神色黯然的笑道,“你们果真有缘分!”我不解的看着她,她突然又璀璨一笑,抚了抚额头,失声道,“瞧瞧,我都快忘了我们的交易了,现在我跟你说说谜侠的事情吧!”我连忙坐直身体,竖起耳朵听着她娓娓道来谜侠的事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