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书生的不告而别谁祸害了谁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1:12

第十一章书生的不告而别“谜侠,天下没人知道她的真实样貌,因为与她比过武的人,见到的都是不同面貌的她,我猜想她是一个绝顶的易容高手,不过,她的后背上有一个星一般的胎记;还有她的真名也无从知晓,因为她身边从没有朋友;她师承何方也是个难题,若

>>>《谁祸害了谁》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书生的不告而别谁祸害了谁》精选

第十一章书生的不告而别“谜侠,天下没人知道他的真实样貌,因为和他比过武的人,见到的都是不同面貌的他,我猜测他是一个绝顶的易容高手,不过,他的背上有一个星星一般的胎记;还有他的真实姓名也无从知晓,因为他身边从没有朋友;他师承何方也是个难题,若说他师承”天宫老人“的”幽魂掌“,可是他还会西域毒手教的”黯然掌“,祁灵山已经失传的”飞天一百九十九式“,也因此,他注定是一个谜一样的人。十八年前曾经名动江湖,因为年仅十七岁的他打败了江湖上所有的高手,据我所知,所有门派的掌门人与他有了一个约定,可具体是什么约定,我查不出来;直至今日,江湖上仍旧没有他的一丝消息,无人知道他究竟身在何处,在做什么,不过,据我包打听的可靠消息,他会在每年的春夏两季流连于南方城市,而且在每个城市逗留的时间为一个月,在此期间,他会游山玩水,吟诗作画,欣赏美人,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我相信我了解的已经是最多了,就连他唯一承认的师傅”天宫老人“恐怕也不知他是个绝顶的易容高手吧?”她一口气说完了谜侠的所有事情,我不得不佩服她,记忆力在当今世上应该是无人能敌的,我为她倒了一杯茶,字斟句酌的问道,“包姑娘……”“我不姓包,你可以叫我梦姐姐,有什么问题尽快问吧,不过你要记住,问你最想要知道的,我每次只能回答你的一个问题!而这是你的最后一个机会!”我微微一怔,书生和她该是天生的一对,连习惯都如出一辙,我扯了扯嘴角道,“如何才能找到他?”她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摇了摇头道,“很困难,十八年前败给他的人现在都在守株待兔,等着他自己出现,不过依我看,谜侠不是个能被别人左右的人,这种人就讲求——缘份,所以你万万不要强求。但是就算你找到了他,他也不一定会答应你的要求,别忘了他不是个有人情味儿的主儿。”她停下,看着我。“这样,你还要找他?”我坚定我点了点头,“受人所托,定当全力以赴,不管用什么办法,哪怕上天入地,我也一定要找到他!我相信,金城所致,金石为开。”她赞赏的点了点头,加了一句,“他酷爱鬼画生的画!”我心底大喜。她随后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痴痴的看着窗外,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站在院中的书生正失神的看着夕阳,那傲然的背影给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一袭白衣的他,在金黄色夕阳的照射下,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不容人忽视的王者之气,我在心里感叹,这样的一个男人,但凡是女人都会对他动心,更何况是梦姐姐这般出类拔萃与众不同的女子!马车上,我一语不发的想着谜侠的事情,譬如,他为什么不以真实的样貌示人,是自己长的不堪入目还是别有目的?他和各大门派掌门之间的约定究竟是什么?师傅要找他救的到底是什么人?乱乱乱!书生戏谑道,“回头给你补补脑子!”我瞪了他一眼,故作关心状道,“书生啊,包打听是你的什么人呢?情人?相好?”他偏了偏头,皱眉斜眼看着我,“怎么,无心看上她了?”我满脸黑线,“她是我见过的最与众不同的女子,柔弱中带刚强,乃女人中的极品啊!我只是为她不值,看得出来,她对你很痴情,难道你是个呆子看不出来么?你怎么就忍心让她一人在那孤僻的村庄过活呢?就没有觉得愧对于她么?”书生单手挑起马车的车帘,悠悠叹了口气,我双眼急忙找准焦距,意识到他要说些什么了,却不想他说,“无心弟,看来你又忘了,我每次只习惯回答一个问题!”我顿时气极,便不再看他,索性闭目养神。却不曾想,我竟然就这样睡沉过去了,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内力正在冲破我的真气,而我的体内随之就燃起了熊熊的烈火,灼的我满身滚烫,我尝试着想睁开眼,眼皮却像千斤重,无论我怎么挣扎,结果都是徒劳,丫的,有人在暗算我!我恨不得将这人痛扁一顿,暗算人也不该用这种卑鄙的方法嘛!终于,身上的灼热感渐渐冷却,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暖流静静淌过我的周身,我在极度舒适中沉沉的睡去。等我悠悠转醒之时,才发现我躺在一张宽大而舒适的床上,奇怪,这些景致怎生这般熟悉?大红色的圆桌,圆桌周围是四把漆的光亮的椅子,对了,这是迎客客栈嘛!我突然想起了马车上的一切,我晕晕乎乎的睡了过去,明摆着我是中了迷香啊!那书生呢他在哪儿?我急急的跳下床,在房间里面转里几个圈,哪还有书生的影子!难道他被歹人抓走了?不会的不会的,我一边自我安慰,一边飞奔着下了楼,直奔掌柜的柜台,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逼至离我只有一个大拇指的距离,大声问道,“说,有没有看到昨晚那个穿白衣的公子?”他的脸在急剧的抽搐,“我……我……”我大急,“我什么我,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嘛!吞吞吐吐的做什么?”他的脸上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紫红色,我突然发现,我将他揪的忒紧了一些,连忙放开手,顺便帮他老人家顺了顺气。他喘息了好大一阵,带着受伤的表情看着我,方道,“他在两个时辰前就离开了!怎么,你不知道?”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时才放下来,转眼一想,便问掌柜的,“你看到是谁将我送回房的么?”掌柜的脸上写满了惊奇,嚅嚅的道,“不是公子自己走回房的么?怎生来问我了?”“不可能!我一直在睡觉,怎么可能自己走回房间?”“公子,我们这儿几双眼睛都看见了啊!”我自己走回房间的?我怎么不记得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我在梦游?可是我好像没有这样的习惯啊!为什么在马车上睡着了之后的事情我丝毫没有了记忆?转眼又想到书生竟然就这样不打一声招呼的离开了,心里顿时十分失落,自己却又不清楚为何会生出失落感来!作者来八卦:是不是我们的女主有点单恋某男的征兆了?大家拭目以待吧,西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