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救我于水火之中的神谁祸害了谁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1:25

第17章拯救我于水火之中的神等我一行人马不停蹄的狂奔至龙邱时,5月份都已经过了一大半。找了个客栈住下,千叮咛万嘱咐两位危险人士万万不要乱出去后,我就和申大侠一起出去打探消息。龙邱的名气果真不是盖的,富丽堂皇的商铺比比皆是,往来的人群神情自得

>>>《谁祸害了谁》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救我于水火之中的神谁祸害了谁》精选

第十七章救我于水火之中的神等我们一行人马不停蹄的狂奔到龙邱时,五月都已经过了一大半。找了个客栈住下,千叮咛万嘱咐两位危险人士万万不要乱出门之后,我就和申大侠一起出门打探消息。龙邱的名气果真不是盖的,富丽堂皇的商铺比比皆是,来往的人群神情自得,穿着光鲜,妇人个个丰满,男子风流倜傥,一顶顶豪华的轿子穿梭在人群中,好不繁华。我提议,他赶往龙城西边的名山“翠峰”,我赶往东边的名景“拒马河”,在征得了他的首肯之后,我就往拒马河赶了,待到了拒马河时候,我才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老天!这是个什么状况啊!说这里人山人海一点都不过分,怕是半数的龙邱人都来看热闹了。河堤的四周都挤满了人,人人都伸长脑袋往里看,我站在人群的最外面,听好多人赞叹道,“俊男啊美女啊!”“养眼啊”......我拼命的踮起脚尖,想往里面凑,刚刚探出脑袋,就看见身旁一个老人家摇头晃脑,颇有忧国忧民的意味无限感概道,“世风日下世风日下!”这下我更好奇了,虽说武女侠以前教育过祁灵山的众弟子,好奇是灾难开始的源头,可是现在我心里痒痒的厉害,迫不及待的想弄清里面究竟是何方神圣在作怪。丫的,好歹我也是个会“飞”的人嘛,当下,一点脚尖,从人群中跃起,借着数个“人桩”的力量,我一口气就站到了河上一艘巨大的异常豪华的画舫上。我总算明白那个老人家口里的“世风日下”是指什么了。画舫外面站着数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无一例外的大都是夺魂摄魄狐媚脸,春波荡漾挑花眼,丰润娇艳红樱唇,凹凸玲珑好身段,雪肌莹衣,衣不蔽体,真是风情万种,美艳绝伦啊!关键还是这些人居然在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宣淫!我傻愣半晌,不知该进该退。其中一个美女急急的向我走来,口里嚷着,“哟,这位爷,真是好功夫啊!姐妹们,好好伺候着!”我闻言吓的连忙退后几步,但随之而来的几位美人,立即熙熙攘攘的簇拥着我向画舫里走去,我身不由己的挪动着步子,全身立时长满了鸡皮疙瘩......众女紧紧的拉着我的胳膊,我挣扎也不是,顺从也不是,突然,一女伸出她的皓白手腕勾住我的颈子,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赶忙用双手护住胸部,啊!老天!近了,近了,她的唇离我越来越近,我的身体也越绷越紧......我哀嚎!祁灵山的神啊鬼啊......你们快来救救我吧!突然,该女停下手里的动作,低低一笑,声音甜腻腻的道,“公子哥哥第一次来吧?还没有开苞吧?”我惊得下巴掉到了地上,红着脸,答不上话来,暗自庆幸诗娴没来,倘若今天来的是诗娴美女,那肯定是鸡飞狗跳的场面,到时我得赔上多少银子?“来来来,公子哥哥,喝一杯!”我被围坐在众女中间,坐立难安,眼见着她们热情如火,我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周围的男人都很享受这种被美女团团包围的状况,他们的手在众女子身上随意的游走,众女子也很善解人意的发出令男人销魂的呻吟声,我的脑海里蹦出一幅幅的“活春宫图”,我本是个纯洁的不得了的人,只是在我们诗娴美女的威逼下,陪着她用一晚上的时间,研究了她从她爹床下偷来的春宫图,现在回过头想想,我也是受害者!越想我就越心惊肉跳,加上连连被她们灌了三杯酒,喉咙烫的发热,浑身燥热难安,又因一时求救无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急的泪水在眼睛里面直打转转,只好“啪”的一声拍案而起,大叫道,“我是女人!你们别这样!”站起来看着整个画舫的人顿时陷入了寂静,这才觉得事态严重了,来这里本就是寻欢作乐的男人,我说我是女人不是自找抽么?嫖客一:“你有病啊!女人好端端的跑这里来干什么?......”美女一:“你是女人?没胸没臀哪点像?”嫖客二:“他们不信你,要不你让我摸摸?!”嫖客三:“欲求不满么?要不爷帮帮你!”......一声声不堪入耳的话顿时包围了我,委屈的泪水顿时就迷糊了双眼,大脑似乎也停止了运转,第一次被人当众侮辱,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想借个怀抱哭一场,大声的哭一场。“住口!”一个熟悉的饱含愤怒的声音至画舫二楼的楼梯上响起!这一声极具震撼性,瞬间画舫里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声音的来源处。我盯着来人,他就像一个拯救我于水火之中的神,仍旧是一身白衣,脸上惯有的慵懒被寒意代替,这股愤怒的寒气冷的都能让人窒息,淡漠的眼里散发出一道尖锐的寒光,这是一种我没见过的杀意!他身上令人生畏的气势让我莫名的心安,我鼻头更加发酸,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受过,见他朝我走来,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委屈,扑到他怀里便大哭起来。只有上苍知道,我的泪不仅仅是为了倾诉委屈,更有的是对他的感激和依恋,我第一次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哭泣,而这个男人让我有了撒娇的念头,就像在心上人面前一样,我毫无顾忌的倾泻着我的感受。他轻轻的环住我,光洁的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上来回摩挲,等着我哭够了,抬手细心的拭去我脸上的泪痕,我不好意思的顺势挽住他的衣袖,趁机蹭干净了我的眼泪鼻涕。出了画舫,我们在一家茶馆坐定。彼此沉默着。我低着头,手指用力绞着衣袖,不敢看他。良久,头顶传来他很温柔很动听的声音,“不打算跟我说话了?”我小心的抬起头,对上他明亮的眼,一时不知如何开口道谢,又想起他的不辞而别,就略带责怪的问道,“你上次怎么能就那样走了?我还以为你遇到了坏人,害我白白担心了一场!”话说出口,突然想到我们的关系还没那么熟,我凭什么这么质问他?担心他会生气,我连忙补充一句,“你可以不回答我!”他端起茶盏的手顿了一下,脸上笑意重现,带着些许歉意道,“上次事出突然,倒叫无心担心了!”没生气?我抿了一口茶,看着他的眼道,“你怎么也到龙邱来了?”他坏笑道,“如果我说我是为了追随无心而来,你信嘛?”我错愕,紧紧盯着他的眼,发现他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正闪着灼灼的光,我的心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又瞥到他一脸笑容,我马上清醒过来,自己几斤几两重,我比谁都清楚,跟他的梦儿我是断然无法比的,想到此,我语气很不善,“少拿我开涮!找你的梦儿相好去!”他大笑,重重的搁下茶盏,似乎很惊讶的问我,“梦儿相好?”我不语,心里不知怎么的,听见他说梦儿两字,很不舒服。他伸出手轻轻撩开我额前的短发,当他冰凉的手指触及到我温热的皮肤时,一阵阵舒适的酥麻感顿时传遍了全身,我的心跳骤然加速,下意识的侧过头,埋首至胸前,他放下手,低笑道,“她不是我相好!我们是朋友而已!”他的语气温和而有耐心,像是对我的解释,生怕我误会他们什么似的,可现在我好管闲事的脾气又爆发了,就没留意到他眼里此刻的真诚,径自大火道,“你们男人都是不负责任的,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吃干净了抹抹嘴就想开溜?那你至她与何等境地?照你说,你既不喜欢她,那你还跟她保持那么亲密的关系干什么?那天我可都看到了,你温柔的帮她顺气!这种举动是普通朋友之间该有的么?既然给了她希望,你就不该再让她失望!”身旁的书生被我教训的一愣一愣的,脸色忽明忽暗,眸子里的一会儿明亮一会儿暗沉。这一次,我气愤的失望的无惧的看着他,脸上的肌肉毫不松弛。我死死的盯着他,面上一片镇定,心里却惴惴不安,有一股凉意慢慢的从脚底心往头顶窜,我在害怕,害怕他的答案。直到我的眼睛有些酸疼了,他才忽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嘴角都扯到了耳朵边上,定定的看看我,“你在吃醋?”我有些欣喜,更有些难为情,咬牙道,“无耻!”然后,我气极,拂袖而去。(作者的话:下一章里,我们的另一个美男就要闪亮登场了,西西,让我们为他与女主的相遇撒花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