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一巴掌和银子谁祸害了谁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1:41

第20章节1巴掌与银子今天晚上的“落悦轩”格外的热闹,1个个华锦丽服的公子哥们鱼贯而入,1群莺莺燕燕立时就迎上前,极有秩序的带有着各位恩客入座。此刻的烟火之地点没似往常那般乌烟瘴气,众人都规矩的做着,要么低声交谈,要么品着上好的茶水想着心思.....

>>>《谁祸害了谁》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一巴掌和银子谁祸害了谁》精选

第二十章一巴掌和银子今晚的“落悦轩”格外的热闹,一个个华锦丽服的公子哥们鱼贯而入,一群莺莺燕燕立时就迎上前,极有秩序的带着各位恩客入座。此刻的烟花之地不似往常那般乌烟瘴气,众人都规矩的坐着,要么低声交谈,要么品着上好的茶水想着心思......我心里惶惶的,来回在雅间里踱着步子,忽闻一阵阵细碎的脚步声急急的朝房间奔来,我脸上立即摆上了一副正经的神色。来人喘着粗气道,“妈妈......”我柳眉一横,纠正道,“错了,不是妈妈!叫心姐!”丫的,我只比你大几岁呢!都怪那个老鸨不好,让她们叫什么不好,偏要沾亲带故的叫她做妈!面前这位唤作小翠的姑娘脸上通红,“心姐啊,快下楼去啊,不好了不好了......”难道有人来砸我的场子?待我趴到楼檐上一看,一下就傻眼了!楼下,已经扮作普通丫鬟的诗娴,此刻正摆出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挥舞着她的魔抓,指着对面一位长得超乎人类承受能力的少年郎大声叫嚷着,“你给我滚出去!”对面的公子脸上一阵白一阵黑一阵红,煞是好看。丫的!诗娴美女你的旧毛病怎么不合时宜的又犯了,别人不就是长得丑了点嘛,本来娶妻就成了一个问题了,逛逛妓院看看美人又怎么了嘛!我三步并作两步插到他们二位的中间,满脸堆笑道,“这位公子,奴家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小丫鬟不懂事,您大人大量就别计较了......”公子的脸色微微和缓了一下。诗娴不服气的扯过我,“你长的丑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还厚颜无耻的出来污染我们的眼睛!姑奶奶我......”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你......我长的丑怎么了......退我银子!我不看了!”“退银子,退银子......我们不看了......”“以貌取人,今儿个晚上我们到别处潇洒去......”我气极,狠狠的扬起手......众人都为我面前的这位美人捏了一把汗,只听“啪”的一声,诗娴大哭了起来。“师姐,我错了,你别这样......呜呜呜呜”别误会,我是怎么也不舍得打诗娴的,只是这一耳光结结实实的落在了我的脸上。我假嗔道,“小丫头,得寸进尺也要瞻前顾后,搞清状况嘛!让诸位见笑了,是奴家教导无方,奴家给各位再赔一次不是了!请各位稍安勿躁,静静等候节目的开始!保证各位尽兴而归!”周围的人渐渐各自回了座位,我长舒一口气。丫的,一耳光算啥?我花了五千两银子包下落悦轩一晚,可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嘛!八师姐什么时候做过赔本的买卖了!正待拉着诗娴离开,却见她盯着前方,眼里闪着光,嘴微微开启,迟迟挪不动脚步,整个一幅饿了好久见到食物的饥不择食样,我诧异的回过头,原来又是这个祸害!仍旧一袭光洁无华的白衣,嘴角稍稍上扬,似笑非笑,傲然而立。他走进我,上下打量一番道,“你今晚很美!”啥?我本来做好了被他打击的准备了,也因此脸上摆出了一幅无赖的样子,可可可可,怎么想也想不到他会说这句话嘛......但是这无疑是我这二十年来听到的最让我开怀的话语,我的心里甜的就像偷吃了蜜,我是个实实在在的女人嘛,是女人肯定就希望自己的外貌被人赞咯,我想我现在一定很美,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嘛,什么样的女人最美丽?自信的女人最美丽!我掉到蜜罐里缓了半天也没缓过来,只想着他是第一个赞我的男人!“哎,美男,你太有眼光了......你认识我师姐?”我扯过诗娴,拽着书生朝雅间走去,背后传来诗娴的一声狂吼,“美男,你缺不缺狗腿子?”狗腿子?原来我曾经以为的背后美男是他!大家可以想象,诗娴现在肯定又是众人的焦点了!合上门,我才想起,他竟也来这种烟花之地!生气使我恶声恶气的发问,“你跑这儿来凑个什么热闹劲啊你?”他不答话,突然伸出冰凉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状似心疼的问道,“刚刚怎么舍得打自己一巴掌?还疼么?”我的脸通红,心狂跳不止,书生今天太奇怪了,那眼神不似平日里的淡漠,而是夹杂着些惊艳关心之情,莫非欲求不满,打了我的主意了?我憋了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字来。他略带责怪道,“改行做老板了,也不通知我一声,我也好来捧你的场!免费粘粘你的光嘛!”因着他这句大煞风景的话,刚刚还自恋的我现在瞬间跌入谷底,没好气道,“我又不知道你住哪里,怎么通知你?”“你也太不关注我了吧!我对你的行程可都是了如指掌啊!”我大惊失色,退后一步,“你到底是什么人?”他把玩着腰间的一块莹白玉佩,低笑,“我是与你有一夜同房之情的人啊,怎么,难道无心美人儿忘了?”我握紧拳头,不语,他不知道的是,于我而言,他已经不仅仅是有着一夜同房之情的人了,在我心田的某个角落,他已经占了一席之地,只是我不知道,这是友情还是别的什么情意。他突然扯过我,将我按倒在铜镜前,拿起眉笔,在我眉上轻描几笔,立时一双秀眉更显柔和流畅,我看着铜镜中他唇角满意的微笑,心咚咚咚咚的狂跳不止......温柔懒散的嗓音道,“这样是不是更好看?”我站起身,暗骂自己不要脸,在如此暧昧的昏黄灯光下,我竟然对他有了那么一点点的黄色想法,我满脸绯红的与他保持了一段安全的距离,确定我不会随时向他扑过去了,才颠着声音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可不好,你......你......你要干什么啊......”剩下的话还没说出口,就消失在了他温柔的吻中,徒留一串串的“唔唔唔唔”声,他一手扣在我的脑后,一手紧搂我的腰,辗转反侧的吮吸着我的唇......我的脑袋霎时嗡嗡嗡的一片空白,心里像小鹿在乱撞一样,竟然呆愣着任他侵犯了一阵,过了会,他放开我,伸出修长的食指点了点我的唇,不怀好意道,“感觉怎么样?”房门将屋外的喧嚣尽数隔离,只余我们的心跳在各自的胸膛内律动。我杏眼怒瞪,方才想起他刚刚吻了我,吻?不对不对,这丫占我便宜了啊!八师姐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丫的,美男当前,还占了我的便宜,这笔帐我得讨回来。顾不上女人该有的矜持和含蓄,我不由分说的踮起脚尖,勾下他的脖子,狠狠的吻上了他温热的唇瓣,他的身形猛地一怔,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心跳突然有些快,紊乱的节奏颠的我心里一阵颤动,随后他很配合的搂住我的腰,手毫无缝隙的紧贴我的身体,让我一阵寒麻,我们的唇舌开始互相纠缠......我感觉自己走向了云颠一般,晕晕乎乎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和幸福......话说,美好的时刻往往都是短暂的。门外响起了子君的叫喊声,我一个激灵,慌忙推开意犹未尽的书生,尴尬的红着脸开了门,子君立即扳正我的身体,两个眼珠子灵活的滚动着,视我们马大帅哥为无物,慢慢的,他的眼里流露出了不解的神情,“奇怪,他们明明说你打了脸颊而已啊,怎么连你的嘴唇都像被人咬了一样......”待看到站在屋里满脸春色的书生后,他很知趣的闭了嘴,眼里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的变暗......我讪讪的拍了拍他,故作轻松道,“没事啊我刚刚这么做只是......”书生微笑着出言讽刺我道,“无心只是为了银子!”我回讽他,“比起没有赚钱概念的纨绔子弟,我这个有着爱银如命信念的市井小人好像要强的多!”不等他答话,我抢先道,“马公子,今晚的好戏好像不在楼上吧?”他显然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却在走至我跟前顿住,气吐如兰,“我要定你了!”我的心就那样猛的漏了一拍,呆呆的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思绪乱飞,我在算着一笔账,他的长相让我很有成就感,带回祁灵山肯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可以横扫这四年来我毫无魅力一说;不过,他的风流债似乎多了点,撇去那个我见过的神人包打听和恶美女不说,照他的祸害样,不知还有多少个疯狂迷恋他的少女呢?到时仅仅对付她们我也不用活了......唉,祸害啊祸害啊!子君神色有些黯然的道,“师妹,他已经走远了,别看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