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第二次被揩油谁祸害了谁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1:43

第二十一章节第二次遭揩油楼下偌大的舞台上,一个窈窕有致,清瘦淡雅的影子,俯身吹着萧,一头青丝直垂腰际,梅红的起群脱散有地上,他的神态专注而娴静,仿如仙子出尘一般,萧声至他的手里漂开,时而轻忽空灵,时而平静优缓,时而漩涡湍急,时而暗流汹涌,众

>>>《谁祸害了谁》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第二次被揩油谁祸害了谁》精选

第二十一章第二次被揩油楼下偌大的舞台上,一个窈窕有致,清瘦淡雅的影子,俯身吹着萧,一头青丝直垂腰际,梅红色的长群拖散在地上,她的神情专注而娴静,仿如仙子出尘一般,萧声至她的手里飘开,时而轻忽空灵,时而平静优缓,时而漩涡湍急,时而暗流汹涌,众人都痴痴的沉醉在萧声之中,大堂内安静如无人一般。突然,一位掩在中央的红衣女子缓缓起身,扬袖,至她的皓白手腕中抖落出一幅画来,只见这幅画上有两只燕子正栩栩如生的点缀其上,燕子翱翔在一片山峦起伏的半空中,烟雾朦胧一片,似画也似仙境,却给人以一种急于归家的沉重感。人群中的诗娴故意低呼出声,声音里含着微微的颤抖,“是鬼画生的燕子归来图啊!”舞台上的红衣姑娘,用甜的溺死人的声音道,“不错,这幅画虽不是出自鬼画生之手,但大家可以仔细看看,它足以以假乱真!大家都知道,当今世上已经没有鬼画生的任何一幅作品,就算是这幅赝品,也极具收藏价值......”我和子君相视一笑,环顾四周,众人的表情甚是激动。坐在大厅前方一个角落里的身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他全身墨色,低头抿着茶水,看也不看众人一眼,那表情跟周遭的环境似乎格格不入,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定睛一看,老天,不就是我那天在街上撞到的墙嘛?我狐疑的猜测着,他会不会是谜侠?子君抵了抵我,努嘴指向坐在人群之中的书生,只见书生两眼放着奇异的光芒,那深入寒潭的双眸此刻正聚精会神的盯着台上的梦雅,嘴角飘着似有似无的笑影,那是色狼看美女才有的眼神!想起这个人刚刚才与我极尽缠绵,这下色性就充分暴露了,我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股酸酸的味儿至心间传来,眼里好像有一股妒火燃烧起来,我一惊,这无疑就发现了自己一个石破天惊的秘密,我在吃书生的醋么?台上清秀的红衣姑娘将画递给子君之后,脸色突然大变,脚步不受控制的一步步向后挪,我暗自吃惊,莫非思晚也贪图上了男色?顺着她的目光极目远眺,就看到立于人群之后的晨旭!他好像有些激动,原本白皙如脂的脸上此刻微微的泛出了一丝红色,如墨的眸子里迸射出一股股灿若星辰的光芒,而那光芒射穿的尽头就是我!我避无可避,只好向柱子边缩啊缩,再缩啊缩,非常后悔自己怎么不会缩骨功,要不会钻地术也不错啊,一边自责,一边在心里直念叨,你没看见我,没看见我,就算看见我也认不出我来,认不出我来......我正认真的祈祷呢,突觉身子一轻,一双大手将我拦腰抱起,厅子里的亮光离我越来越远,好半天,我缓过神来才意识道,我在晨旭的怀里,还在空中飘着!脚尖终于着地了,原来他将我带到了落悦轩后花园的假山旁,我一阵惶恐不安,但几乎同时,我又很快镇定下来,盘算着我现在是个花楼里的人,总不能粗鲁野蛮嘛?于是,我皮笑肉不笑的甜甜道,“哟哟,公子,这里好像不太适合调情啊?”他黝黑的瞳孔迅速收缩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我,脸上一派肃然,忽而他展颜一笑,邪恶的双手至我的腰间一寸一寸的流连到胸部,我吓得一身冷汗直流,不自觉的瑟瑟发癫,抱紧胸部,连退两步。他眉间的褶皱慢慢舒缓开来,一种吃定我的表情明目张胆的挂在脸上,我很不服气的也带着笑,想祁灵山的八师姐我在武女侠的培养下,早已养成临危不惧,傲骨嶙嶙的高尚品格,仅仅面对一个美男的调戏,怎么能随便的就败下阵来?突然,他递给我一把用竹鞘包裹起来的短剑,正是八年前晨曦的那把寒光剑!当下,我所有的坚定都近乎溃散,略一思索,我顺从的接过剑,娇笑一声,“公子的定情信物么?”他冷冷道,“这是我从你包袱里找到的!我该称你连世杰连大公子还是慕无心慕小姐?还是——柳爱晚——柳妹妹呢!”我紧抿着唇说不上话,原来这丫一直在跟踪我,这下还来个人赃俱获,跑来兴师问罪。他的神情突然又变的愤怒起来,狠狠的抓住我的肩,大吼道,“爱晚,你要怎么折磨我,你说你到底要怎么折磨我!我找了你整整八年,八年啊,你知不知道这八年来我过的是什么日子!知不知道!”我的心狠狠一抽,手上却用力甩开他的手,故作镇定,神色自若大声道,“你要找的柳爱晚已经死了,死了!死了整整八年了,你不要再一厢情愿的以为她还活着......”唇被他粗暴的堵住了,不似书生温柔的吮吸,而是用力的撕咬,他将我箍的紧紧的,似乎要将我揉进他的骨血里面一样,仿佛这样就可以证明我的存在......我胡乱的挣扎着,我的挣扎却让他越发的用力,蓦地,唇齿间传来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我的鲜血还是他的,竟是那么苦,如黄连入口一样......我使出浑身解数,推开他,扬手想也不想的给了他一耳光!他的眸光忧伤的令我心底一哽,脸上受伤的表情让他显得更加忧郁,虽打心底的心疼和不舍,我却只能头也不回的越过他,逃开,狠心的逃开,却不知我逃避的是他还是我自己......他不知道,柳爱晚是被我深藏于心底的名字,是轻轻触碰都会像一把尖刀直抵心脏一样疼痛的名字啊......旭哥哥,我还没有勇气面对你们,我原以为我可以用死为爹爹赎罪,可是老天却留了我一命,东方府有的不仅仅是欢乐的童年,还有楚姐姐的仇恨,我的内疚,沁怡的鲜血,我们三人磨灭不了的恩怨,而这一切我都不想再记起......跨着大步朝内堂走去时,远远的仍然看见他如雕塑一般站在假山旁,我很想告诉他,晨旭哥哥,正是因为是你,所以我才绝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你知道么?行至离后院数丈的一个小亭旁,就看到亭子里面站着一个熟悉的不得了的身影,正是诗娴那厮,眨了眨眼,咦咦咦?另一个胖乎乎的近乎圆球的人不是咱们的扬大虾嘛!这两人怎么会有心平气和面对面的一天?肯定有阴谋啊有阴谋!我稍稍向前凑近了一些,蜷着身子,蹲着听他们的古怪。扬大虾委屈的声音传来,“十师姐,你要相信我啊,我说的真的都句句属实啊,真的,我听见师傅亲口说的啊......”诗娴极不耐烦的打断他,“鬼信!八师姐什么时候中的毒!我怎么不知道?你瞧瞧八师姐那健健康康的样子啊,像中毒的样子吗?就算中毒了,怎么这么久都不见她毒发呢?你说啊你说啊......”中毒?八师姐?不就是我嘛!扬大虾前所未有的,第一次在诗娴面前充分表现了他的男儿自尊,只听他大吼一声,“师傅说了八师姐活不过六月!他们也下山找谜侠了,我私自下山就是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八师姐了,你以为我心里好受吗?八师姐那样一个好人......”大吼声最后变成了哽咽声,两人抱在一起大哭起来。我杵住了,久久不能回神,我中毒了!什么时候中的毒?是谁要害我?中的又是什么毒?我怎么没有中毒的迹象呢?我快要死了么?我心乱如麻,怎么也理不出一个头绪,脑海里突然就记起武女侠对我说“这个人的命对你师傅对我们都很重要”,连大侠说“两个月之后一定要回来”,书生意味深长的说“你时日不多,少管闲事”,还有干爹干娘脸上浓浓的忧伤......原来,师傅叫我寻找谜侠竟然是为了求他救我的命!我从来都不怕死,可是,我现在却感到莫名的害怕,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啊,好不容易活了过来,好不容易有了个新的开始,好不容易想要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老天你竟然连机会都不给了么?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频频下落,我拼命捂住嘴,双肩不可抑止激烈的颤抖着,我不想要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我有我的骄傲与自尊,我无法忍受我的朋友因为我而伤心难过,就如同八年前我不能忍受楚姐姐因为仇恨而痛苦不堪一样!哭着哭着,上气不接下气间,眼前突然一黑,我就没了知觉!作者歪歪:话说,女主一晚上被两枚帅锅给亲亲了,某百合我好嫉妒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