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首页 > 资讯

《曾是惊鸿照影来》第6章 刻骨之卿

发布时间:2019-09-12 12:18:34

《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俞玲珑李蒙小说阅读。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小说精彩节选:李蒙一脚踢翻小莲,又被去世抱住小腿,眉心拧长。徐侧王妃暂时逃得命来,竭力推拒开,滚至一旁剧烈呛咳,不住干呕。

>>>《曾是惊鸿照影来》章节目录<<<

《《曾是惊鸿照影来》第6章 刻骨之卿》精选

《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曾是惊鸿照影来俞玲珑李蒙小说阅读。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精彩节选:李蒙一脚踹翻小莲,又被死抱住腿,眉心拧起。徐侧妃暂时逃得命来,竭力推拒开,滚到一旁剧烈呛咳,不住干呕。

精彩章节:

小莲疯癫一般扑上来,不住拉扯李蒙衣袂,拼死护主,“王爷!王爷别杀我们娘娘,娘娘一切都是为了王爷!”

李蒙一脚踹翻小莲,又被死抱住腿,眉心拧起。徐侧妃暂时逃得命来,竭力推拒开,滚到一旁剧烈呛咳,不住干呕。

她蓬头垢面,不顾喘息,反手抽出墙壁上悬挂的宝剑,戟指庆王,眼神无比阴寒。

“你是什么东西!何处来的孤魂野鬼,怎敢附身天家亲王体内!”

小莲被甩飞,一头撞上墙壁,彻底晕过去。

月辉寒凉如水,一室寂静。

李蒙背对着她,剑锋抵着脊背,只待朝前一寸,便可取他性命。说时迟那时快,男人猛一个旋身,双手反剪,竟以手掌攥住锋刃,庆王平日养尊处优,掌心皮肉细嫩,刀刃登时入肉,皮开肉绽,骤然鲜血迸溅。

徐侧妃手一抖,宝剑应声而落。

“你……莫要伤了王爷。”

她并不在意庆王死活,只是今日若是庆王有失,又无旁人作证,这弑夫嫌疑是万万洗脱不干净了。

李蒙带血的掌心伸向她,面色极为恐怖,“她到底如何开罪,你要毁她至此。”

徐思卿心头巨震,似被雷电击穿脑际,这场景,这眼神,她绝对曾在何处见过!

乌云蔽月,她不住后退,乱抓乱挠,锁骨上的血洞不住流血,那手掌愈发靠近,即将再次卡在她颈子上——

廊檐上的六角铃被冤魂拨动,铁链声骤起,一声一声反复回荡在大殿周围,摄人心魂。

庆王蓦地收回手,侧耳凝神,去听窗外声音。与此同时,徐思卿极低声颤抖着,不敢置信地唤,“李……蒙?”

“李蒙……是你么?”

庆王上半身全无动作,却如尸体般不自然地转过脸,脊椎发出咔咔仄响,空白的眼睛盯着她看。耳边铁链拖拽之声更甚,隐隐有空灵吟唱,几乎击穿魂魄。

庆王站起身,不曾有片刻滞留,大步朝门外走。

“李蒙!别走!”徐思卿扑住他的靴跟,一手奋力撕扯自己胸前衣物,眼泪突然崩落,“你看看我!你看看我!黄泉路上你不曾回头看我一眼,今日你看看我!”

大门上的碎木茬被摇落,他终究没回头,一步步朝门外走。惨白月光越过天井,正笼罩在徐侧妃身上,她脸上胭脂哭花了,胸前的一片衣物撕碎,那处肌肤开裂,血肉模糊,显出一道道极其恐怖的深痕,那是永无法愈合的疮疤。

夜渐深,过了四更天又下起雪来,长安城恢复宁静,闫三月在梨园门廊上挑起一盏灯笼,昏黄灯光将雪面映亮。小桂花不住搓手跺脚,口里呼出白雾,抱怨道,“说不定人家在王爷府里吃香喝辣,师父瞎担心个什么劲儿,也不知挑这灯为谁照路呢。”

闫三月叹了口气,他嘴上的伤已快愈合了,针眼尚在,上下嘴皮子一碰还是疼的厉害。

“你这性子该改改,”他望着远处街巷,阳春面摊子早早支起来了,“玲珑命苦,庆王爷风流名号谁人不晓,进了那深宅大院,能有甚好结果。”

正说着,遥遥自街巷上走来一人,踏雪而来,鞋头却不沾地,闫三月心中乍然一动,小桂花叫道,“那不是……”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