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曾是惊鸿照影来》第1章 化骨绵

发布时间:2019-09-12 12:18:47

主角是俞玲珑李蒙的小说叫《曾是惊鸿照影来》,故事富有深意,值得一看。俞玲珑李蒙小说主要讲了:李蒙大掌卡住他的颈部,那脖颈细白,脉博微弱博动,只要稍稍使劲,大便可把他置之死地。

>>>《曾是惊鸿照影来》章节目录<<<

《《曾是惊鸿照影来》第1章 化骨绵》精选

主角是俞玲珑李蒙的小说叫做《曾是惊鸿照影来》,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俞玲珑李蒙小说主要讲述了:李蒙大掌卡住她的脖子,那脖颈细白,脉搏微弱博动,只要稍稍用力,便可将她置之死地。

精彩章节:

庆王府邸上空阴云密布,这一日,是庆王爷三十岁生辰。

庆贺的锣鼓声戛然而止,一阵阴风吹开窗户,丫头小莲朝窗子里望去,被惊得险些喊出声来——

李蒙用腰带扎住身下女子的手腕,力道之大,几乎要将那指掌尽数勒断,他伏下身贴近她,口吻极度阴寒,“怎么不唱了?你不是喜欢唱么,接着唱!”

女子以极其屈辱的姿势趴伏在庆王身下,下身戏服已被撕烂了,隐约露出两条纤长匀称的腿。

“王爷……息怒。”

玲珑不知庆王为何发怒,霸王别姬方唱到虞姬自刎于乌江畔,她将剑架在脖颈上,庆王却突然离席,上台拖狗一般将她拖下台来。

“俞玲珑,”李蒙双指猛探入她身体中,一口咬在她裸露的肩胛上,那处有一块指甲大小的红色胎记,“你在想何人?”

“没,没有想……啊……”

血从他齿间渗落,划过玲珑脊背,将戏服染得更刺目,她忍着泪咬牙硬挨,疼痛之中,有炙热刚硬之物抵在下身。

迷乱里,她听见他的声音,低沉绝望,泫然欲泣。

“俞玲珑,你为何不等我。”

李蒙大掌卡住她的脖子,那脖颈细白,脉搏微弱博动,只要稍稍用力,便可将她置之死地。

“你为何……要骗我……”

那巨物大刀阔斧,毫无保留地劈进身体最深处,疼痛与屈辱交织袭来,她的眼泪终于落下来。

“民女不曾骗过王爷……民女……不姓俞……”

这一句彻底激怒了李蒙,他死死掐住她的腰,猛地开始动作。那冲击既快且重,令她实在难以招架,口中不住哀求,王爷却不肯饶恕片刻,一味狠命撞击,只贪图一时快意。

玲珑不敢叫出声,师父还在门外跪着,师父待她如父如兄,她不愿让他听见。今夜同样是她的生辰,无奈生为戏子,身微命贱,却在此处被富贵纨绔开苞,让疼痛贯穿了脊梁。

天色已晚,黄昏寒鸦啼鸣,受到惊吓般乱扑乱飞,扰了一泓惨白月辉。

闫三月带领梨园一众花旦小生,在殿门外汉白玉台阶上跪到三更,求的声音嘶哑,还不见庆王将玲珑放出来,想必今日必是难以善断了。

“师父,”小桂花跪得膝盖实在疼,不满道,“庆王爷既留了她,说不得是喜欢她那扮相儿,想玩点新鲜的,我们何必要扰王爷的兴致呢。”

“梨园中倶是清倌人,卖艺不卖身,”闫三月道,“咱们唱戏的命贱,但骨头不软。”

李蒙狠狠按下玲珑后腰,令她像母狗一般翘起一条腿,一手掐着她的脸颊,“听见了么,你师父说你骨头硬呢。”

他微退出一些,紧接着下半身狠狠朝前一送,彻底占有她,鲜血顺着颤抖的腿根滑下。

“叫出来,”李蒙捏开她的唇齿,手指伸进去搅动舌根,带出津液,“叫啊,让你师父听听,他最得意的弟子是如何在男人身下承欢的。”

那疼痛逐渐褪去,换做酥麻入骨的快意,逼迫她忍不住呻吟出声,那屈辱之音在空旷大殿中回荡,竟出奇缱绻,令李蒙怒意更甚。

“舒服么?这样也舒服?!”

他猛地将她翻过身来,注视那张脸,眉眼口鼻,无一丝从前的痕迹,但李蒙知道,就是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