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曾是惊鸿照影来》第4章 任人宰割

发布时间:2019-09-12 12:18:48

俞玲珑李蒙作品的书名叫《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情结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作品全集阅读。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作品内容精选:大门轰然一声巨响,遭踢得木屑飞溅,李蒙逆光而立,周身蒙着一层柔和的雪遭。

>>>《曾是惊鸿照影来》章节目录<<<

《《曾是惊鸿照影来》第4章 任人宰割》精选

俞玲珑李蒙小说的书名叫《曾是惊鸿照影来》,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全文阅读。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内容精选:大门轰然一声巨响,被踢得木屑飞溅,李蒙逆光而立,周身蒙着一层柔和的雪被。

精彩章节:

徐侧妃令嬷嬷们拖着那戏子,昂首阔步地走了,小莲却心有余悸,她无论如何想不通,王爷不过是去了趟宫中,却似变了一个人,与那夜窗外所见,竟脱胎换骨一般不同。

那夜的王爷,褪了一身风流,他看着那戏子的眼神,小莲从不曾见过——像是一柄锋锐至极的剑,打磨了数百年,锋芒一开,便是惊天骇地的力量,见血封喉,那是极致的爱,更是彻骨的恨。

庆王在奴才们伺候下浑然入睡,黄昏将尽,门前两棵关公树静默地立着,树杈上的红布条被一阵阴风吹动,唯有一根垂直,像吊挂着一具尸体。

街面上铜锣响罢三声,更夫道,“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殿内昏暗,庆王突然自榻上坐起身,黑瞳仁完全翻上去,露出恐怖的眼白。

今夜小厮清风在殿外守夜,见王爷起身,忙紧随其后,“王爷起夜么?殿中有夜壶……”

话音戛然而止,李蒙以两指卡住他喉咙,没有瞳孔的眼睛望着他,盯得他毛骨悚然。

“俞玲珑在哪。”

“王……王爷……”清风喉咙里发出嗬嗬声,被提得离地存许,勉力以足尖点地,“那位戏……玲珑姑娘……被徐侧妃拖到柴房了,不是您今日……”

李蒙一把将他贯在地上,清风被巨力甩飞出去,又撞上栏角的石兽,登时啐一口血,磕掉了一颗门牙,再抬头时,王爷已走远了。

玲珑在剧烈的疼痛中醒来,她试着去抠嗓子,只吐出几许炭渣滓,喉中疼得仿佛千刀万剐,她抓了一把雪,和血吞下。

柴房冷湿阴暗,她慢慢躺下,蜷缩在一蓬柴草中,透过天窗望灰蒙蒙的苍穹。寒冷无孔不入,浸透了肢体每一寸肌肤,雪粉细碎飘散,看不见月亮,在漫天云雾与飞雪之中,仿佛有星光一闪而过。

长安城万家灯火,不知师父怎么样了,可还在殿外跪着,为自己求情。

大门轰然一声巨响,被踢得木屑飞溅,李蒙逆光而立,周身蒙着一层柔和的雪被。

时光流转,玲珑抬眼去看他,觉得这场景十分熟悉,仿佛似曾相识,但前二十年人生之中,她从未遇见过与之相似的人。

“躲到这来了。”李蒙呼出一口雾气,面孔极僵硬,展臂一推,将她按压在柴草中,“以为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你?”

她口不能言,喉中疼痛反复侵袭,像一场无休止的酷刑,男人的身体却滚烫,劲腰挤进她双腿之间,口吻极度危险。

“你师父实在吵得很,”李蒙一口咬住她胸前的朱红,“我已替你将他的嘴缝上了。”

玲珑上身蓦地一弹,喉咙里发出颤抖嘶哑的呜咽,血夹杂着口诞从嘴角溢出。

李蒙一窒,突然狠狠掐住她脸颊,迎着光看。

“喉咙怎么了?!”

那喉口已然一片焦黑,因未得到及时诊治而发炎溃烂,几近穿孔,再不能唱戏了。

“谁干的!”李蒙如同暴怒的野兽,关节捏得咯咯响,“俞玲珑,你是任人宰割的废物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