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曾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 飘零此身

发布时间:2019-09-12 12:19:57

《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小说男人女人主角是俞玲珑李蒙,角色形象丰满,推荐阅读。这个里提供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俞玲珑李蒙小说大结局。曾经经是惊鸿照影来小说精彩节选:李蒙口吻极浅,却字字令徐思卿心惊胆寒,无端的,他感觉这个人根本不是庆王。

>>>《曾是惊鸿照影来》章节目录<<<

《《曾是惊鸿照影来》第5章 飘零此身》精选

《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男女主是俞玲珑李蒙,人物形象丰满,推荐阅读。这里提供曾是惊鸿照影来俞玲珑李蒙小说大结局。曾是惊鸿照影来小说精彩节选:李蒙口吻极淡,却字字令徐思卿心惊胆寒,无端的,她觉得这人根本不是庆王。

精彩章节:

李蒙眼睛里没有瞳仁,眉心紧皱,注视着她时,本是极惊悚的一幕,可玲珑偏偏从那神情中,看见了名为疼爱的东西。这短暂的前半生,她从未在除师父以外的人眼中见过这种神色。

那个被庆王爷爱着的、叫做俞玲珑的姑娘,从前一定是幸福的,羡煞旁人的,她想。

很快她便无暇再想其他,李蒙吻了她,温凉的**缓慢滑进喉管,撕心裂肺的疼痛竟潮水般褪去了。那个吻愈发深入,狠狠纠缠舌根,顶在喉咙口,反复舔舐被烫伤的粘膜。

李蒙力气太大,玲珑觉得被他舌尖扫过的地方既疼又痒,却实在不容推拒,只得勉力承受,令男人大掌游走过每一寸光裸的肌肤。

寒冷与灼热,疼痛与**,截然相反的感官充斥脑海,她极力保持清醒,又被李蒙狠狠拉进**的深渊,一脚踏空,万劫不复。

灭顶的快感侵袭,李蒙却不肯给她痛快,下身抵着敏感处,来回厮磨,喘息声愈发粗重。

“想要?”他问,“你说等我……”炙热之物长驱直入,狠狠折磨,“为何骗我?!”

庆王风流无俦,长安百姓人尽皆知,但今夜的庆王爷,却与她听闻种种倶有不同——正如那不见天日的七日七夜,她感到李蒙对自己恨极了,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一口一口拆吃入腹,却又爱极了,疼极了,种种极端情绪在胸腔中碰撞冲击,快把他整个人撕得粉碎。

她徒劳地张了张口,想说自己不曾骗过他,又在何时、何地、何曾说过,要等他。

那美妙而熟悉的快意已汹涌而至,将她一步一步拖进漩涡里,喉咙里喷出一口血沫,李蒙又吻住她,唇舌死命纠缠,倾力抚慰。

血腥味在口中蔓延,窗外乌云散了,不知何时又下起雪来,将月色罩得雾蒙蒙,远处传来铁链拖拽的钝响,在黑夜中格外摄人。

“三生石,转生路,亡灵归来啼不住……”似是谁人在奈何桥畔唱戏,阴测测冷风刮过,带来彻骨寒意。

一阵穿堂风吹熄了西偏殿的烛火,铜镜中人骤然看不清容貌,徐思卿不耐地啧了一声,紧接着小莲的声音在殿外响起,“王,王爷怎这时辰来了,侧妃娘娘已歇下……啊!”

殿门发出一声碎裂巨响,木屑飞溅,木门板轰然倒塌,小莲滚做一团,自门槛上摔进大殿,额头碰破了,一块碎木屑半插进肩膀里,却不敢呼痛,跪爬到主子脚边。

徐侧妃腾地立起,紧盯着来人,眼中尽是惊骇,庆王长身而立,周身环伺凛然怒意,衣衫倒算整齐,唯独腰间未系那枚御赐的昆罡玉坠。

她极快镇定下来,垂眸望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小莲,“瞧王爷这架势,是兴师问罪来了?”

“她口里的伤,是你所为。”

李蒙口吻极淡,却字字令徐思卿心惊胆寒,无端的,她觉得这人根本不是庆王。

“是……”

徐思卿只说了一个字,接下去的话却再也说不出了,庆王已一把掐住她的脖颈,巨力将她狠狠撞在垂花门廊上,直摔出去,又撞倒了屏风,琉璃盏碎了一地,狼狈无比。

李蒙两指已抠进她锁骨中,徐思卿疼得抽气,几近死亡的窒息感令她恐惧,额头上青筋绽出,胸腔里咯咯作响。

“王……王爷……”她指甲挠过他的脸,留下两道青紫血痕。月光透过窗纱,她终于看清庆王的面容——他的眼睛是空的,那里没有瞳仁!

“你……你是……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