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农门小医后
首页 > 资讯

《狼王的一夜新娘》第6章 生命诚可贵

发布时间:2019-09-13 09:29:34

金一情小说名叫《狼王的一夜新娘》,提供狼王的一夜新娘金一情,狼王的一夜新娘金一情小说。狼王的一夜新娘小说金一情节选:金一情回到狼族,闭目坐去狼王的金椅之上,脑海里活现出来的是杨绵绵的面孔,全身,皮肤,与他温…

>>>《狼王的一夜新娘》章节目录<<<

《《狼王的一夜新娘》第6章 生命诚可贵》精选

金一情小说名字叫做《狼王的一夜新娘》,这里提供金一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狼王的一夜新娘小说精选:金一情回到狼族,闭目坐在狼王的金椅之上,脑海中活现出来的是杨绵绵的面孔,身体,肌肤,和她温柔的话语,仿佛又闻到了空气有她百合花的香味。她知道她起床,也知道她偷溜,她是人族,配不上自己高贵的狼王身份。所以,他装作不知道,虽然暗中还是派人送她回了学校。他无法理清是什么情绪,忽然想到人界的一个时髦词一夜情。对,就是一夜情,他们邂逅,相拥然后分手。这是正常的桥段,没什么。从此以后,狼王仍然是狼王,而那个人族少女,依然是人族少女。…

金一情回到狼族,闭目坐在狼王的金椅之上,脑海中活现出来的是杨绵绵的面孔,身体,肌肤,和她温柔的话语,仿佛又闻到了空气有她百合花的香味。她知道她起床,也知道她偷溜,她是人族,配不上自己高贵的狼王身份。所以,他装作不知道,虽然暗中还是派人送她回了学校。他无法理清是什么情绪,忽然想到人界的一个时髦词一夜情。

对,就是一夜情,他们邂逅,相拥然后分手。这是正常的桥段,没什么。从此以后,狼王仍然是狼王,而那个人族少女,依然是人族少女。世界依然照样轮转,一切都没什么两样。

那个白雪拒绝了自己,想玩欲擒故纵,自己偏不理她,让她自己玩儿去。以为自己想娶老婆啊,要不是老爸老妈催,自己才不想,她拒绝自己,正好,虽然骄傲的自己被拒绝一时有些羞恼,去人界酒醉了一场,不然这只是小事情,小事情。

正陶醉着呢,忽然一个少女跳了进来:“哥,爹娘叫你去灵境台。”

金一情冷着脸一皱眉:“他们又在玩什么?我事务繁忙,没时间。”他们的父母啊,典型的不负责,在他刚刚满成年的时候,就把他丢到王椅上,两人踪影不见。这么多年了,他容易吗他,要管着弟弟妹妹,还要管理王国事务,要防范敌国的侵犯,还要对付国内那些士阀大族的老奸巨滑的老头们。

结果呢,这两老的,偶而跳回来一次,不是吩咐自己做这,就是吩咐自己做那,都是难题,这也就算了,这一次回来,居然是催自己快点儿成亲。

成亲!想起成亲来,金一情就气不打一处来,还给自己推荐白雪,结果,自取其辱。估计现在朝中的几大长者都在看自己的笑话呢。

白雪,想到白雪,又想起了白狼族族长的这个长女,她端庄清雅,喜怒不形于色,倒真是狼后的最佳人选。

看他冷着脸,没动弹,一脸思绪,金一莲一下子跳了起来:“哥,爹娘可说了,灵镜台正上演好戏。你要不去,可别后悔。”

灵镜台,是金狼皇族最隐秘的地方,除了历任狼王狼后,没有人能进入那个门,而自从上任狼王后狼后出走后,每次回来,都猫在灵镜台,这也是金一情更加不愿意去的原因。有什么好,一间破屋子而已,搞得神神秘秘的,谁稀罕去啊。

“什么好戏?不看还后悔?”金一情心里捉摸着,勉强缓缓起身,抬起脚来:“说的这么震撼,本王就去看一看好了。”

金一莲被挡在灵镜台外,金一情迈步进去的时候,就见自己的父母两个人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一面镜子,他斜靠在木屋的门上,连爹娘也不喊:“什么事?”

趴在灵镜前面的前狼王与狼后一齐回过头来,一看,是自己那个自小喜怒不形于色的儿子,立即对了一下眼神,一闪身,二人挡在灵镜前面,然后前狼后慈爱地说:“这个,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求亲求的怎么样了?都三个多月了,我们的**妇什么时候才能娶到啊?”

金一情眼皮跳了一下,感觉这父母好像有什么事儿在瞒着自己,不理他们,拨开二人,径自走到灵镜前面,此刻的灵镜台中,正是失魂落魄的杨绵绵在大街上缓缓地走着,手中还拿着一张单子,离得远,看不太清楚。

但看她的样子,面无表情,仿佛生无可喜的样子,只是皮肤仍然吹弹可破,看到她,自己的内心又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但是表面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地问:“你们看一个人界少女做什么?”

前狼王看他仍然一点儿表情也没有,就长叹一声:“你娘我们俩个正在商量要不要救她呢。你看她的样子,很快就要去自杀了。”

金一情白了二人一眼:“没事儿闲的。人家正在逛街,自杀什么。”

前狼王摇了摇头:“不然,这姑娘碰到了大难题了。现在全校的人都不理她,而且她的老家在最保守的小山村,现在她肚子不清不白,就要鼓起来,你说,她还能活吗?”

前狼王边说边打量着金一情的表情,金一情仍然面不改色:“她是人族少女,她的死活与你们何干。你们要实在无聊,本王建议,你们去蛇界打探一下情况。”

前狼王与狼后一起把头摇的像拨郎鼓:“不,我们很忙。”说完,二人一拉手,开溜了。

金一情这才坐在灵镜前面,此刻的杨绵绵,真的感觉没有什么活着的希望了,现在全校的人都在笑话自己,根本不理自己,而自己的父母,如果知道自己肚子里有了孩子,还能接受自己吗?

想一想,当初表姐未婚怀孕,全村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的目光?

真不如死了算了,死了,一了百了,没什么牵挂,拿定主意,她开始想,撞车可能太痛了,上吊又太丑,喝毒可能太吓人。

想来想去,就往城里唯一的一座摩天大楼走过去,看着她按下电梯的顶楼按钮,金一情紧握双手,指甲扣住了手心的肉,他都没有感觉疼痛,她这是要做什么?自杀?

自杀就自杀吧,跟本王有什么关系?虽然三个月了,自己每次在梦中都还能闻到那一夜的百合花香气。但是,她只是一个人族少女,一夜情罢了。

更何况,她死了,狼族便不会知道自己与人族少女有了情爱而且没有吃掉她之事,自己就还是以前的那个弑血的狼王,整个狼族心中的偶像。是他挥一挥手,就可要人性命的狼王,他们心中的偶像。

想到这儿,他又释然了,不看了,看这有什么用。他站起身来,想要走出去。

走到门口处,他却又忍不住回过头来,此刻的杨绵绵正漂浮在空中,那个大楼很高,她跳下来的时候,大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想到,自己终于解脱了,她死了,她马上要死了,怀着自己的孩子,金一情忽然心中一动,对啊,这个女人,她怀了自己的孩子。要想去死,岂有如此容易的事情,她在谋杀自己的孩子,而且不问一下自己同不同意。

现在是夏天的正午,人们都躲在大楼内享受着冷气,没有人注意到,会有一个少女的生命很快就要逝去,就要消失,偶而有临窗向外眺望的人,还以为有一只苍鹰飞了过去。

一个人的生命,对于自己与亲人是何其珍贵,可以对于其他人,就如同蝼蚁,不要怪别人冷漠,一个人,只能自己爱惜自己。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