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首页 > 资讯

第五章

发布时间:2019-09-13 11:10:15

免费提供我的灵异实录第五章的全文阅读,领导看了半天,也没见这婆婆孙俩理会自己,讨了一声没趣,摇了摇头,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我哪还有心思喝酒,对面坐着一个死人,虽然原来我是好友...

>>>《我的灵异实录》章节目录<<<

《第五章》精选

老板看了半天,也没见这婆孙俩理会自己,讨了一声没趣,摇了摇头,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我哪还有心思喝酒,对面坐着一个死人,虽然以前我们是好朋友,但是现在他已经死了。现在要和一个死人喝酒,这心里渗得慌啊。  我偷偷看了旁边的舅婆,发现她只是在吃豆腐脑,脸上非常镇静。看到她的样子,我心里多少有点把握,也放了不少心。  猴子见我一直没有动酒,就对我说:“你丫的今天怎么回事,有点不正常啊。赶紧喝酒啊,待会就去领你那三十一万,别耽误了时间。”  为了不让猴子起疑心,我大口闷了一口酒,给自己壮壮胆子,然后对着猴子的方向,举了一下酒瓶,意思说,这一瓶我吹了。  猴子也拿起一瓶,朝我举起来。于是刚才上的一打酒,我俩不一会就都喝完了。  猴子看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就十二点了。猴子对我说:“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就去兑奖吧。”  猴子给桌子扔了三百块钱,然后起身就往出走。我看着舅婆,只见她还是低着头在那里,于是我准备去拉她,可是我还没碰到她,她就抬起头对我摇了摇头,然后又看着猴子的方向。  我明白她的意思,然后就快步跟上猴子。猴子已经在车上等我了,于是我也跟着上了车。  这个时候我转头看去,想看看舅婆在没在我后边跟着。结果发现后边竟然没有一个人,甚至连一辆车都没有,顿时心里又开始紧张起来。  不到五分钟,我们就到了市中心的彩票站。只见彩票站竟然竟然还亮着灯,但是里边一个人都没有。  一般这个时候,像这种公司肯定早关门了,不可能到这个时候还开着门。我看事情有点诡异,就对猴子说道:“他们这个时候还不下班?”  猴子对我摆摆手说道:“哦,那是我提前跟他们说的,所以现在还没有关门。”然后猴子就径直进去了。  现在猴子的话,我是绝对不能相信的,但是我现在的情况却不能不跟着猴子说的去做。  我朝着里边看了看,发现猴子站在门口的位置,对我招手。这个时候,我又发现猴子嘴角扬起那天看到的那种诡异的弧度。脑子瞬间就出现张海明死的时候,也露出那种诡异的微笑。  这个时候,我头皮发麻,但没有动,就直勾勾的看着猴子,手脚不自觉的开始打哆嗦,因为我突然意识到这个诡异微笑的背后是什么含义。  我想马上就跑,但是想象这几天的事情,完全打破了我的无神论,现在这手脚也不听使唤了,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估计就算我现在想爬,也爬不动啊。  这个时候,舅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她说到:“你别害怕,我一直在你身边,放心,有我在,她们得不了手的。你现在进去,让我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记住,千万别朝四周看,不要让他看出什么端倪。”  听到舅婆的声音,我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突然就感觉好多了,不在那么害怕。  猴子见我半天没有反应,走到我跟前,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对我说到:“怎么,你不想发财了,那三十一万也不想要了,现在可没有几分钟让你在这里耗下去了,再不走,那三十一万就从你的眼皮底下飞了。”  我看了猴子一眼,他嘴角的那种诡异微笑已经没有了,而是很随意的样子。我强使自己镇定下来,对他说道:“对,走,赶紧把我的三十一万领了,以后我也是土豪了。”顺手我也拍拍他的肩膀。  走进这个彩票站,虽然现在灯光都亮着,但是周围却安静的吓人。彩票站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忙着什么。我觉得这个人有些熟悉,但是却说不上来是谁。  猴子这个时候走过去,跟着那个人说了几句,然后朝我走过来,说道:“你把你中的那两张彩票给我,他要看看。”  我从裤兜里边掏出那两张中奖的彩票,然后递给猴子。猴子瞅了瞅,然后递给那个男人。我也连忙走过去,想看看那个男的在忙什么。  我走过去,对着那个男人说道:“那个我这个真的只差几分钟就过期了吗?这是我前天刚买的彩票啊,怎么今天就过期了。”  那个男人听到我说话,先是“嗯”了一声,然后慢慢的抬起头看我,我也注视着他,当他把头全部抬起来的时候,我的脑袋轰然一阵,然后停止思考。而且整个人向后一倒坐到了地上,指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你是张…张…张海…海明。”  张海明听到有人叫自己,嘴角又露出那种诡异的微笑,说道:“张岩,我们又见面了。”  这句话说的我莫名奇妙,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且舅婆这个时候也没有出来,我现在非常担心,脸上的冷汗止不住的留着,眼睛睁的非常大,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  我颤颤巍巍的说道:“你昨天…昨天不是已经死了吗?”  “呵呵,其实你和我们一样,不也都是死人吗?”张海明淡淡的说道。  我惊恐的看着张海明,用手指着猴子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们都是鬼?你们都不是活人?”  猴子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道:“张岩,对不住了。”  这个时候我算是大概明白他们的意思了,但还是不明白他们的目的。而且现在最主要的是,自己的舅婆还没有出现,如果自己的舅婆在不出现,那自己今天肯定会交代到这里。  我冷冷的看着他们,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脑袋昏昏沉沉,而且自己使不上力气,估计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中招了。我现在只好祈祷自己的舅婆能即使出现。  他们估计我已经死心了,也没有在意我,而猴子这个时候在看着时间,我顺着猴子的目光看去,还有一分钟就到午夜十二点了。  我无力的转头看向四周,想找到舅婆的身影。但是这里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没有其他人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发觉有什么不对,因为注意力全在我舅婆身上,其他的也没注意。但是当我看到不对的地方的时候,我顿时非常后悔自己不该看啊。  只见张海明的头已经不见了,颈部血淋淋的,流了一身的衣服,这已经不算是鬼了吧,倒像是一具无头的僵尸。  张海明面对着自己,而猴子好像很习惯似的,只是在一分一秒的等着时间。我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如果在出现一点意外,我估计自己就会因为惊吓而发疯。  张海明的血已经流到地上,顺着血流的方向,我看到了张海明的头,也是面朝着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而且嘴角挂着那种微笑,令我差点昏倒。  十二点已经到了。猴子这个时候走过来,对我说道:“张岩,对不住了。如果你有什么遗愿,你现在跟我说,我会帮你完成的。”  我知道时间到了,朝着门口看去,舅婆还没有来,心里已经绝望了。看着猴子,想对他说:“为什么?”,但是想到猴子已经不是人,而是鬼的时候,我也知道他肯定不会告诉我。  猴子看着我,估计也发现自己确实对不起我,对我说了一句:“下辈子,我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猴子说完之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把到,朝着我走过来。  我闭上眼睛,想起了很多事情,但是舅婆不可能丢下我不管的,也不知道舅婆遇到了什么事情。这也算是我唯一的遗憾吧。  猴子慢慢举起头,估计和张海明一样的死法吧,想想自己最后可能回像张海明那样的样子,肚子顿时翻腾起来。  那个时候我闭着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肉身的疼痛并没有出现。我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可能鬼杀人的时候,自己感觉不到疼痛把。我试着睁开眼睛,发现一把明晃晃的刀正在我的眼前,差几公分,就到我的肉了。  只见现在的猴子一动不动的样子。我不明所以,发现他没有动,我就朝着后边稍微移了一下。  然后我看到舅婆站在猴子的背后,一只手点在猴子的身上。我慢慢的站起来,朝着舅婆跟前走去。毕竟现在舅婆是我的唯一的依靠了。  我站在舅婆旁边没有动,看着她。舅婆嘴里在念着什么,我想起在我小时候生病的时候,舅婆也是这样的样子。好半会,舅婆才松开猴子,而猴子的背后贴着一张纸符,上边的图案反正我是看不懂。  舅婆额头出了一些汗,我问她有没有事情。她说没事,然后我指指猴子,问他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沉吟了一会说道:“你知道命劫吗?”  我摇了摇头,看着舅婆,想继续听她下边会说什么。舅婆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然后对我说道:“简单的说,这是他的命劫,只要他杀死六个人,那么他的命劫就会度过去。如果他没有这么做,那么他将得不到转世。而你就是六个人中的最后一个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