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丞相每 遇见 最强农民 逆天
首页 > 资讯

第六章治病(1)凤还巢

发布时间:2019-09-13 11:50:09

肩头被压了这么副重担,我本来以为自己免不得惶然不可终日,谁想回到太医署洗漱了一下,竟然连梦都没做一个,就睡觉到了天明。梳洗完毕,收拾了医药箱,正准备往诏狱探望一下教师就出宫寻找病,忽然听见前院的太医署正堂传来一阵喧哗。署中的值守大夫到了永寿

>>>《凤还巢》章节目录<<<

《第六章治病(1)凤还巢》精选

肩头被压了这么副重担,我本来以为自己免不得惶然不可终日,谁想回到太医署洗漱了一下,居然连梦都没做一个,就睡到了天亮。梳洗完毕,收拾了医药箱,正准备往诏狱探望一下老师就出宫寻找病人,突然听到前院的太医署正堂传来一阵喧哗。署中的值守大夫去了永寿殿给太后侍病,正堂那边在吵什么?我正疑惑,便听到一声大吼:“好,你们不去救人是吧?不去我就把太医署拆了!”一声吼毕,就听到“哗啦”一阵响,听起来,像是太医署正堂里放着的三脚红陶熏香炉被人推倒了。接着便是赤术尖细的哭叫:“你这贼厮,快赔我香炉!”我心中微怒,快步走到正堂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太医署的正堂此时已经乱做了一团,正堂中央放着的尺高三脚红陶熏香炉粉碎,里面盛着的天木沉香洒了一地,赤术和白芍正搂腰咬手地缠着一名壮汉。黄精正在那里急急忙忙地捧着地上散落的天木沉香,见我出来,顿时大叫诉苦道:“云姑姑,这人蛮不讲理!我们跟他说了好多次,署里的大夫都没空,不能出诊,可他不听,闹了半天,把熏香炉给砸了!呜呜呜……这香炉被毁,大夫回来定要打死我们!”我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冷声道:“老师即使回来,要罚也不会罚你们,只罚那打碎了东西的混账!”那被赤术缠住的壮汉紫膛脸,长相凶恶,此时斥骂不休,更显得满脸横肉。他正奋力想甩脱赤术白芍的纠缠,嘴里大声恐吓:“吵什么吵,再吵老子把你们全宰了!”我心中大怒,喝道:“混账,你欺我太医署妇孺软弱不成?”那壮汉正怒目圆睁,威吓三童,听到我的呵斥,顿时哑口无言。我见他拎着赤术不放,便踏前两步,一手去接赤术,另一手则在他腰眼要害处重重一击。我兼通中西医,虽然不敢自认是大国手,认准人身要害穴道,一击即中的本事却有。那壮汉虽然威猛,但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吃我这一击却也由不得他不麻软倒地。黄精喜叫一声:“云姑姑,你好厉害!”白芍一见机会来了,更不待招呼,和黄精二人拿药杵的拿药杵,拣门闩的拣门闩,趁那壮汉还未起身之时一拥而上,乒铃乓啷一顿猛捶。可怜那壮汉空长了块头,在这黄口孺子手下却全无使用之地。估计他也想到自己理亏,又有求于人,不敢再莽撞反抗,只抱头大叫:“别打了,别打了,我认错,认错了!”两小听他认错,也见好即收,我这才堂中坐了下来,问道:“你来这署里大闹,到底有什么事?”“我来请大夫替我们屯长张典大哥治伤,”那壮汉看了我一眼,见黄精等人都围在我身边,便赔笑道:“姑姑,方才是我无礼,还请你向太医署大夫通报一声,请他跟我走一趟吧!”“太后娘娘病重,将太医署的大夫全都提进宫去了,”我仔细一看,认出他身上的衣服是宫掖门守卫之服,“期门军有良医所,专替军士治伤看病,你怎么到太医署来闹?”那壮汉两道向上扬的扫帚眉一下子焉垂了下来,宽阔的大嘴咧了咧,似乎想哭:“张大哥伤重得很,良医所的饭袋们都说只有太医署的大夫,才能救活他。”我正是准备出宫行医,便撞上这么通事,不理会似乎过意不去:“好,我……”黄精一听我说好,立即拦住我,大不乐意地说:“姑姑,你要去给这莽夫看病啊?这人既恶又凶,打碎了咱们的熏香炉还没赔呢!”我还没说话,那壮汉已经一迭声地说:“我赔我赔我赔……”他一面搜袖刮怀,把所有钱币和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堆在一张医案前,一面说:“姑姑,您贵人多事,还是烦您替我请位大夫出来吧,在下定当重谢。”想来他见我是女子,虽然感谢我的好意,但对我的医术却没什么信心。旁边的黄精嗤笑一声,一个鬼脸羞他:“没眼力的,云姑姑就是医署大夫的亲传子弟,连范大夫也说她是青出于蓝,你居然敢嫌?还请大夫治你那屯长的伤呢!我看你要先治治自己的眼。”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