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燃情 鲁路修 老王 那些荒唐的日子 姐姐 乡村艳爱 保健室的秘密
外传  朱院长和儿媳 嫡女不愁 钻石儿媳 舒心 人造黄金机器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新星的诞生

发布时间:2021-02-24 11:13:04

张佑真的话把赵依琳逗乐了,“我而已打个比方,他要也不是坏人,那这世上就没坏人了。”“来。”张佑真招招手,她脚步轻盈灵动的走过去的钻到车里。没想起车里很天气冷,和去时像,““来。”张佑真招手,她脚步轻盈的走过去钻进车里。。

>>>《锁爱无期》章节目录<<<

《第24章 新星的诞生》精选

张佑真的话把赵依琳逗笑了,“我只是打个比方,他要不是坏人,那这世上就没坏人了。”

“来。”张佑真招手,她脚步轻盈的走过去钻进车里。

没想到车里很暖和,和来时一样,“你车的空调不会一直开着吧。”

张佑真低头系安全带,“嗯,忘记关了。”

赵依琳心头一暖,他那么严谨的人,怎么可能会忘记关?

她深吸口气,闻到车里淡淡的香味,心底残留的不愉快全都散尽了。

张佑真带着她到一家街边烧烤店撸串,店里墙壁和地面有些发黄,铺着地板革的桌面上泛着油光。

张佑真抽几张面巾纸帮她擦凳子,桌子,“虽然有点脏,但是师傅的手艺很好,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赵依琳笑着坐下,感觉又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时,她和齐孝岩,方心莹,陈焕他们经常到路边摊填肚子,每天都那么开心,单纯,志气盎然,神采飞扬。

... ...

赵依琳回到家中已经快一点了,她重重打了个哈欠,伸手把趴在她腿上的十七扯掉,习惯性的拎着手机去厕所。

她舒服的坐在马桶上点开手机,下一秒,看到霍烨霖短信的她顿时没了上厕所的欲望,信息上写着:

“那个男的是谁?”

“你俩什么关系?”

“为什么不回信息?”

“你清楚不回我信息的后果吧。”

“以为换了电话我就找不到你了?”

“以为搬家就可以逃出我的手掌心了?”

“赵依琳,下周见。”

... ...

“下周?”赵依琳捧着手机发呆,“下周不是开机的日子吗?霍烨霖!你想干什么——!”

十七蹲坐在厕所门外,拨弄着爪子,把小脸洗干净了。

... ...

那晚以后,张佑真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跟她聊上一会。只是自从当上女主角之后,广告和活动邀约也接踵而来,赵依琳应接不暇,经常和他聊天途中会接到广告商或主办方电话,弄的她很不好意思。

“嗯,这些天请我参加活动的人比较多,实在不好意思。”

张佑真在电话那头说:“其实...知道你是女明星之后,我很开心,因为可以拿到签名了,将来卖掉可以赚不少钱。”

赵依琳苦笑:“别挖苦我了,你要是想要,我签一打给你。”

张佑真在那头笑的很开心。

赵依琳想了想,说:“对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说:“我刚从国外游学回来,准备找个......类似于武术指导的工作。”

“嗯,那很适合你呢。如果你想往演艺圈发展的话,我下午要去参加一个古装剧的试镜,你要不要来看看?”

“好。”

... ...

A市郊区。

“这儿是咱们国内最大的影视基地之一,主要接古装剧和抗战剧的拍摄。那边有一大片空地,专门是作临时搭建场景用的。你看,那儿正在拍雪景呢。”

南方园林建筑的房顶上,放着三台造雪机,将整栋院落全都包裹在缤纷雪雨之中。

张佑真眼光从雪花落在她身上,这时的赵依琳激情又奔放,完全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

“你的新戏是在哪儿拍?”张佑真问。

赵依琳回头说:“大部分会在市内取景,只有小部分会到这儿拍。”

她今天穿了件枣红色欧式羊绒外套,头上戴着白色毛茸茸的耳罩,看起来像是来参观影视基地的高中生。

他们说笑着走进一家正在拍摄清宫剧的场地。说明来意之后,一个很年轻的男导演上来跟她讨论细节。

张佑真站在稍远的地方,看到场地里站着一堆宫女太监打扮的人,他们冻得跳脚,满脸通红,可脸上仍然充满笑意。

这时,从停在身后的面包车里传来一男一女的说话声,

女的说:“哼,年轻导演就是靠不住,总找些垃圾演员过来。”

男的说:“没办法,现在的片子就靠炒作,负面新闻有时比正面新闻的影响力更大,请赵依琳来演小三,正好能借着话题炒作。”

女的语气很不屑:“我可不想跟她一起演,只会拉低我的身价而已。”

女的话音刚落,面包车车门打开,那一男一女快速朝正在和赵依琳说话的导演走去,“导演,我们有急事想跟你说。”

导演回头笑道:“稍等下,我和赵小姐说完就过去。”

赵依琳翻着剧本,眉头越皱越紧,“导演,我说了不想演坏的角色。”

导演指着剧本说:“不坏的,她抢了女主的丈夫之后,痛心悔改,最后还帮女主复仇了呢。”

这种边缘化,左右摇摆的角色赵依琳更不想演,于是将剧本递还给他,“这个角色我不太喜欢,这次就算了吧。”

导演急道:“别啊,再考虑考虑,实在不行... ...我给你换一个。”

方才在面包车里说话那女的上前接过剧本,将导演挡在身后,说:“人家不想演,干嘛逼人家,再说以赵依琳现在的身份,出来演这种角色也不太好吧。”

男的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站在一旁看笑话。

前面临演的人听到赵依琳的名字,纷纷看向这边,眼神有好奇,惊讶,但更多的是鄙夷。

赵依琳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剧本,说:“我演不演关你什么事!”

那女的也急了,刚要嚷嚷被导演扯到身后去,“芳芳,你话说重了,演戏和私生活没有关系。要不你先回车里坐会?待会我去找你?”

芳芳忍着怒气说:“不用来找了,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不想跟她演戏。”说完,她伸手要去抢赵依琳手里的剧本。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看似礼貌,实则非常用力的将她的手挡开。

芳芳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人,气道:“你是谁啊,让开!”

张佑真淡淡回答:“我是赵依琳的朋友。你在这么胡说八道,我会找律师告你侵犯依琳的名誉权。”他转头看向导演,接着说:“你是导演,连决定演员该出演哪个角色的权利都没有吗?还有,依琳提前已经说了不想演反面角色,你还把她叫来,只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罢了。”

“还有你们!”张佑真一手拉着赵依琳,一手指向后面的临演,“谁敢把今天的事,以各种形式传到网上,都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说完,他拉着赵依琳大步走出拍摄场地,导演在后面骂骂咧咧,“拽什么,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赵依琳低头走在后头,突然甩开张佑真的手,快步往前跑。

“依琳!”张佑真紧追上去,可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眨眼功夫,赵依琳已经跑出去好远,隔壁正在拍雪景戏的院子飞出一团团雪花,落在两人的头发,肩膀上。

赵依琳含泪不停的往前跑,因为遇到了阳光,她忘了自己其实是个在黑暗中成长起来的人。

因为身处美丽的场景里,她就幻想能和谁演绎出浪漫的偶像剧。

今天,那个导演和女演员告诉了她真相。

“不要管我,求你了!”赵依琳大喊一声。

张佑真慢慢停下,看她红色身影消失在雪景以外。

... ...

艳阳天刮起北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

赵依琳感觉心里火辣辣的,迎着风在路上走了很久很久。直到累的想晕倒,才伸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当极端的难过和愤怒平息下去,只剩下深深的后悔和哀伤。

张佑真刚从国外回来,应该不知道她曾大闹霍烨霖订婚宴的事,可如今他知道了,此时或许就坐在电脑前,在搜索栏里输入她的名字。

在她的名字后面,没有作品,没有获奖信息,只有一大堆的负面评价。

最后他的脸上慢慢有了厌恶的表情。

想到这儿,她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哭,“老天爷,求你了,让时间倒回去!不要让他看到过去的我!即使要知道真相,也得我亲口告诉他!”

她没办法接受,就这样失去了一个最珍贵的朋友,在危机中愿意舍命救她,在困境中会将她护在身后的人。

如果要以这么悲惨的方式离别,那她宁可从来没有遇见他,一直活在黑暗里就好了。

她哭了多久,十七就蹲在地上,仰着脖子看了她多久。

赵依琳无意中看到十七懵懂的脸,心里更是委屈,抱起它大哭起来。

这时,电话响了。

赵依琳抽泣几声,抓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张佑真。

她心底一痛,挣扎着,胆怯着,手指在接听键上盘旋了许久,才轻轻按下去。

“心情好些了吗?我知道一家好吃的拉面店,晚上一起去... ...喂?依琳,你在听吗?”

赵依琳紧咬着唇,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呜哇哇——!恩公,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你不要怪我,不要讨厌我,我不是坏女人,更不是潘金莲,你一定要相信我!”

张佑真在电话那头安静听着:“别哭...怎么又叫我恩公了?嗯?这事和潘金莲有什么关系?”

晚上,两人在拉面店里吃饭,张佑真犹豫了很久,说:“不如在你找到正式的经纪人之前,让我来当你的经纪人吧。”

赵依琳放下款子,呆呆的看着他,“你是说真的?”

“嗯,虽然我对这行还不太熟悉,但是帮你跑腿赶苍蝇还是能做到的。老板,收了我吧,很便宜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