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苏雅 属你最撩人 燃情 鲁路修 老王 那些荒唐的日子 姐姐
乡村艳爱 保健室的秘密 外传  朱院长和儿媳 嫡女不愁 钻石儿媳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还想报仇吗?

发布时间:2021-02-24 11:13:19

这些天,通过对霍烨霖的仔细仔细观察,赵依琳对他的看法大感大为改观。他严肃认真蛮横,我行我素,对他人严苛,可对自己更严苛。从来不又迟到了迟到,尽全力以赴演好每一出戏,和其他员工一同吃盒他严肃霸道,我行我素,对他人严苛,可对自己更苛刻。从不迟到早退,尽全力演好每一出戏,和其他员工一起吃盒饭,拍戏空闲的时候还得处理公司的工作。一次他们出外景时,面包车卡在雪坑里,他毫不犹豫的跳下车和其他男员工一起推车。。

>>>《锁爱无期》章节目录<<<

《第26章 还想报仇吗?》精选

这些天,通过对霍烨霖的仔细观察,赵依琳对他的看法大为改观。

他严肃霸道,我行我素,对他人严苛,可对自己更苛刻。从不迟到早退,尽全力演好每一出戏,和其他员工一起吃盒饭,拍戏空闲的时候还得处理公司的工作。一次他们出外景时,面包车卡在雪坑里,他毫不犹豫的跳下车和其他男员工一起推车。

霍烨霖和方心莹正在拍一场对手戏,赵依琳抱着薯条,边吃边想,如果倒退二十年,大家都是单纯活泼的孩子,那是什么让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霍烨霖拍完戏带着高压气场走过来,赵依琳马上往边上挪一步,给他让道。谁知他走过去,突然回头说:“别吃了,肿的像猪头一样。”

“哦,知道了。”

声音不大不小,周围人都听见了,捂着嘴窃笑。

赵依琳乖乖的走到垃圾箱前把薯条扔进去,心里已经把他脸挠毁容了。

... ...

今天从早拍到晚,散场之前导演说明天下午两点开始,大家一听可以睡懒觉,欢呼着拍手,赵依琳和方心莹,张佑真说笑着往停车场走。

“站住。”

听到霍烨霖的声音,赵依琳不由得停下脚步,“有事吗?”

他站在一座二十世纪初建造的欧式图书馆前,穿着黑色大衣,戴黑色墨镜,两手插在兜里,像意大利黑手党。

“跟我走一趟。”

“去哪儿?”

“酒店。”

赵依琳:“... ...干什么?”

霍烨霖沉默了一瞬,说:“商讨剧本。”

赵依琳见方心莹和张佑真都在用眼神暗示她不要去,“今天不行,我和朋友约好了。”

“嗯。”霍烨霖没有多言,转身上车。

赵依琳很惊讶,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

上车之后,赵依琳托腮看向窗外,想起霍烨霖刚才的语气,心里莫名有些难受。

“吓死了,我还以为她要把你绑走呢。”方心莹在一旁拍胸口说。

赵依琳扯下嘴角,“没有,是我们想多了。他应该...就是想跟我对戏而已。”

当自身思想龌龊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扭曲他人说话的语气和意思。

抱着这种愧疚的想法,当霍烨霖第三次来邀约的时候,她咬牙点头答应了。

不过,她提前在包里放了两瓶防狼喷雾器。

... ...

晚上,赵依琳走进霍烨霖的总统套房,一眼就看见了观景窗边摆着一桌丰盛的烛光晚餐。

她站在门口迟疑着不想进去,“你不是说要对戏吗?”

霍烨霖将大衣脱下扔在沙发上,“难道你要饿着肚子对戏吗?”

赵依琳手放在包上,非常谨慎。

屋内灯光明亮,华丽的装修,面对面坐着的两人都印在窗户上,而窗外则一片漆黑,只有点点灯光。

因为是吃西餐,安静的房间里不时发出刀叉碰到餐盘的声音。

“拍戏还习惯吗?”霍烨霖没什么表情,语气像关心新人的老前辈。

“还好,渐渐开始习惯了。”

赵依琳认真回答,看他手背上贴着创可贴,是昨天拍戏时被道具划伤的。修长有力的手指,灵巧的摆弄着刀叉,黑红色的牛排被切的正正方方的。

霍烨霖又说:“为什么躲着我?”

赵依琳没想到他会问的如此直接,气梗在胸口,“你难道不清楚吗?”

霍烨霖抬起眼睛,看她有些生气的样子,平静的喝了口红酒,说:“如果是因为上次你利用我的事,我可以原谅你。”

他说话时,眼睛目光纯粹平和,不像是在开玩笑。

赵依琳难以置信的看他一眼,放下刀叉,努力组织语言,想用一两句话让这个情商为零的男人意识到自己有多可笑。

“即便没发生那件事,我也会想方设法离开你。”

霍烨霖靠在椅子上,墨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她,“为什么?”

“因为没有女人会喜欢... ...”她话说到一半,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阴狠?冷漠?无情?

这个男人仿佛站在光明和黑暗的交界处,褒义词贬义词都不能完全用在他的身上。

她实在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于是直言说:“没有女人会喜欢强迫自己上床的男人。”

霍烨霖眼中闪过惊讶,垂下眸子思考一会儿,说:“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温柔以待,你就会喜欢上我了?”

赵依琳眨眨眼,细细咀嚼刚才那番对话,坏了,自己把自己带沟里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霍烨霖好像已经认定了她的想法,拿起刀叉开始吃饭,任凭她在对面如何解释,都无动于衷。

晚饭过后,他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对戏。过程中,霍烨霖很认真,不时的提出赵依琳不足的地方,还将剧本里需要修改的地方做好记录。

赵依琳看他在剧本上写写画画,有些好奇的问:“你是科班出身吗?你提出的东西都很专业。”

霍烨霖没有抬头,随意的说:“算是吧,去美国留学的时候,读的是电影专业。”

“哦。”赵依琳了然。

怪不得霍强会这么早就把霍圳影视和旗下子公司全都交给他。

工作的时候,霍烨霖硬朗的五官看起来柔和很多,随着剧本里情节的变化,神情也会发生细微的转变。

他抬起头时,两人目光相遇。

赵依琳突然觉得自己要被他吸进去,急忙开始收拾东西,“那个,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嗯,我送你。”

赵依琳想说不用,可看到他此时的眼神,像极了失望时的齐孝岩,于是把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拎着提包走到门前开门,手刚放到门把手上,霍烨霖突然伸手将她手握住,高大的身体从后面靠上来,将她搂进怀里。

“放开!”赵依琳没有挣扎,看着门上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影子,心里愤怒又失望。

霍烨霖的唇冰凉又柔软,“依琳。”

他轻唤一声,气息温热。

赵依琳用力抓着他的手臂,呼吸急促,身子发麻无力。她咬着唇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他的下一句:“还想报仇吗?”

赵依琳慢慢侧过头,两人的鼻子无意间碰到,鼻息可闻,“你想说什么?”

霍烨霖闭上眼睛,亲吻她的额头,喉结轻轻滚动,“做我的女人,尽情的利用我,去做你想做的事。”

赵依琳感觉自己的心掉进了油锅,上下翻滚,比烙铁还要烫人。

这次,霍烨霖明明没用强,她竟然就这样安静的站在这儿,任由他玩弄品尝。

霍烨霖沉浸在欲望里,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

直到他准备进入的那一刻,赵依琳突然用力把他推开,“不要!”

门一打开,赵依琳快速跑出去。

走廊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有女人痛苦隐忍的呜咽。

霍烨霖站在门口,没有出去追她,直到走廊里重新安静下来,他才关上房门,捡起赵依琳落在地上的内裤往卫生间走。

他站在洗漱台的镜子前。。。

他将内裤扔进洗衣筐里,闻闻指尖,全是她的味道。

不久前在吃饭时,赵依琳说的话犹然在耳,“没有女人会喜欢强迫自己上床的男人。”

霍烨霖呼吸一滞,走进洗浴间,快速按热水器按钮,将水调到最凉。

刺骨的凉水慢慢冲刷掉身上狂暴的欲望,可。。。还是不停地在他脑海里浮现。

许久后,他突然大吼一声,一拳打到墙上,“你以为自己是谁——!”

... ...

那天之后,两人再在片场相遇时,之间像是隔了一道透明的墙。

一人说完话后,另一人总会马上离开。

两人休息车从只隔了几米远,到分别停在片场两头。

没人看出其中的变化,只有张佑真曾在开车时问过她:“你还好吗?”

赵依琳抬头微笑,“嗯,我很好。

今天,主要是赵依琳和方心莹的戏,霍烨霖拍完戏后,直接离开。

吴泰看了眼快速离开的奔驰车,自言自语:“嗯?霍总今天怎么走这么早。”

摄影助理在一旁说:“应该是回去商量订婚的事儿。”

“你怎么知道?”

“刚才我路过他车时,不小心听见了。”

“嘘!小心被别人听见。”

说悄悄话的两人都没注意到身后有一男一女交叉而过。

赵依琳回到自己座位上,将咖啡递给方心莹。

“琳琳,你脸色怎么不太好?”

赵依琳拍拍脸颊,“有吗?我心情好着呢,”

这时,有场务过来说:“赵小姐,后天有一场枪战的戏,这个假抢你可以拿回去练练。”

“好的,谢谢。”

赵依琳接过枪在手里把玩,大体的操作她都会,不过拍在电影里会不会用枪,用的熟练与否,一眼就能看出来,提前练习还是很有必要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