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属你最撩人 燃情 鲁路修 老王 那些荒唐的日子 姐姐 乡村艳爱
保健室的秘密 外传  朱院长和儿媳 嫡女不愁 钻石儿媳 舒心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追杀

发布时间:2021-02-24 11:13:27

赵依琳歪着头望着窗外,老半天挤出来一句话来:“嗯,你还挺深入了解她的。你俩一个倾慕虚荣心,一个阴狠奸诈,也算凑到一起了。”霍烨霖脸一沉,“你昨天胆子有点儿大。”赵依琳像小猫霍烨霖脸一沉,“你今天胆子有点大。”。

>>>《锁爱无期》章节目录<<<

《第28章 追杀》精选

赵依琳歪头看着窗外,半天挤出一句话来:“嗯,你还挺了解她的。你俩一个爱慕虚荣,一个阴狠狡诈,也算是凑到一起了。”

霍烨霖脸一沉,“你今天胆子有点大。”

赵依琳像小猫一样把下巴搭在胳膊上,不敢再说。其实她心里不是不怕,而是那晚从酒店逃出来以后,她就不知道该去如何面对他了,“你放的钢琴曲叫什么?”

“《少女的祈祷》。”

“哦。”她终于记起来了,小时候那个来家里找她玩的男孩,特别喜欢这首曲子,他每次都会坐在钢琴前弹给她听,然后告诉她,

“这首曲子叫《少女的祈祷》,我每次弹这个妈妈才会笑。”

现在想想那男孩说的话好奇怪,他的妈妈是有多不爱笑啊。

“我现在心里已经有一个人选。”霍烨霖的话将她从记忆里拉出来。

“谁?”

车要拐弯使入高架桥时,一辆黑色面包车快速跟了上来,霍烨霖降低车速,想占右边车道,待会好下桥。可后面的面包车好像看不到指示灯一样,直线朝他冲过来。

霍烨霖瞬间明白对方来者不善,猛打方向盘,硬是将已经驶入高架桥的车旋转半周,重新开到主干道上。

“啊!”赵依琳轻喊一声,头咣当撞到车门上,差点晕过去,她抱着头疼的直吸气,“霍烨霖,你想杀我直说。”

霍烨霖没有说话,全神贯注的开车。临到下班时间,公路上车辆越来越多,他在车与车之间快速漂移,可后面的黑色面包车也紧追不放。

这时,赵依琳也发现状况不对,回头,发现有辆黑色面包车如鬼魅一样紧跟在后。

“他们是什么人?竟然能跟得上你的车!”

霍烨霖皱眉瞥了眼后视镜,说:“你正常应该问他们为什么跟着我。”

赵依琳没有回答,因为她觉得像霍烨霖这种人,有十个八个想杀他的仇人是很正常的。

“我们现在怎么办?”

霍烨霖抬头看远处的指示牌上写着:前方500米银石滩隧道。

“他们应该会在隧道里动手。”

“动,什么手?”赵依琳睁大眼睛,心咚咚快跳起来。从小到大她还没遇见过要把自己的命交在别人手里的情况。

霍烨霖目视前方,侧脸在进入顺道刹那黑暗下来,眸子却异常清晰冷静:“待会听我指挥,不会有事。”

按现在的车速,要跑出隧道需要至少三分钟的时间。

这时,前面突然传来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霍烨霖的保时捷和后面的面包车也快速停下来。

前面的车灯晃的人睁不开眼睛,赵依琳趴在车后座上,隐约看到有几个黑影站在强光中,他们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西装,戴黑色墨镜和白口罩。

他们其中的一人,口气轻佻的说着英文,意思是让霍烨霖下车和他好好谈谈。

霍烨霖也用英语回答:“好,但请不要伤害我的朋友。”

“那是自然,只要你肯乖乖跟我们离开。我们也不想再中国引起太大骚动。”

赵依琳安静的趴在车后座上,掏出手机想报警,却听到霍烨霖低声说:“不要报警。”

“为什么?”

“如果被他们知道,即使这次你获救,以后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可我不能看着你去送死!”赵依琳极力的压低声音,因为太过恐惧紧张,说出来的话听起来像被卡车碾过一样。

霍烨霖的目光柔和下来,轻声说:“如果我死了,你会难过?”

“啊?”赵依琳气道:“不要说胡话!快想办法!要不然我报警了!”

她吓的胡言乱语,听起来像是在威胁他一样。

霍烨霖苦涩一笑,外面那伙人等急了,大声喊:“快下车!”

霍烨霖举起双手,用英文说:“请允许我跟爱人吻别。”

赵依琳愣住,她听懂了他的意思,却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

霍烨霖转过身来,高大的身体将刺眼的白色灯光挡在身后,他俯下身,眼中尽是不曾有过的温柔。

赵依琳闭上眼睛用力吸他的唇,手紧抓着他的衣领不放。

老天爷,求你救救他,只要他活着,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一吻过后,霍烨霖将她的手扯下来,小心翼翼的,有些卑微的问道:“如果我死了,你会难过吗?”

赵依琳泪流满面,不停的点头,“不要走。”

“好,那我就不走了。”

“嗯?”赵依琳见他脸上露出极其邪恶的笑,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保时捷突然尖叫一声,快速向后倒退,车后的人快速躲开,有两个躲闪不及的被碾到车底,直到撞到面包车,保时捷又嚎叫着向前冲去。

霍烨霖让赵依琳到车座下躲着,自己快速将车调到手动驾驶,在将要撞到前面车的一刹那,他调转车身,用整个车子的面积,降低撞击力度,然后带着那辆车滑出很远。

那帮黑衣人因为车子被撞坏,逐渐被他们抛到后面。

赵依琳才小心翼翼的露出头来,“没事了吗?”

“嗯,没事了。”霍烨霖嗓子有点沙哑,从扶手箱里拿出一瓶水,刚要喝,手却调转方向,直接递给她:“喝水吗?”

“嗯。”赵依琳接过喝了几大口,紧张的情绪总算平稳下来。

霍烨霖在前面的路口停下车,说:“车的油箱已经破了。我们在这儿下车,等人来接应我们。”

“好。”

赵依琳下车后,看到被子弹打成马蜂窝的车身,从视觉上再一次体会到方才有多惊险。

霍烨霖一手插在兜里,望着公路的另一侧,嘴唇抿了抿,赵依琳把水递给他说:“你刚才没受伤吧?”

“没有。”

“你开车技术那么好,不会是被追出来的吧?”赵依琳说这话是想让彼此放松一下,谁知道霍烨霖回答:“差不多。”

这让她瞬间觉得霍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好像活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惬意开心。

今天有点雾霾,但丝毫没能影响夕阳的灿烂夺目。他们都是头一次在车辆穿梭的公路旁欣赏落日。太美了,今天的夕阳红红的,圆圆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落入高楼大厦的身后,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恋恋不舍。

赵依琳看的有些感慨,说:“有时候想想,活着原来就是早看朝阳,晚看落日那么简单。”

她看朝阳,霍烨霖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她。夕阳很美,可沉浸在晚霞中的她更美。

“依琳。”

“嗯?”

“其实我和赵玥冉... ...”霍烨霖话说到一半,对面驶来一辆黑色轿车,车窗打开,有人拿着步枪,枪口对着赵依琳。

枪响的同时,霍烨霖冲上去,两人相拥着倒下,滚到车后。

黑色轿车没有停留,疾驰而去。

赵依琳脑子空白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她被霍烨霖压在身下,胳膊将她的头按在怀里,她心里很感动,拍拍他说:“没事了,起来吧。”

霍烨霖没有反应,伏在她身上,安静的,沉重的,像一具尸体一样。

有了这个想法,赵依琳赶紧用力坐起来,将他小心的抱在怀里,“怎么了?你快睁开眼睛啊,不要吓我!”

她轻拍他的脸,“霍烨霖,你要是敢吓唬人,我就永远也不理你了!”她边说边掏手机叫救护车,他白色衬衫上有红色一点点蔓延开来,痛苦也在赵依琳的心底快速扩散到全身。

... ...

与此同时,狙击手收回狙击枪坐回车内。

“切,要不是霍烨霖多管闲事,我就得手了。”

开车的黑衣人说:“哼,那是枪法还不够准,不要怪别人。不过,这次我们的目标是霍烨霖,你为什么会接到杀赵依琳的消息。”

狙击手说:“我怎么知道,反正我的指令一直都是上头直接下达的。”

开车的人想了想,说:“这次行动的确有些奇怪,我们先把情况报告给上头再说吧。”

... ...

霍烨霖被推进手术室之后,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你是霍先生的家属吗?”

赵依琳看着通知书上写的内容,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只是安静的点下头。

“那您签个字吧。”

她木然的拿起笔,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护士拿过通知书,又重新走进手术室。

他们做急救车过来的时候,霍烨霖躺在担架上,毫无意识,身子随着车微微摇晃,白色衬衫被染成了深红色。

坐在他对面的医生,护士,一直在为他实施急救,可他们说,情况有些不太乐观。

躺在那儿的霍烨霖太脆弱了,像睡着的婴儿,不知道外面有死神拿着镰刀在一步步逼近。

“你不是最喜欢欺负人吗?最喜欢控制别人吗?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安静的躺在那儿受命运的控制?”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