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属你最撩人 燃情 鲁路修 老王 那些荒唐的日子 姐姐 乡村艳爱
保健室的秘密 外传  朱院长和儿媳 嫡女不愁 钻石儿媳 舒心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很合适

发布时间:2021-02-24 11:13:33

霍强被保镖扶着走来,一脸伤痛,面容形容枯槁,像是一下子老了许多。赵依琳敢看他的眼睛,一鞠躬说:“霍总好。”霍强也没提问,颤颤巍巍的坐到走廊的椅子上,回过头看紧急抢救室门上赵依琳不敢看他的眼睛,鞠躬说:“霍总好。”。

>>>《锁爱无期》章节目录<<<

《第29章 很合适》精选

霍强被保镖扶着走来,一脸伤痛,面容枯槁,好像一下子老了许多。

赵依琳不敢看他的眼睛,鞠躬说:“霍总好。”

霍强没有回答,颤颤巍巍的坐到走廊的椅子上,回头看抢救室门上的灯还亮着。

“他进去多久了?”

赵依琳低着头回答:“半个小时了。”

“医生怎么说?”

赵依琳把头垂的更低,声音有些缥缈,“情况不太乐观。”

霍强深吸口气,抬头打量她,赵依琳紧攥着双手,肩膀无力的耷拉着,头发有些脏乱,脸颊还有些血迹。

“对不起。”赵依琳轻声说。

霍强只有这一个孙子,是他用心培养了很多年的接班人。如果霍烨霖一旦出事,他将面临双倍的痛苦,哪是一句对不起可以化解的。可她必须得说,承认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霍烨霖是为了救我才出事,对不起。”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老人话里充满了无奈,“是他非要救你的,那是他自己的选择。如果他对我这个爷爷,对霍家还有点责任心,就应该好好的挺过来。”

赵依琳抬起头,看向抢救室,脑子里没有什么思绪,只希望下一秒他能平平安安的从里面出来。

... ...

半个月后。

助理小豆抱着几捧鲜花走进病房,他个子不高,鲜花把他脸都挡住了。

“霍总,这是人事部几个主管送来的鲜花,放哪儿好?”

“扔掉。”霍烨霖靠坐在病床上,不耐烦的回了句,赵依琳正坐在床边给他喂粥。

“啊?别啊,让他们知道多不好。”小豆站在屋子中央手足无措。

“我来放吧。”赵依琳起身将碗放下,把小豆手里的花接过来。

霍烨霖看看桌上还没吃完的粥,有些不高兴。

“霍总,吴导让我问,可不可以先让赵小姐回去,把她那部分的戏先补上。”

赵依琳耳朵蹭的竖起来。

“不行。”霍烨霖瞥了赵依琳一眼,很干脆的回答。

“为什么啊!”

“为什么?”

赵依琳和小豆异口同声。

霍烨霖把被子往上拉拉,摆了个很舒服的姿势,“你走了,谁伺候我。”

赵依琳上前说:“我都照顾你半个月了!你就放我回去拍戏好不好,拍完我再回来。”

“才半个月你就受不了了?”霍烨霖难以置信的瞪着她,“你以为自己的命是从大菜市买来的吗?”

赵依琳顿时没底气反驳,只能讨好道:“哦,我错了,你消消气。”她朝小豆眨眨眼,小豆作了个深表歉意无能为力的表情,然后赶紧找借口离开。

小豆前脚刚走,霍烨霖后脚就开始使唤她,“粥呢?”

“把床摇高一点。”

“削个苹果。”

“扶我去厕所。”

赵依琳靠在厕所门旁,听里面小河流水的声音,尴尬的直叹气。

其实,刚开始那几天,霍烨霖还是很可爱的,他戴着呼吸机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漆黑的眼珠子朦胧的看着她,手指会时不时的挠她的手心。

可是后来,他能说话,能动弹了,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成天对她吆五喝六,指手画脚,稍微不顺意就拿救过她的事要挟。

“你知道在古代,你可是要给我当牛做马,以身相许的。”

“哦。”

“你别不满足,想过来伺候我的女人可以从医院门口一直排到玉龙湾。”

“哦。”

“就你这种态度,作演员是对的,一旦作护士会把病人气死。”

“... ...”

赵依琳不知道他为什么只要一开口总能把人呛死。

这时,厕所里传来霍烨霖的声音:“进来,帮我提裤子。”

赵依琳:“... ...你能自己提一下吗?”

“手疼。”

赵依琳被噎住,他手上作了固定针孔,不能沾水,抓举东西时会不方便,可还不到不能提裤子的程度。

她在门口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走进去。

“又不是没看过。”

赵依琳没说话,故意用指甲狠狠划了他腰一下。可惜霍烨霖好像没知觉,神情仍旧淡淡的。

“好了。”

赵依琳将他的上衣抻直,像哄小孩一样拍下他的腰,然后扶着他走出卫生间。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飘起雪花,赵依琳不由得扶着他走到窗边说:“快看,下雪了。”

A市地处偏南,冬天很少会下雪,很多人在看到雪之后,都会像她一样,惊喜又兴奋的站在窗边。

霍烨霖淡淡的说:“只是水汽结成的冰晶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赵依琳不理他,将脸贴在窗户上看向窗外,雪下得很大,可街上没几个行人打伞,还不时有人停下来抬头望天,一脸幸福的样子。

她随意的反诘:“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好好的看过雪,没有停下来静静的欣赏过它。”

霍烨霖打了个哈切,露出无聊的眼神。

赵依琳不服气的拉下他的手,指着对面楼上的旗杆说:“你看,今天雪有多大,旗杆上都积雪了。奶奶说瑞雪兆丰年,明年一定是个丰收年。”

密密麻麻的雪花,慢慢旋转着落下。霍烨霖看到旗杆上的雪有的落下,有的随风飞走。

“你看,那只鸽子也喜欢雪,头上都堆满雪花了,还不肯飞走呢。”

霍烨霖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银灰色的鸽子灵巧的站在路灯上面,一动不动,真的像在赏雪一样。

同在一面雪景中,不同的物,不同的人在述说着不同的故事。他眼睛慢慢聚焦起来,聚精会神的去听赵依琳所描述的情景。

“对了,你还没有摸过雪吧。”赵依琳帮他拿件外衣披上,推开窗户,帮他把手伸出窗外。

在冰凉的空气中,有更加冰冷的一点,两点,落在手心里。圆形硕大的雪花,很快就溶解了,变成了水滴。

赵依琳探头出去,不顾形象的伸出舌头说:“要不要试试吃雪呀?”

霍烨霖微微一笑,赏了她三个字:“神经病。”

不过他伸出窗外的手没有收回来,而是和她一起感受雪花带来的浪漫和安宁。过去二十多年,他的世界里有金钱,权利,人脉,女人,就是没有雪。

赵依琳欢笑的样子深深的刻在他心坎里,在无数次的挣扎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将窗外的手和她的,紧紧握在一起。

赵依琳疑惑的回头,问他想干嘛,嘴却被他的唇堵住。

她挣扎了几下,却意外的感觉不到他蛮横的控制,霍烨霖竟然吻的很虔诚,很小心。

两人的手不约而同的从窗外收进来。

赵依琳伸手关上窗户,车水马龙顿时被关在窗外,屋里很安静,只能听到彼此沉重的呼吸声。

霍烨霖从身后将她搂住,在她耳边呢喃:“不喜欢可以把我推开。”

他伸手解开她上衣的纽扣,可刚解到一半,赵依琳突然抓住他的手,说:“不要,你伤还没好呢。”

霍烨霖说:“没事,我是伤在后背,又没有伤到,它。”

赵依琳脸一红,赶紧从他怀里逃出来,“不行,伤口会裂开的。”

霍烨霖两手空空看向窗外,无奈的说:“我总算明白了一件事,不,两件事。”

赵依琳紧张的盯着他:“什么事?”

“一是,女人都爱口是心非。二是,这种事,还是用强的好。”

赵依琳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他一个箭步走过来,将她打横抱起,扔到床上。

“啊!你疯了。”

赵依琳眼睁睁的看着霍烨霖三下五除二将她和自己扒个干净,哪里是方才那个吃饭得人喂,不能一个人上厕所,不能提裤子的病人。

现在,他手也好了,干什么都不费劲。

赵依琳被他折磨的两眼通红,气的直喊:“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就知道欺负我!”

霍烨霖换了个位置。赵依琳觉得一麻,舒服的差点叫出声来。

赵依琳眼神迷离的看着他,心底突然晃过齐孝岩的脸。

其实,她早就发现了,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只不过是她总不敢面对现实,一边不肯承认齐孝岩的死,一边不敢面对自己已经将霍烨霖放在心里的事实。

... ...

齐孝岩葬礼的那天,没有几个人来观礼。

他曾说自己没有亲人。父亲是个好人,不过早早就去世了,母亲将他拉扯大,说的最多的就是希望他早点成家,早点有妻子,孩子。

但是他们一家人的心愿全在她身上毁掉。

“孝岩,我不会再找了。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妻子。”她曾在他坟前发过誓,就坚决不可以违背。

这几年,不是没有男人向她示好,可她都拒绝了。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工作上,从早忙到晚,从春天到冬天,一年又一年。只有这样,她心底的痛和愧疚才能稍微缓和一些。

直到霍烨霖的出现,将这几年好不容易营造出的美好世界,彻底摧毁。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