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妻子 神奇宝贝之小智的旅行 少女 爸爸  苏雅 属你最撩人
燃情 鲁路修 老王 那些荒唐的日子 姐姐 乡村艳爱 保健室的秘密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白芷安真订婚了

发布时间:2021-02-24 12:33:05

“你再不搭理我,我就把湿衣服丢在你脸上。”他但是不搭理我,恐怕是会觉得我而已先说。呵,他但是太不深入了解我了。我走到阳台端起里面除了水的盆,直接把连衣服带水就往容衍的身上浇他还是不理我,估计是觉得我只是说说。。

>>>《谋爱成婚》章节目录<<<

《第18章 白芷安真订婚了》精选

“你再不理我,我就把湿衣服丢在你脸上。”

他还是不理我,估计是觉得我只是说说。

呵,他还是太不了解我了。

我走到阳台端起里面还有水的盆,直接连衣服带水就往容衍的身上浇过去。

湿衣服搭在他的头上,水撒了他一身,他的头发都湿了,贴在脑袋上。

见鬼了,他这幅鬼样子都是帅的。

我也真是神奇,在这种时候还在热情地欣赏帅哥。

他拿掉他脑袋上的湿衣服,但是并没有暴跳如雷。

他甩了甩一脑袋的水,然后就站起来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他进洗手间换衣服,完全不理我。

最无趣的是什么?

莫过于他把我当做空气,当我是女鬼,完全看不到我。

一拳打在棉花上,甚是无聊。

我堵在他的洗手间门口,他换了衣服出来,白色的连帽卫衣,穿上去像个高中生。

哦,小哥哥很养眼哦!

我的气不知不觉地消了一半。

我堵在门口他出不来,他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晾衣杆太高,你是想让我踩着板凳然后摔下来,你刚好不想要这个孩子?”

他从我身边走过去,过了会我听到他在阳台晾衣服的动静。

容衍这么讨厌我,我觉得棒极了。

如果他看我像一朵花,那我存在他的生命里还有什么意义。

我存在的意义就是恶心他。

他耍我,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让我无端端地蹲了一个月的拘留所,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我可不是别人捅了我一下我还要问他有没有伤到自己的圣母婊。

我睚眦必报,我就是表舅妈口中喂不熟的野狗。

谁抢了我的食物,我就跟谁呲牙。

容衍帮我晾好衣服之后,他又不再理我了。

我小肚子隐隐作痛,我也没精力跟他周旋。

我躺在床上,肚子越来越痛。

我痛经这个毛病自从我来例假之后就有了,后来不知道听谁说和男人不可描述之后就不会痛了。

所以,上次我和容衍睡了,有一半的原因是想试试是不是这么神奇。

结果,压根就不是。

如果以后容衍问我为什么要睡他,我这么回答他会不会被活活气死。

我翻来覆去疼的睡不着,以前痛经,照顾我的五婶会给我冲热水袋,熬很好喝的胡椒汤给我喝,外婆还会给我揉肚子。

现在,容衍冷淡风的床上只有我一个人虾米一样佝偻着身体。

我这个人从来不主动流泪,外婆去世的时候我没哭。

没找到她的死因,我不会随随便便流眼泪。

所以,即便我现在脆弱的一捅就破,眼泪水已经在眼眶里蓄满了,但是我深吸一口气,愣是给吸回鼻腔去了。

不行,我要起床冲一个热水袋,不然我会死的。

我摸索着从床上爬起来走出房间,客厅漆黑的,借着月光我能看到容衍躺在沙发上面,他安静地连呼吸好像都消失了。

我在他家没找到热水袋,想着他也不会理我,干脆找个玻璃瓶里面灌上热水。

我把容衍的蒸馏水给倒掉留下空瓶子,然后发现他家没有烧热水的东西。

容衍这么变态肯定不喝热水的,我肚子痛死了,不用热水袋就算了,不喝点热水我会死的。

“容衍。”我去骚扰他:“你家连热水壶都没有吗?”

他是睁着眼睛的,吓了我一跳。

“你要做什么?”

“我要喝热水。”

“厨房的墙上有自动饮水器,红色按钮是热水。”

原来有这个,他怎么不早说?

我已经疼的头昏眼花了,强撑着转过身。

我没留意脚底下,被他的拖鞋给绊倒,然后我就很成功地跌下去了,有短暂的失去意识。

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容衍正抱着我往房间里走,估计我没晕几分钟。

我闭着眼睛继续装晕,他把我放在床上然后就打电话:“我这里有一个孕妇晕过去了,对,我这里的地址是...”

我赶紧醒过来,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没事。”

他看了我一眼继续打电话:“现在苏醒了,请你们尽快过来。”

“我没事了,被你的拖鞋绊的,救护车来一次多少钱你不知道?家里有矿啊。”我欠起身体抢走他手里的电话:“你们不用来了,我没事了。”

我挂掉了电话把手机扔给他:“没事别满世界吵吵。”

他拧着眉头看着我,我很担心他会看出什么端倪来。

不过他也没有透视眼,隔着衣服他能看出什么?

“你确定你没事?”

“你的拖鞋乱放,你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

我能跟他胡搅蛮缠的,他应该觉得我没事了,转身就走。

“喂,给我倒杯热水。”

他出去了,过一会进来,轻手轻脚的将一杯水放在床头柜上。

“喂我喝。”我得寸进尺。

他这次连瞟我一眼都没有就走了。

我有点后悔了,跟容衍这样的人住在一起。

他在家里基本上是不发出声音的,就连走路都没声音。

他虽然很年轻才22岁,但是他实在是太无聊了。

我不知道白芷安看中他什么?难道就是看脸?

今天有惊无险,我来了例假这件事情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我以为白芷安跟容衍说要和贺一炀订婚只是说来吓唬吓唬他,但是没想到白芷安真的和贺一炀订婚了。

估计,容衍跟她没谈拢,俩人没达成共识,然后一拍两散。

白芷安和贺一炀订婚的当天我没去,本来是想去捣乱的,但是痛经已经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我才懒得管他们的破事。

他们订婚的那个晚上,容衍一整晚都在家。

他还是很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偶尔打开房门探头出去看看他死了没。

他没死,坐在阳台上看着窗外,不开灯,月光洒在他的肩膀上。

哦,好忧伤。

光看他的后背都能看出他的痛不欲生。

他的审美不怎么样,被白芷安这种女人都迷的五迷三道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