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燃情 鲁路修 老王 那些荒唐的日子 姐姐 乡村艳爱 保健室的秘密
外传  朱院长和儿媳 嫡女不愁 钻石儿媳 舒心 人造黄金机器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结婚吗?

发布时间:2021-02-24 12:33:09

确认容衍没死,我就滚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关门的时候听到容衍在跟我说话:“简寺鹿。”“嗯那。”原来他知道我在偷看他:“有何贵干?”“你不是要结婚?”“哎?”我把身体全部探出房间

>>>《谋爱成婚》章节目录<<<

《第19章 结婚吗?》精选

确认容衍没死,我就滚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关门的时候听到容衍在跟我说话:“简寺鹿。”

“嗯那。”原来他知道我在偷看他:“有何贵干?”

“你不是要结婚?”

“哎?”我把身体全部探出房间,容衍还保持那个姿势没有回头,用他的脊背对着我。

我没听错吧,容衍主动跟我提结婚?

难不成是今天白芷安和贺一炀订婚他就伤心欲绝破罐子破摔?

“结婚吧,明天。”他还是那个姿势。

呵,我没听错。

他真的是伤心到脑子错乱了,居然要跟我结婚。

“你用后背向我求婚是不是过分了点?”

他终于转过身来了,我以为他会泪流满面,但是他的面孔在月光下干干净净。

他没哭,甚至看不出伤心难过。

我忍不住问他:“你是什么时候面部残疾的,啧啧啧,这么年轻真可惜。”

容衍忽然走到我的面前来,握住了我的手腕。

他的大拇指按住我的脉搏,我极度怀疑他掌握了我的死穴然后想把我给捏死。

还好,这只是我的臆想,并没有。

他按了片刻,松开了手:“你气虚,需要卧床休息保胎。”

“你会中医?”

“皮毛。”

我看皮毛都不如,装模作样的,若是真的会至少能把出我压根没怀孕吧!

“呵呵。”我奉承他:“神医,神医啊!”

白芷安订婚的夜晚就这么宁静地过去了,我临睡前看了一下手机新闻,上面大肆报道白芷安和贺一炀订婚的盛况。

我看到了表舅妈在视频中,笑的嘴都合不拢。

他们原来就是偏远小县城的,得知和我外婆一丝半缕的联系就全家跑到这里攀亲戚。

他们的本事也真大,攀着攀着,就把自己攀成了豪门。

白芷安的老爹全程没笑脸,白芷安家里算是名门,白芷安的祖上是做官的,到了白芷安太爷爷那一辈也没垮掉,不能做官了就经商,家大业大的一直延续到今天。

所以,白芷安的老爹觉得自己是名门望族,当然看不上抢了别人财产的表舅他们一家。

但是,目前在整个西城,我们简家是最有实力的,而她老爹也最宠白芷安,所以白芷安执意要跟贺一炀订婚,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又不是真正结婚,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白芷安原本只是想拿订婚的事情来刺激容衍,让他跟我断了,没想到刺激过头了,容衍直接跟我结婚。

第二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容衍已经在餐厅等我了。

他的早餐十年如一日。

白煮蛋,全麦面包,冷牛奶。

我看着胃都疼。

我拒绝吃,容衍吃完了也不管我吃不吃,起身就走。

他开他的小破车,我说:“先送我去简家。”

他扭头看着我:“你的证件在那里?”

我扬扬眉毛,他的智商爆表,超过我的预期。

我还以为他跟白芷安待在一起久了,智商也受到了影响。

容衍开车送我到简家的大门口,我发现花园门口的铁门换掉了。

原来是红色雕花大门,特别喜庆又好看。

现在换成了自动感应门,有点像政府机关。

他们随随便便换我家的门,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他们的门牙一颗颗拔下来。

我咬牙切齿,但是我进不去。

我跟管家联系过了,他很快就从偏门出来,佝偻着身躯四处张望。

我跳下车向管家跑过去,他一看到我就老泪纵横:“小姐,怎么瘦成了一把骨头?造孽啊造孽啊,怎么把你搞到打牢里蹲了一个月?”

“证件拿来了吗?”

“嗯。”他把户口本塞进我手里,然后又在我手里塞了一个什么,我低头一看是外婆的一只小首饰盒。

“老夫人的这个首饰盒,你那个表舅妈不知道,小姐,你把它给收着,老夫人和你的首饰什么的,都被她给拿走了。”

我把外婆的首饰盒攥在手里,看着管家红红的眼睛,我却没心没肺地咧开嘴笑:“伯伯,你知道饕餮吧,什么东西都吃,迟早有一天会消化不良的。”

“小姐。”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什么塞进我手里,我不用看光感受手心里就知道是一叠厚厚的人民币。

“小姐,这些钱你拿着,在外面生活不容易,我没用,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管家在我们家很多年了,忠心耿耿的。

他有好几个子女要养,挣的钱都寄给孩子了,自己剩下的不多。

我把钱又塞给他:“伯伯,现在都是手机支付了,谁用现金啊。”

“我不会搞那个,现在人民币不流通了吗?”管家睁着疑惑的眼睛看着我。

我笑了:“伯伯你看,”我指了指我身后容衍的车:“我找到了长期饭票,不会把我饿死的。”

“看样子。”管家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长的倒不错,可是小姐,你不能总是看脸,那个贺一炀...”

“别提他,他的也就那样。”我真懒的听到贺一炀的名字。

“小姐,你穿这么少呢!这天气越来越冷了,你等着,我回去把你的衣服拿来,那个女人把你的皮草都给拿走了,也不管自己能不能穿的上。”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买,那女人在家吗,别被她发现了给你小鞋穿。”管家年纪大了,如果被表舅妈给开除了,到哪里还有这么高的工资。

“她打麻将去了,天天就知道跟那些太太打麻将,要不然就是去逛商场买东西,家里都成了仓库了。”

“伯伯,你得理解一夜暴富的这些人的心态,不要紧,好日子让他们多过几天。”我用力握了握管家的手:“这个家我迟早要回来,我要让他们灰溜溜地自己滚出去!”

管家抹着眼泪回去了,我捏着我外婆的首饰盒转身跑上了容衍的车。

我这次没坐副驾驶,我坐在后座上。

容衍从后视镜里看我一眼,发动了汽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