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012看上沈家那姑娘了?

发布时间:2022-06-24 12:32:05

客厅里一片宁静,老大沈林海和老三沈林玉统统闭紧了嘴。特别是沈林海,基本上是顶着老爷子饱含压力的目光没敢张口。郭慧慧有多非常讨厌沈沐曦,他是明白的,再说当初老爷子偏心眼老二家,就现在的沈沐曦身上卢贝父克母克全家的传闻,也够吓死人的。沈老爷子的目光渐渐地沉尤其是沈林海,几乎是顶着老爷子充满压力的目光没敢开口。。

>>>《老婆是隐形大佬》章节目录<<<

《012看上沈家那姑娘了?》精选

客厅里一片安静,老大沈林海和老三沈林玉全都闭紧了嘴。

尤其是沈林海,几乎是顶着老爷子充满压力的目光没敢开口。

郭海英有多讨厌沈沐曦,他是知道的,不说当年老爷子偏心老二家,就现在沈沐曦身上那克父克母克全家的传闻,也够吓死人的。

沈老爷子的目光渐渐沉了下去。

这时,一直没开口的老四沈林潭,吊儿郎当地坐直身子,“老爷子,你要信得过我,就把沐曦交给我带吧!”

“你?”沈老爷子很是诧异。

他这小儿子是沈家的奇葩,三十好几的人也不着急结婚,成天和一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让他进沈家企业也不进,自己开个拳击馆勉强够养活自己,让他带沈沐曦,除非他死了!

沈老爷子重重哼了一声,“你不行!”

“唉,老爷子,你这是家庭歧视!”沈林潭笑着调侃,还转头看向沈沐曦,“小侄女,去小叔家怎么样?小叔家特别大,还有拳击馆,不爽了还能打人……”

沈老爷子更不满了,重重咳嗽了几声。

没想到刚进餐厅的沈沐曦,突然出声,“可以打拳?”

“当然!小叔家一套家伙事,随便你玩!”沈林潭越说眼睛越亮,他怎么忘了小侄女是去山上习武了?

沈沐曦点了点头,“去你家!”

“不行——”

齐泽轩脸色一变,双手拍桌,使劲瞪着沈沐曦,“你自己什么情况,心里没点数吗?别害了我小舅!”

这话一出,除了沈沐曦,全屋的人都变脸了。沈老爷子更是脸色铁青,手指青筋暴起。

沈林玉心里咯噔一下,这可是沈家的禁忌。

当年沈老爷子送走沈沐曦后,家里的佣人大换血,只剩下沈管家和钱秀两个人。

所有人都觉得老爷子是因为传言送走沈沐曦,只有她知道老爷子其实另有隐情。

虽然她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但老爷子在送走沈沐曦前一天,自己在祖宗祠堂里坐了一宿,眼里的不舍和伤心是骗不了人的!

“小轩,道歉——”沈林玉的声音带着不同往日般的严厉。

齐泽轩愣住了,心中十分不服,但碍于沈林玉,板着脸从嘴里挤出一句:“对不起!”

郭海英再次笑着打圆场,“三妹,小轩也是有口无心的,没必要这么严厉!”

这次沈老爷子没沉默,重重说了一句:“都十八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还不明白?”

郭海英脸上的笑僵住了,捶在桌下的手指有些泛白。

沈林潭见气氛有些凝重,再次开口,“老爷子,沐曦答应去我家了!您老反对无效!”

沈老爷子抿着嘴,看着小儿子那白晃晃的八颗牙齿,运了运气,“沈管家,你也去!”

沈林潭:……

***

晚上9点,沈家老宅的聚会终于结束了。

一辆辆豪车驶出了沈家老宅所在的别墅区。

沈沐曦被沈老爷子留在老宅,等沈林潭那边收拾好了,再让她搬过去住。

佣人们带着沈沐曦来到二楼某间客房。

这个房间以前是沈家二爷沈林涛的,后来他和妻子故去后,沈家又传出那样的传言,便没人敢进这间屋子,除了每天固定时间有佣人去打扫房间外,整个屋子没再住过人。

屋内的陈设没怎么变化,依旧还和以前一样。

沈沐曦将身上的包袱放下,凭着记忆打开一个柜子,里面挂了很多漂亮的裙子,全是新买的。

她把自己的包袱解开,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件整齐地放进去,每件衣服看上去都不合身,肥肥大大。

一旁服侍的女佣有些好奇,为什么她家二小姐的衣服都这么奇怪?难道她穿的都是别人的旧衣服吗?

“二小姐,这些衣服都是家主特意给您定制的。旁边的柜子里有睡衣和睡裙。”

沈沐曦看着她点了点头。

待女佣离去,沈沐曦才慢慢拉开宽大的运动服拉链。

一件看上去十分沉重的薄甲从拉链口露出。薄甲外缝满了负重袋,扔在地上能砸一个大坑。

沈沐曦去掉手臂和腿上的所有负重袋,轻轻一跃差点撞到脑袋。

门外的女佣听到屋内传来“咚”的一声巨响,赶紧敲门。

过了有5分钟,沈沐曦才穿着新睡衣,慢吞吞地开门。

“二小姐,你没事吧?”女佣向屋内探头,除了地上多了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外,并没有什么异样。

关上门,沈沐曦将背在身后的灯罩碎片拿了出来,抬头又看了看屋顶上的灯罩,目光闪过一丝懊恼。

***

暮色酒会还未结束。

谷家小少爷谷景晨被众人簇拥在中间聊天。

几个世家女借着明天京城书画协会入会考试的话题与他搭话。

谷家在书画协会的地位很高,谷景晨的父亲就是协会目前的会长。

沈沐瑶的才女之名在京城很是响亮,谷景晨也听说过她,对她的态度还算不错,惹来不少世家女的羡慕和嫉妒。

“沐瑶,今年入会考试出题人是我父亲,他很喜欢山水画。”谷景晨临走前,凑到她耳边小声透露了一句。

沈沐瑶脸颊绯红,道了声谢。

郭兰一直站在沈沐瑶旁边,自然也听到了谷景晨的话,羡慕地说:“表姐,谷家小少爷会不会看上你了?”

沈沐瑶嘴唇上扬,捏了她一下,“别乱说!”

酒会外,凌言勾着谷景晨的脖子调侃道:“怎么?看上沈家那姑娘了?”

谷景晨有些结巴,“没……没有……”

“没有,还结巴?”凌言笑得十分荡漾。

谷景晨咽了下口水,将视线移向别处,“我就是欣赏她的画而已。”

“京城会画画的人可不止她一个哦!”

“嗯……”

谷景晨没反驳,但脑海里却浮现出一个幽静的侧影。

这些年他一直在找一个人,一个国画天才,但始终找不到。

今天看到沈沐瑶,只觉得她和那个人的侧影很像,便忍不住多说了几句。没想到就被凌言误会了。

谷景晨笑了笑,看向不远处缓慢开来的轿车,转移话题,“凌影帝,你家保镖来了!”

凌言看了眼车子里的司机很是吃惊,待车子停稳,直接打开后车门,看到里面坐的人后,又默默地关上门,移步上前打开了副驾驶门。

谷景晨在偷看到车里坐着的人后,只觉得脊梁发麻,后背都挺直了。

我去,这位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

车里,凌言回头看了眼后座上闭目养神的男人,眉头微皱,“找我什么事?”

男人拿起后座上的一个布包,递给了他,“看看是什么级别的工艺?”

凌言除了是娱乐圈的影帝外,还是京城传统工艺协会会员。

他从小就痴迷各种手工艺品,尤其是木制工艺品简直到痴狂的地步,曾经还特意跟一位匠师学艺了一年,就为了学习制作木制器具。

凌言脸色一敛,心知这布包里应该是木制工艺品。

等他解开布包后,顿时脸色大变,小心地拿起包里的珠串,仔细观看,越看眼睛越亮,兴奋地看向男人,“这是哪来的?这绝对是匠师级作品!”

男人没答,懒懒地叫了声:“穆乙——”

一只手快速将凌言腿上的布包抢走。

“小心点!那可是匠师作品!哎呀你们怎么就用布装着……”

凌言心疼坏了,目光一直随着布包动,在看到车后座上放了好几个类似的布包,眼睛再次发光。

“穆白……”

“不行——”

“我可是你亲小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