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047我要报警!

发布时间:2022-06-24 12:32:14

三人一副可伶兮兮的模样,但眼睛没离开了沈沐曦怀里的布包。沈沐曦摇了摇摇头,“不能够总用。”“为什么?”“药效会变弱。”三人没办法偃旗息鼓,但齐泽轩但是以齐菁菁和沈林潭都有,就他也没为名,厚颜无耻地要了一瓶。这个外伤药十分奇妙,据传只要你一小勺就也可以反沈沐曦摇了摇头,“不能总用。”。

>>>《老婆是隐形大佬》章节目录<<<

《047我要报警!》精选

三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但眼睛没离开沈沐曦怀里的布包。

沈沐曦摇了摇头,“不能总用。”

“为什么?”

“药效会减弱。”

三人只能偃旗息鼓,但齐泽轩还是以齐菁菁和沈林潭都有,就他没有为由,厚颜无耻地要了一瓶。

这个外伤药非常神奇,据说只要一小勺就可以反复用两到三次,直到黑色絮状物不能凝结成“果冻”,就代表它没有药效了。

三人对沈沐曦的小师妹更加好奇,直说让沈沐曦高考完把小师妹叫到京城玩。

沈沐曦点头同意了。

三人十分满意!

而另一边的郭海英和沈沐瑶,脸色沉到谷底。

郭海英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骂沈沐曦是怪物,她自己是,身边的人也是……

别人或许不知道,她当年曾经在沈沐曦的母亲,袁落雪的房间里也看到过各种玻璃瓶,上面用红蓝水笔写着她看不懂的化学符号,看上去十分诡异。

袁落雪分明是位普通的生物老师。

那一阵为了搞清楚袁落雪在做什么,她曾经跟踪过她,却见到一幕让她现在想起都浑身起鸡皮疙瘩的事。

袁落雪自己配药,拿她女儿沈沐曦试药,而二爷沈林涛还在旁边帮忙……

车窗的反光,倒映出郭海英眼中的惊恐。

“妈,沈沐曦到底在哪学武?”

忍了一晚上的沈沐瑶终于忍不住了,使劲攥着拳头看向郭海英。

她发现沈沐曦实在太神秘,甚至让她觉得恐惧,仿佛自己在她面前微不足道。

她就像一个深埋地下的宝藏,等待重见天日惊艳四方之时。

旁边,收回思绪的郭海英,自然看出她心底的害怕和担忧,安慰地搂过她的身子,“沐瑶,你要记住沈家千金只有沈沐瑶,沈沐曦就是个怪物,她这辈子都比不上你!”

“妈,我怕……爷爷喜欢她,小叔喜欢她,现在连齐菁菁和齐泽轩也围着她转……”沈沐瑶的声音带着委屈和不甘。

“喜欢不代表看重。沐瑶,你要当那个被沈家看重的人,而不是被某个人喜欢的吉祥物。”

相比几个人,整个沈家才是最重要的!

郭海英的眼里快速闪过一道狠光。

老爷子想给那个怪物铺路?

只要有她在,想都别想!

***

翌日一大早,沈沐曦接到齐菁菁的电话。

“沐曦,我的脚能穿进鞋里了。”齐菁菁高兴得仿佛能踮着脚尖转个圈。

“嗯,不要跳舞!”

“沐曦,我爸说要请你吃饭,感谢你治好我的脚,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沈沐曦看了眼自己的新课表,回道:“周日晚上。”

“啊?那你周日白天呢?”

“画国画。”

齐菁菁:……

她已经觉得自己很忙了,没想到沈沐曦比她还要忙。

挂断电话。

坐在对面的沈管家将盛好的粥放到沈沐曦面前,笑眯眯地说:“二小姐,我已经跟两位教授打好招呼,艺考前你都不用去补课,安心跟着小安老师学国画……”

沈沐曦捧着粥碗,乖顺地点下头。

昨天晚上,沈沐瑶回家后,就给沈老爷子打电话推荐一位书画协会的二级会员。

据说这位会员,曾经获得过青年书画大赛的亚军,在外面开了一家绘画馆,平日里除去创作外,就是教学生画国画。

他的学生大多都是女孩,教学经验很丰富。

为了让老爷子放心,她还把那位会员的简介和照片发送过去。

老爷子当即就同意了,在电话里把她一顿猛夸,然后就让沈管家去安排沈沐曦的学习时间。

***

另一边的华大。

穆乙无所事事地坐在椅子上看自家兄弟忙碌。

“小丙,沈小姐一不来,我都感觉不习惯了。”

穆丙瞥了他一眼,没回应。

这种作死的言论也就他这个老觉得自己是人精的二哥能说出来。

果然没过多久,穆白在结束一段实验后,淡淡地说:“穆乙,去老爷子书房把桌上那套笔墨纸砚拿来。”

穆丙:……

那套笔墨纸砚全是国内顶级货,只有七大世家当权人才有机会享用,其珍贵程度不亚于匠师作品。

穆丙在心里默默为兄长点根蜡!

***

晚上放学。

沈沐曦刚出校门,就看到一位脸戴墨镜和口罩的古怪男人站在沈管家旁边。

“二小姐,快来……小乙给你送东西来了。”

沈沐曦慢吞吞地走过去,歪头看了他半天,一股淡淡的草药味从他身上传来。

“你受伤了?”

穆乙脊背蓦然挺直,连连点头。

他都捂这么严实了,她还能发现他受伤。

真是一位善解人意的好姑娘!

沈沐曦打开书包,慢吞吞地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玻璃瓶。

“抹伤口。”

穆乙感动极了。

怪不得自家爷这么照顾她,简直就是贴心小棉袄!

上次她给爷的润喉丸,他分析后,发现整瓶药的成分全是纯天然植物,没有任何副作用,而且药效比黄家出品的药还要好。

他还特意去了趟医药世家黄家,结果他们当家人差点翻脸,说这与他们黄家的独家秘方很像,怀疑外面有人偷方子。

他们黄家的药都有专门的包装,根本不会用这种瓶子装药,吓得他赶紧扯谎,才把黄家家主糊弄过去。

所以沈沐曦手里的药,只能是明山药庐居士黄朗给她的。

要知道,黄朗除了是黄家人外,还是华国四大隐派之一的杏林派掌门。

四大隐派据说存在了上千年,没人知道他们的根源在哪?

其底蕴深不可测,外界大众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据说他们有个不成文的门规,四大掌门人终身不能离开明山地界,门下弟子不能将隐派传承告知外人。除非华国受到灭顶之灾,他们才能现世救人。

因此知道他们的人寥寥无几,只有最顶端的当权者及身边的人才有权知道他们的存在。

他之所以知道这些也是因为他家爷穆白是穆家下一任家主,而他是穆白的心腹。

穆乙目光灼灼地看着手里的药瓶,恨不得立即摘下口罩使用。

这可是神药啊!

“我家……他给你的,好好学国画!”

穆乙缠着绷带的手将一个精致的木盒和一摞被压好的宣纸递给她。

为了给沈沐曦拿这套笔墨纸砚,他差点被穆风揍成胖猪头,那小子是大武师8段比小丁差一个段级,但拳头比他硬太多。

沈沐曦双手接过,认真地道了声谢。

旁边的沈管家心里暖暖的,为自家二小姐高兴,张教授的两个学生都是好孩子。

***

沈管家亲自带着沈沐曦来到绘画馆。

馆主是一位姓安的中年男人,长相浓眉大眼,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很正派。

安老师有不少学生,全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见到安老师后,脸上带着怯怯的表情。

“沐曦,你坐在这里,老师一会教你握笔。”安又庆声音很温和,透着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

沈沐曦慢吞吞地拿出穆乙送她的毛笔,非常标准地拿起毛笔。

安又庆有些吃惊,她不是从来没学过国画?是乡下来的姑娘,没见过什么世面吗?

“沐曦,很棒……”

接下来,沈沐曦画了所有他让画的图案,安又庆眼里的错愕越来越大,这是不会画国画吗?

“沐曦,你会画国画?”

沈沐曦点了点头。

安又庆无语了,看着沈沐曦那张漂亮的脸蛋,很不甘心。

好不容来个精品,还是世家女,如果勾搭到手,那他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了。没想到她竟然会画国画,打乱了他全部计划。

安又庆不动声色地打量她片刻,盘算从哪入手,因为介绍她来的中间人说她并不像表面那么冷淡,性子单纯极其好骗。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就加快点进度。

“沐曦,我看你的水平已经不适合学基础了,你跟老师去别的屋学习。”

沈沐曦点了下头,开始收拾东西。

安又庆将她带到一个单独的小画室,里面只有一张木桌,旁边还有一张舒服的长沙发,整间画室布置很温馨浪漫。

桌上摆了不少小女生喜欢吃的零食。

“沐曦,这些吃的是特意给你准备的,喜欢吗?”

沈沐曦点了下头,安又庆十分满意。

幻想起中间人对他的许愿,如果能成功拿下她,他这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安又庆将小画室的门关上,并上锁。

“沐曦,来坐这里,我教你临摹……”

临摹时,老师一般会在旁边示范,有时会手把手地教初学者如何下笔。

但沈沐曦不喜欢陌生人靠近,一直躲避他的碰触。

安又庆见总碰不到她,心下恼火,眉毛渐渐皱起,语气不好地说:“沈沐曦,你躲什么?我在教你画画,你这样怎么学?”

沈沐曦目光平静,直视他的眼睛,“我会画国画。”

“会……不代表画得好……你姐姐沈沐瑶能成为才女,是因为她画得好。”

沈沐曦抿嘴没说话。

安又庆暗暗松了口气,这女孩的眼神怎么有点可怕?

他收敛了神色,拿起毛笔,一本正经地讲起临摹技巧,但沈沐曦很快就把他讲的内容呈现在纸上,根本不需要他这个老师。

他心里有些崩溃,不得不停下教学,让她自己临摹画。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过去一个小时。

安又庆发现自己拿沈沐曦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每天都这样,那他还怎么成为沈家女婿,坐拥千亿资产?

他不甘心地吞咽下发紧的喉咙,松了松衣领,决定主动出击。

他的手慢慢伸向她的身子,还没碰到,便对上那双平静而清冷的眸子。

身子一顿,脸上浮起一丝心虚。

这女孩警惕性也太高了吧!

沈沐曦见他没再靠近,转过头继续安静地临摹画。

安又庆的脸渐渐变沉,看向沈沐曦的目光有些不善。

突然,他眼珠一转,笑着说:“沐曦,我出去一下!”

没过十分钟,他便领来一个胆子很小的女孩走进来。

“燕燕,正好你的进度和沐曦一样,你们一起临摹这幅画,老师给你们做指导!”

那个叫燕燕的女孩非常害怕安又庆,他伸手时,不自觉地向后缩了一下。

两个女孩坐在一张木桌前临摹画,安又庆不时地指点一下燕燕。

突然,屋里出现细微的怪声,沈沐曦转头看去……

目光一凛,迅速掏出兜里穆白送给她的喷雾器,对着安又庆的脸喷了上去。

“啊——”

安又庆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燕燕眼圈泛红地躲到沈沐曦怀里。

“你对我做了什么——”

安又庆一脸惊恐,他的四肢已经不受他控制了。

沈沐曦慢慢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目光十分严肃。

“你干什么?我要报警!来人啊!快来人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