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喵汪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首页 > 资讯

欢欲曹青孙彤刘珊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08 12:11:32

《欢欲》是一部情感题材小说,为你提供欢欲曹青孙彤刘珊小说阅读。欢欲小说精选:曹青想找一对夫妻试试,然后4人在同时做那事。今晚就为这件事刘珊和她老公大吵了一架。所以才气的出来找我聊天谈心了。刘珊和我说,她老公曹青还说目前结婚这几年,俩人在床上都没什么激情了,所以想试试这种刺激的游戏。而且还说什么彼此真诚不欺骗,夫妻同时玩只当是一场刺激游戏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恩。是我。”江铭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幻玉》章节目录<<<

《欢欲曹青孙彤刘珊小说》精选

《欢欲》是一部情感题材小说,为您提供欢欲曹青孙彤刘珊小说阅读。欢欲小说精选:曹青想找一对夫妻试试,然后四人在一起做那事儿。今晚就为了这件事情刘珊跟她老公大吵了一架。所以才气的出来找我聊天谈心了。刘珊跟我说,她老公曹青还说现在结婚这几年,两个人在床上都没什么激情了,所以想试试这种刺激的游戏。而且还说什么彼此真诚不欺骗,夫妻一起玩只当是一场刺激游戏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恩。是我。”江铭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秦念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不是说,桥归桥路归路的么,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也许有事。”

江铭模棱两可地答道,听得她有些云里雾里。

“你还欠我一顿饭。”他云淡风轻地说道。

秦念这才松了口气,干笑了一声,“那个,我早上本来是想请你吃的,但是看你睡得很香,我上班又要迟到了......不过,你是怎么弄到我的电话号码的?”

“吃饭的时间地点我来定,你等我电话就好。”江铭并未回答她的话,自顾自地说完,便啪嗒一声挂断了。

“......”秦念有些回不过神来,偏头想了许久,都没发现自己有什么把个人信息透露给他的时候。

不过,反正是一顿饭而已,欠的还是还清比较好。

想着,她自顾自地点了点头,不太想回家,便找了个电影院,一连买了几张电影票,窝在空荡荡的放映厅里吃爆米花混时间。

仔细地规划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发现想做的事情还挺多,就先找了个理发店做头发,等着江铭的电话。

......

夜幕四合。

江铭推了助手的邀约,独自驱车去了城南。

偌大的别墅公馆坐落在江边,此刻灯火通明的,显得气派辉煌。

铁门自动打开,他开车进去,发现门口的院子里停了一辆眼熟的车,勾了勾唇角,他将车潇洒地停好,便不疾不徐地进了门。

“夫人,少爷回来了。”

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几个佣人在偌大的餐桌后站成一排,桌子旁端坐着一位穿着华丽的妇人,面前摆着山珍佳肴。

菜品的丰富和她孤零零的身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儿子,过来坐。”

林清婉脸上带笑,冲他招了招手。

他解开西装纽扣,潇洒的在她对面落座。

“有事可以电话里说。”他淡淡的说道。

“怎么,我只是想看看我儿子最近怎么样,是胖了还是瘦了。”林清婉并不在乎他冷淡的态度,依旧笑盈盈地说道。

江铭垂眸一笑,心不在焉地切着厨子刚端上来的牛排,“自从我独立出去,一直过得不错。”

“恩,那就好。”林清婉点点头,“医院什么时候休假?”

“有什么事儿就说吧,我好安排档期。”

“抽时间去看看宁儿吧!也不知道她一个人在国外,过得怎么样。最近也没打个电话,我听说她食欲不太好,好像是感冒了。”林清婉也不再兜兜绕绕,开门见山道。

江铭拿着刀叉的手一滞,随即扯了扯嘴角,似是嗤笑。

“也许宁儿是想你了。”

“你也知道,现在你爸他经常不回家,我可不能放松。你抽时间去看看,然后给我汇报一声就行。”

“是你的老公,并不是我父亲。”江铭扔下刀叉,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明天还有一台手术,后天我出发。还有,我不爱吃这里的饭菜,下次约外面吧。”

语毕,他站起身,看都没看她的脸色,转身欲走。

“恩?大哥这就要走啦?饭菜不合胃口?”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让他的脚步一顿。

他慢悠悠地回眸,正对上一双好整以暇的眸子。

“习惯了粗茶淡饭,吃不惯这儿的山珍海味。”他淡淡地回答着,惹得对面的男人很是不悦。

“陈叔,厨子怎么回事?连我大哥都不好好招待?可以让他拿钱走人了!”

陈叔迎了上来,尴尬地看了江铭一眼,点头如捣蒜。

“算了,反正我也不常来吃。走了。”江铭眸光沉了沉,随即勾起一抹无懈可击的浅笑,抬手拍了拍陈叔的肩膀,深深地看了一旁脸色不太好的林清婉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男人觉得有些无趣,不屑地瞟了一眼餐桌,嘴角漾起阴鹜的笑意,又踱步回了楼上。

回了市里,他心里有些烦乱,本想喝酒去,想着明天一早还有一台心脏搭桥手术,便收起心神,准备回家。

在地下车库,一辆红色跑车突然冲了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从车上下来一个纤细的身影,正直直地朝他走了过来。

他兴致央央地挑眉,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阿铭,你昨晚当真一夜未回!”女人脸色煞白,胸口剧烈起伏着,看起来似是很生气。

“啊~~”江铭淡淡地点点头,“跟女朋友睡觉去了。怎么,有事?”

女人绷着脸,美目紧蹙,“我不信,你说过你有洁癖,你连我都不愿意碰!”

江铭挑眉,嗤笑一声,“我有洁癖,才不愿意碰你......这意思,你还不明白么?”

女人愤懑地眨了眨眼,眼泪瞬间在眼眶中打转。

“你,你意思是,我脏?!当初我全心全意地对你,你都忘了吗?”

“当然没忘。”

他答着,收起笑意,眸子瞬间冷了下去。

“我还记得,当初的我视你若珍宝,而你……却弃我如敝屣!!”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