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喵汪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首页 > 资讯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第09章 鬼打墙

发布时间:2019-10-09 09:31:38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名叫《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提供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阅读。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节选: 第09章 鬼打墙 生平第一次故事…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章节目录<<<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第09章 鬼打墙》精选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名字叫做《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这里提供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精选: 第09章 鬼打墙 生平第一次经历这样恐怖的事情,我感觉自己的脑子里面嗡嗡的响;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嗓子里面就像没有润滑油的齿轮生硬艰涩的很、口干舌燥的,嘴里连点唾沫星子都没有了;我大口的喘着粗气,竭力的平复着情绪:“是鬼打墙!” 亮子脸色惨白,惊恐的瞪大着双眼,他的喉结也艰难的蠕动着,惨白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更觉得诡异;我努力的整理脑海里面的词汇、艰难的直起腰来:“鬼,鬼打墙;是迷信,现代科学已经破解了这个谜团,你,你听我给你解…

第09章鬼打墙

生平第一次经历这样恐怖的事情,我感觉自己的脑子里面嗡嗡的响;浑身都是鸡皮疙瘩;嗓子里面就像没有润滑油的齿轮生硬艰涩的很、口干舌燥的,嘴里连点唾沫星子都没有了;我大口的喘着粗气,竭力的平复着情绪:“是鬼打墙!”

亮子脸色惨白,惊恐的瞪大着双眼,他的喉结也艰难的蠕动着,惨白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更觉得诡异;我努力的整理脑海里面的词汇、艰难的直起腰来:“鬼,鬼打墙;是迷信,现代科学已经破解了这个谜团,你,你听我给你解释一下!”

亮子脸上的肌肉轻微的抽搐了一下:“那,那,也就是,是说鬼打墙不是因为,不是因为……”

我知道亮子想说的是:“鬼打墙不是因为鬼!”我们中国人似乎从骨子血液里面就开始敬畏鬼神,偏远农村出来的孩子更是在年小的时候就被这种内在的精神恐惧打上了深深地烙印。

我使劲儿的用拳头锤了几下自己的胸口,没想到我的这个自我提神的动作倒把亮子吓了一跳,此时我的情绪已经平稳了许多。

我生涩的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所谓的“鬼打墙”,其实就是在夜晚或能见度不好的陌生环境中行走时,进入其中的人他自己本身分不清方向或者被特定的参照物给迷惑,造成了自我方向感知模糊,简而言之也就是丧失了方向感,不知道究竟要往何处走,所以造成了虽然走了很多路,但其实一直都是老在原地转圈怪异现象。”

听了我的解释亮子的神情也缓和了不是:“你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这是有据可查的!”我坚定地说道,虽然我也确实了解了一些关于鬼打墙的事情,但我自己明白这些知识也全是理论,全然没有在实践之中遇到过;但是毛爷爷教导我们对待敌人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它,战术上重视它!”以及“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再说,咱哥俩可是21世纪的有为青年;我们懂得的科学常识肯定比古人多,又怎么能轻易地被这古代的风水术士设计的魅惑之术给吓到呢!”

“的确如此!”亮子的眼睛又开始有了兴奋地神采:“大爷的,小爷我差点儿着了他们的道了!灏子,你赶紧给我讲讲这鬼打墙;不弄明白它,我总觉得心里毛骨悚然的!”

“ok,没问题!咱俩坐下来慢慢说!”说完我就席地而坐,亮子也赶紧麻利儿的坐了下来。为了节约电量,我关掉了一把手电;剩下的一把手电,也把亮度调到了最低。诺大的山洞里面,只有我们这一把微弱的灯光摇曳着;这漆黑的世界里以及这浓雾包裹之中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赶紧收回念头整理思绪缓缓说道:“由于地球本身就是圆的,再加上我们无时无刻都在受着地心引力的作用,所以造成生物运动的本质就是圆周运动;如果没有目标参照物,任何生物的本能运动都是圆周。亮子你一定会有疑问:‘我们人不就会走直线嘛!其它的猪马牛羊等动物哪种都会直线前行的呀!’”

看到亮子点了点头,我接着又说道:“为什么生物能保持直线运动呢?比如我们人:为什么走出的是直线呢!那是因为我们可以依靠参照物,然后利用用眼睛不断的修正方向,也就是我们大脑在做定位和修正。不断的修正我们的差距,所以就走路也便可以走成了直线。”

亮子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他拍了一下脑袋:“言之有理!”

“至于为什么我们的本能运动会是圆周的:那是因为生物的身体结构有细微的差别,比如人的两条腿的长短和力量也有差别,这样迈出的步的距离会有差别,比如左腿迈的步子距离长,右腿迈的距离短,积累走下来,肯定是一个大大的圆圈,其他生物也是这个道理。科学家曾经做过这样的验证:让一名志愿者蒙上眼睛在一个空旷的场地上行走,由于两脚迈出的长度不知不觉中就会有微小的差异,最后那名志愿者陷入一个半径大约3Km的圈中。”

我顿了一下话头,看了一下手表然后指着地上的死鱼血迹说道:“就如同咱俩刚才,按照我们刚才的速度和时间做一个大概的推算:我们大约也走了3km。”

“你别说,还真差不多!”亮子蹙起眉头仔细的回忆起来。

“鬼打墙必须设立在特殊的地点,比如墓地坟场;因为这些地方具有天然的神秘感和使人恐惧紧张的存在因素。紧张的心里因素也会使人本能的更快选择参照物,因此在这些地方设置一些诱导的标志物,也就容易让人做出错误的选择进而造成混淆方向。”

亮子一伸手打断我的话头,接着说道:“那是因为人认清方向主要靠视野内的标志物,当这些标志性的参照物是人为的造假时,也就会带给人们错误的信息指令;这样一来,闯入进去的人会潜意识里面认为自己仍有方向感,其实他们已经迷路了!当人迷路的时候,如果不停下来纠正错误而选择继续走下去,那么他所做的就一定是本能运动,走的路也就是一个圆圈或者至死也走不出去!我分析的对吧?”

我冲亮子竖起了大拇指,心里的大石头也就落了地:“牛,哥儿们你忒赞了!就是这个理儿!其实说穿了,也就是咱哥儿俩陷入别人做的‘局’中!”

亮子嘿嘿一笑,挠了挠脑门儿说道:“既然知道这是个局,那咱得立马想法子破局才行啊!”

我拿刀在桥面的木板上面画了一个圆圈,然后对着亮子说:“按照我们的推论:刚才我们就是走在这个圆圈之上,这个圆的周长便是我们走的3km,这个圆也就是我们脚下的这座桥;而这座桥一定是有一侧倾斜,这种倾斜也肯定和我们两条腿的长短成一定的比例;再加上现在的浓雾氤氲;所以我们才会被困在这座桥上面!”

亮子抽出刀,一刀扎在桥面上坚定地说道:“不管是谁弄得这么一个迷魂阵,但是有一点他无法做到——反地心引力!这么大一座桥,包括驮负这桥身的九根铁链;它们是不可能悬浮在空中的!我们只要找到这铁链与山壁或者陆地的连接点,我们就一定能找到出路!”

“说干就干!”我起身站了起来,“亮子,你把你背包里面的一卷长绳拿出来;咱俩各自在绳子的两端系住长刀,你左我右分别将刀从桥上丢下去;然后我们站在桥的两侧一同前行!”

“妙啊!无论哪一方的长刀碰住了东西,我们肯定能感觉的到;这样一来我们也就顺理成章的找到了出路了!”亮子一拍手乐的一个鲤鱼打挺便站了起来。

“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我和亮子俩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们默契的击掌碰肩;然后不约而同地说了句:“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余下事情不用细表,我和亮子按照刚才的既定方案,不消一刻钟便找到了出路:在桥的下方约摸三尺的地方,由于雾气太浓看不清桥下的情况,我们花了十分钟去确认它的具体位置;最后我们跳到了上面,这座辅桥和上面的桥工艺应该是相同的,来不及多想我和亮子便一路摸索着向洞内深处前行而去……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