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首页 > 资讯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第02章 深夜卧谈

发布时间:2019-10-09 09:32:04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名叫《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提供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全集阅读,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全集在线阅读。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节选: 夜十点…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章节目录<<<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第02章 深夜卧谈》精选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名字叫做《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这里提供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精选: 晚上十点半我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推开房门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随意的踢掉了脚上的鞋子。 心里乱糟糟的,明天便是周末了,周玲玲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我陪她逛街去,那我呢?她回去之后,我又该何去何从?回家,可以吗?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去了,家里的父母还好吗?故乡,其实从心里还是不敢触摸的,不是吗?因为那些事情么?其实,你是一直躲避着那个生你养你的那个地方。只因为那儿有你太多的美好和回忆,不是么?还是因为那里是你梦想起始的地…

晚上十点半我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推开房门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随意的踢掉了脚上的鞋子。

心里乱糟糟的,明天便是周末了,周玲玲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我陪她逛街去,那我呢?她回去之后,我又该何去何从?回家,可以吗?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去了,家里的父母还好吗?故乡,其实从心里还是不敢触摸的,不是吗?因为那些事情么?其实,你是一直躲避着那个生你养你的那个地方。只因为那儿有你太多的美好和回忆,不是么?还是因为那里是你梦想起始的地方、你却在那里硬生生的折断了翅膀么?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我梦见了小时候,梦见了自己去大山里面去摘野生猕猴桃的情景,我梦见了那苍绿的山峦、荆棘的没有人烟的山道、还有一个会发出空响的山坡,山坡的下面有一汪甘甜的泉水。

“那个山坡!”我大叫一声,惊醒了。才发现自己居然睡着了,我想着那个山坡、还有最近的那个古怪的梦,我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情,而自己却又拿不准。

“还是回去吧,也许,也许可以去大山里看看那个山坡,说不定就和那个梦有什么关系呢。”我在心里默默想着,想着从前的那些美好的回忆……

第二天陪着周玲玲做了大半天的“苦力”,中午我们俩吃饭之后便送她去了车站,看着她远去的大巴,我呆呆的伫立在街头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行色匆匆的路人看着独自伫立在街头的我。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长吸了一口气,拦了一辆出租:“师傅,去火车站!开快点!”

等我跑进了车站已经三点半了,问了一下售票员才知道刚走了一趟去汉口的动车,下一趟要到三点五十,于是买了张D3032的车票便直接进了候车室然后检票上车。

箭厂镇地处大别山腹地,是红城的南大门,南与鄂省接壤,距武汉天河机场110公里,北距县城13公里,东距京九铁路10公里,312国道贯穿南北,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优越。

车上人不是很多,我找到了自己位置,因为压了一天马路感觉腿酸的厉害,很自然的就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等我醒来时候窗外已经天黑了,我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十九点五十。

我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然后简单的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茫然的很,也很陌生。我摇摇头,拿出手机给老爸发了条信息,说自己马上就到武汉了,会在武汉休息一晚,明天中午之前就会回到家里。

信息发出去不到一分钟,老爸就打来了电话,我挂了电话没接。在我回到座位之前便接到了一条信息:“灏灏,路上注意安全。我和你妈都会在家等你回来。”

我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我终于还是回了一下老爸的信息。翻开通讯录,我给自己最好的哥儿们徐亮拨了一个电话:“亮子,我今晚回武汉,明天中午应该会回家。”

“哥儿们你说真的?没忽悠我吧?”亮子很吃惊但是听他口气还是蛮开心的。

“真的,你到时候去镇里面的车站接我吧,中午顺便就去我家吃饭。就这么说定了。”

“好嘞,路上你自己注意安全。明天我十一点开车接你去。”

“嗯,代我向你爸妈问声好。”

“没问题,bye-bye!”

“bye-bye!”

列车高速的行驶着,除了偶尔远处的灯火忽闪而过,天地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中,仿佛我的心也沉浸在这无边的黑暗里。

二十一点三十五分,列车准时停靠在终点汉口车站。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空手回武汉吧,找了个商务酒店住下,躺在床上很快的进入梦乡。我梦见了那个下雨的校园、教学楼楼顶的空旷……

早晨八点洗漱完毕,我便退了房间,去外面的特产店里面买了点东西之后就直接去了车站买了上午九点的大巴车。

“青山、绿水、蓝天、红城”便是我的家乡豫南红城的真实写照。红城的前身为经扶县。1932年10月,国民政府为了便于管理地形复杂的鄂豫皖边界的大别山区,以当时河南省政府主席刘峙之字“经扶”为县名,以新集为县治,设立经扶县。1947年8月,刘(伯承)邓(小平)大军挺进大别山。28日,新集重获解放,当面临更改县名之际,在征求刘伯承同志意见的时候,刘伯承同志力排众议(与会人员建议更名“伯承县”)建议改为“红城”。同年12月,在县城西南王湾召开经扶县首届人民代表大会。与会代表500多人一致通过决议,将“经扶县”更名为“红城”。

我家就居住在县城南面与鄂省交界的箭厂镇。

十一点四十五客车就到了箭厂镇。我在车上便看见了亮子,他双手插在裤兜里面,斜靠在深绿色的皮卡车旁,一头超短的碎发,一副墨镜掩护了他的眼睛。我拎着几包东西下车去,他是早看见了我,笑着朝我跑了过去。

“hey,哥儿们!你胖了些!”亮子高兴的咧着嘴笑着对我说。

“徐老板,你瘦了!”

“哈哈,你小子在苏州估计挺滋润啊,难得见到你长胖的样子,千年等一回呀!”

亮子抢下了我手里的东西,我朝他胸口锤了一拳:“你丫还那么壮实!”

“没办法,劳动给我好身体嘛,呵呵……”亮子把东西放在了后座上笑着回答道。

“我就是一打工仔,你可是老板呀!咱不是一级别好不?”

亮子带上车门,把墨镜拉到鼻尖极其认真的问道:“兄弟,老实说你过得还好吧?去年过年你小子就敢不回来!哥儿几个聚会就单独缺你了啊!”

“我知道!”我避过了亮子的眼光,打开车窗把手臂放在车窗上面。

“唉,过去了就算了啊,今儿你荣归故里哥儿们我陪你大醉一场!看见后面的酒了没有?”

我扭头看了后排座位上一整箱稻花香。我笑了笑没说话。

“走嘞,回家咯!”亮子笑着发动了车子,六分钟便到了我家里面。路上亮子告诉我说他跟我老爸打过电话说今天他不做生意,专门去接我让他在家等着就好。我心里更生感动,为有这样的哥儿们感到自豪。

亮子熟练的将皮卡停在了我家的院子里面,老爸老妈都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小跑了出来。

“叔叔阿姨,你们最近都还好吧?”亮子摘下墨镜,在车里笑着问候着他们。

“都好,都好!又麻烦你了亮子!”老妈揉了揉通红的眼睛笑着说道,老爸头上的白发更多了一些,身子也单薄了许多。他对亮子说了句:“中午让灏灏陪你多喝几杯,下午就别回去了,晚上睡这里吧。”

亮子诶了几句,然后老爸转过身子对我说:“回家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说完便去接亮子手上的东西,“亮子,又麻烦你了啊!”在老爸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我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这一刻我感觉嗓子发干发紧,眼睛里也有什么东西涌动着。我摘下眼镜使劲儿的揉了揉揉眼睛:“妈,我回来了!”

“嗳,回家了就好!你去陪陪亮子,饭菜马上就好,都是你喜欢吃的。”老妈也是揉了揉眼睛然后小跑着进了厨房。

饭菜很丰盛,都是我喜欢吃的,老爸老妈也高兴地很,本家邻居都过来看老陈家回来的小子来了。这是我有生以来喝的最多的一次酒,亮子也很兴奋来了兴致。就连从来不喝酒的老爸也喝了半杯白酒。一顿饭一直吃到了下午四点。我和亮子互相搀扶着回到了我的房间,被褥床单都是新的,还有阳光的味道。

迷迷糊糊的我们就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老爸老妈还在客厅看着电视。看着我走出了房间,老妈便去厨房又热了一下醒酒汤,然后叫醒了亮子,我们一人喝了点醒酒汤,他们就歇着去了。也许从昨晚他们便没有休息好吧,我知道这两年自己没有做好一个传统本分的孝顺儿子。

喝完醒酒汤亮子精神好了许多,我们俩又说了很多话:小时候的囧事、初恋、大学生活、现在的工作或事业、人情关系、未来的人生规划及想法等等。

再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我又想起了大山深处的那个奇怪的山坡,我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问亮子:“亮子,我在野史传说里面搜集了一些关于宝藏的传说,你想不想听听?”

“宝藏?唔,谁的宝藏?”亮子来了兴致,“反正现在咱俩一时也看不见周公,闲着也是闲着,你就说出来听听嘛;权当听听故事会得了,嘿嘿……”

我鄙视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亮子,你知道箭厂镇的名字的由来么?”

“咦,这个我还真不大清楚!从小在这边长大的,谁关心这个不起眼的东西呀!难道你知道?”

“那是当然!咱们镇在古代时候属于光州,李白有诗云:“光州腹地多奇才”。明末清初时期,这里叫“百步桩”,因过河无桥,树石柱九十余个,故称“百步庄”。清初本乡有个武举人叫王学举,在此设厂造箭抗击清军,箭厂镇的地名由此而来。”

“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段儿!”亮子翻了个身,用左手撑着脑袋看着我:“接着说下去。”

“那好,距离我家东面三十里之外的大山深处有一个‘太平寨’,你可知道?”

“我说哥儿们,这个太平古山寨是个本地人都知道好不好?”亮子疑惑的说道。

我笑了笑,接着说道:“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你记得很清楚吧?”

“我说兄弟,虽然哥儿们我不做学生好多年!尽管当年历史学的也不咋地,可好歹我们这里可是鄂豫皖革命苏区首府啊,兄弟皮毛还是知道一点的啦!你一下都说完,可别再吊我胃口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