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喵汪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首页 > 资讯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第01章 夜梦疑云

发布时间:2019-10-09 09:32:10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名叫《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提供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名。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作品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节选: 我叫陈灏,河南南红城人,独生…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章节目录<<<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第01章 夜梦疑云》精选

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名字叫做《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这里提供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大别山秘藏之如梦青铜镜小说精选: 我叫陈灏,豫南红城人,独生子,80后,27岁,大学毕业两年,未婚。 目前蜗居在苏州,因为经历了一些于我而言特别苦痛的事情,所以毕业之后我独自一人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找了一份职员的工作。工资不高,待遇马虎,但还可以勉强养活自己,毕竟已经毕业了,心里的一点自尊还是有的。即使有时那微薄的薪水扛不住高昂的物价,但自从离开校门的那一刻起,我便再也没有腆着脸跟日益苍老的父母伸手要钱了。 最近一段时间,我总做同一个梦,经常梦见走进了一个…

我叫陈灏,豫南红城人,独生子,80后,27岁,大学毕业两年,未婚。

目前蜗居在苏州,因为经历了一些于我而言特别苦痛的事情,所以毕业之后我独自一人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找了一份职员的工作。工资不高,待遇马虎,但还可以勉强养活自己,毕竟已经毕业了,心里的一点自尊还是有的。即使有时那微薄的薪水扛不住高昂的物价,但自从离开校门的那一刻起,我便再也没有腆着脸跟日益苍老的父母伸手要钱了。

最近一段时间,我总做同一个梦,经常梦见走进了一个自己感觉非常熟悉的地宫(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最近看小说电影的缘故,最后才感觉有点邪乎,因为这同一场景经常性的出现在梦里):地宫的路很长很长,却总是没有尽头,有光线,但又不知道光源在哪儿;可以听到流水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可我总是找不到出口,找不到光源在哪儿,也找不到河流小溪。所余的结果便是每天早晨起来都很累,很累……

今天早晨起床,脑子里面沉闷的很。我知道自己昨晚又走进了那个虚幻而又真实的梦里。

洗刷之后走出小区,却也没什么胃口,买了一杯绿豆粥,接着便到218站牌等着周玲玲。周玲玲,今年6月份刚毕业;一个踩着80后尾巴的女孩儿,我总觉得她像个小女孩子;挺羡慕她的;由于我们年龄相差无几而她又是刚毕业不久,所以我们在一起话题蛮多,关系自然而然的显得要亲近一点。

我等了不到三分钟,她便来了。

“妞,早啊……”我打起精神冲她笑了笑说道。

“大叔,你咋又木有精神呢?”周玲玲不顾形象的啃着手里的大饼疑惑问道:“该不会又是?做了那个没头没脑的梦了吧!?”

我挤出一丝笑容,然后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就在这时候218公交到站了,我连忙岔开话题掩盖一下自己的尴尬:“额,车来了,现在上班的人很多;等今天有时间我再详细的告诉你吧!”

“哼,大叔你可别以为给我打马虎眼,你就会糊弄过去!没门儿!哎呀!”不知怎的周玲玲一脚踏空了,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使她躲过了一次意外的摔跤:“丫头,没崴到脚吧?”

“没有呢,这次多亏了大叔,嘻嘻……”

“我都跟你说过许多次,挤公交时候站在我前面,尽量不要穿高跟鞋!你就是一枚傻妞……”话没说完,接着就在人群的巨大力量下我们被推进了公交车里。这次车上居然没有坐满,车尾靠窗户位置还有两个空位,我俩小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周玲玲就啃完她那最后的一点大饼,我给了她一张纸巾,顺便递过去了那杯已经不再滚烫的绿豆粥。

她擦了擦嘴角,双手捧着绿豆粥,咬着吸管喜滋滋的冲着我傻乐;看着她那满足的发自内心的微笑,这一瞬间我好像迷失了自己。公交车发车离站的震动使我收回了思绪,我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一些,然后说道:“妞,昨晚我又梦见了那个非常熟悉的地宫!不过这次,我找到了光源!”

“噢?真的?那光源到底是什么?夜明珠?”

“那是,那是一盏灯!也许,也许它就是长明灯!”

“长明灯?!大叔,你说的就是野史传说中的能燃烧千年不灭的长明灯?”周玲玲双手紧握杯子,张着嘴,用那一双瞪的圆溜溜的眸子疑惑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着:“我跟你说过,我一直觉得我非常熟悉那个地方,但是我想了好久好久,却一直是想不到我在哪儿遇到过那个地宫。昨儿个晚上,我又去了那个地宫,走了好久好久,这一次我终于走进了一间非常非常巨大的宫殿。里面竖立着一根大约两人才能合抱的石柱,石柱高约10米,石柱的顶端散发着橘黄色的光芒,这光芒的穿透力极强,似乎整个地宫都是靠它照亮!当我仔细看去时,却发现发光的仿佛是一盏油灯!准确的描述起来应该是:一盏直径约为半米、底座为莲花状的青铜巨灯……”我仿佛又走进了昨晚的梦里面,突然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但一时又不知所以。

“大叔,你认为:人,真的会有前世么?”周玲玲轻声的问了我一句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苦涩的笑了笑:“或许会有吧。”然后摇摇头又接着说道:“鲁迅先生不是说过嘛:鬼神之事,难言之矣,只得姑且置之弗论。”

“大叔,我以前可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呢!可是,可是现在,倒有些动摇了呢!”

我拿过了她喝完粥的空杯子,装在自己带着的塑料袋里然后说道:“傻妞,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也只能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稍懂皮毛罢了。那啥,大叔还是给你讲个笑话吧!”

“ok!”小丫头立马精神活泛起来,一对明亮的眼睛更加的灿烂动人。

“那,你听好了哦:有一天咱俩一起去非洲荒野去旅行,不巧的是咱俩一块儿被当地的食人族给抓了起来;食人族的大叔大妈都很饿,他们将咱俩绑了起来非得当天就要把我们俩吃了;只见一很黑很黑的大叔用鼻子在我身上闻了闻,然后又在你身上闻了闻;自言自语道:‘唉,还是吃了那小子吧!’你一听,大哭,不解问道:‘为什么先要吃我大叔?’食人族大叔一脸怒容扯着嗓门儿回道:‘你以为我想先吃他啊?可偏偏俺是回民,不吃猪肉的!你咋就不懂呢?’”

“啊?!哈哈,大叔,你才是猪呢!你太坏了,难道我有那么胖么?”不用说我自然是受了小妮子一顿连掐带打,就这么的在欢笑声里就到站了,然后下车直奔公司。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的开始了:刷卡、签到、整理资料、开会……

今天不是很忙,开完时候接到通知,由于例行海关盘点及公司业务重组整顿,从下星期一开始到我们有了一周休息的时间。

我回到办公桌前面,掏出手机便接到了周玲玲的短信:“大叔,我要提前预约你哈!哈哈,周末你得陪我逛街去喔!我得给我爸妈买点东西,下周我好回家看我爸妈去!就这么说定了哈,嘻嘻……”

我笑了笑,回了个ok,然后取下眼镜然后轻轻的揉了揉揉眼睛;本想惬意悠闲一下,却听到一个声音从远处响起:“小陈,过来帮我整理一下这个文件。”

“好嘞,来了!”我重新带上眼镜,麻利的跑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