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喵汪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首页 > 资讯

《次元觉醒》第一季之杰斯的游戏///杰斯的游戏 Part 1

发布时间:2019-10-10 09:32:33

次元觉醒小说名叫《次元觉醒》,提供次元觉醒小说书名,次元觉醒小说哪里看。次元觉醒小说次元觉醒节选:Part12006.八,多米尼加,圣多明各夏日的第一缕阳光铺洒在碧蓝的海面,凌波浮过来,层层折折的勾勒出曲折而平…

>>>《次元觉醒》章节目录<<<

《《次元觉醒》第一季之杰斯的游戏///杰斯的游戏 Part 1》精选

次元觉醒小说名字叫做《次元觉醒》,这里提供次元觉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次元觉醒小说精选:Part12006.8,多米尼加,圣多明各夏日的第一缕阳光铺洒在碧蓝的海面,凌波浮过来,层层叠叠的勾勒出曲折而平滑的海岸线。一个孤单的身影躺卧在沙滩上,朝阳斜射过来,可以清楚的看见身体靠向海面一侧闪动的水珠。海鸥盘旋在无垠的海天之间,一声嘶哑的长鸣穿透天际,声波载着重重的忧伤,震动着男人靠向沙滩一边的身体上的层层黄沙,风尘仆仆。这个孤独身影的名字叫做:查尔斯泰勒。他略带挣扎的睁开眼,在时隔61年后,终于再一次见到这里陌生而又…

Part1

2006.8,多米尼加,圣多明各

夏日的第一缕阳光铺洒在碧蓝的海面,凌波浮过来,层层叠叠的勾勒出曲折而平滑的海岸线。一个孤单的身影躺卧在沙滩上,朝阳斜射过来,可以清楚的看见身体靠向海面一侧闪动的水珠。海鸥盘旋在无垠的海天之间,一声嘶哑的长鸣穿透天际,声波载着重重的忧伤,震动着男人靠向沙滩一边的身体上的层层黄沙,风尘仆仆。

这个孤独身影的名字叫做:查尔斯泰勒。他略带挣扎的睁开眼,在时隔61年后,终于再一次见到这里陌生而又熟悉的天空……

2075.9,中国*,成都*

四周漆黑一片,我伸出五指却只能隐约看到似乎有影像晃动,身体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挤压得扭曲起来,十分难受。这里是哪里?我艰难的推开周围限制我行动的那些莫名物品,有些吃力地撑起自己被折叠起来酸疼的身体。我缓慢的站起来,一阵头晕目眩,像是贫血的症状。我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下意识的在黑暗中晃动手臂,手肘触碰到冰冷而结实的墙体。我倾斜着身子扶住墙,耳边传来列车呼啸而过的声音……缓了一会儿,身体的不适逐渐缓和。周围实在是太黑,我不敢把脚底抬离地面,只好贴在上面一点一点摩擦着挪动。我摸索着身前掩埋在黑暗里的未知世界,突然,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我怯怯的把手贴上去,好像是一个把锁。我小心的旋转,往前方探索着轻推,光线如刀锋一般嵌射进来,刺得双眼生疼。我骤然闭起眼睛,将头撇开,条件反射地抬起手想要挡住那锋利的光。我立马把门掩上,心里在一瞬间甚至对这屋里的黑暗产生了一种踏实的依赖感。过了几秒,眼睛的刺痛感逐渐减轻,我再次开启房门,虚起眸子怯怯得窥视门缝外的世界……

这里是一个地铁站,我从那间黑屋子里出来,一面小心翼翼的关上门,一面张望着这里的人。他们各行其是,似乎没有任何人有半点在意我这个入侵者。偶尔有人经过我这里,瞧我一眼,心里就刹的一惊。人走了,便又呼出口气,平息几分。

我叫伊卡洛斯,我需要找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摸一样的人。或许可以这么说,我们原本就是一个人,我现在还不能很清楚的解释这一切……就在几分钟前,我被人带到这个世界,被他们称作“次元”的地方。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个世界平行于我们生存的空间而存在。也就是说,这是另一个完全现实的世界,存在着另一个我,我要找到他,尽管没有任何线索……我被告知,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我尽量平静的从站台通道直径走向出口,沿墙的广告牌中出现各式的字样,不时会提到成都。关于这座城市,在我的记忆里是我幼年居住过的地方……径到出口处的电子扫描仪前,我下意识的摸摸裤袋,没有车票。顿了几秒,我到服务站告诉他们说我的票弄丢了。

“从哪里过来的?”一个中年男人发出沙哑的声音。

“呃……骡马市。”我随口一说。

“3元。”

我将上衣口袋里的钱递给他。我本以为这样所谓的平行世界应当有着相同的生活模式,可我发现他们流露出一种观察的眼神,面露疑惑,伴有警觉……他们拿着我的钞票在那边窃窃私语着什么,时不时的向我瞅一眼,我缓缓点头示意歉意。

少顷,那个中年男人走过来向我索要身份证。我微笑着故作镇定,告诉他我没带在身上。他追问我的来处,我说上海。他听到回答蓦地皱起眉头审视着我,然后转过去跟其他人交谈起来,我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内容,看他们的动作像是在确认什么。

我看见他们像是有了什么交代,分头行事。中年男人再次走过来,他略带严肃地指着我:“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需要确认一下你的身份。”说着,他便伸手过来想要抓住我。我一把推开他,急速两步,越起跳过扫描仪,向出口冲过去,如同一头森林中被驱逐的狼。

我不住的奔跑,掉了魂似的,我很害怕,我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尽管我还不太清楚事情的原委。眼前的景象不规则的抖动,像是电影里晃动的镜头,晕天转地。我急促的呼吸着,像是有什么胶状的东西附在咽喉深处不见光的地方,黏住喉管,呼吸困难。我张乱的回头望寻背后的追兵,快要到通道尽头的时候,我发现保安已经从那里进来,很显然他们已经做好了追捕我的准备。我不得不转进一家快餐店,减小摆幅急速步行,以免招来追击。低着头,心跳得厉害,我觉得自己像个通缉犯,在另一个不知名的世界被人通缉。我甚至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甚至还没有见到一眼这里的天空……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外来者,为了一张车票仓皇而逃。

我需要找到这间快餐店连通室外的出口,我看到一部楼梯,从那里上楼。在踏步上,我听到从餐厅的地铁通道入口传来的喊叫声,大概应该说的是“他在那儿!”之类的。我瞅了那边一眼,看见他们从人群中朝这边过来,对着对讲机喷着我听不懂的术语。我急忙上到一楼,人很多,排队点餐。透过玻璃幕墙,我看到外面的巡警拿着对讲机警觉地巡视着,其中有两个已经拉开门,准备进来。

我随手从身边的青年头上摘下一顶帽子,戴在头上,低下头让帽檐挡住我的脸。他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我已径直走到了门边。和那两名巡警擦肩而过,我感觉到我的手脚有些不由的颤抖……

我刚推开门,身后的保安便叫住了我,我被他的话一惊,背都一下子挺直了起来。他开始缓缓朝这边走过来,有冷汗开始从头皮渗出来,顺着脖颈向下流,像是蚂蚁在蹒跚得爬动,弄得心里直发毛……

我从上衣口袋里抓出大把的钞票,竭力嘶吼:“嘿!”我需要引起尽量多的人的关注。我向空中抛洒手中全部的钱,所有人都聚了过来,唯恐落后,瞬间我就被这迅雷的人流淹没了。人们抢着地上的,天上的钞票,你争我夺,我被生生的簇拥在了人堆的中心。有些人被推倒,压在我的身旁,顺势张开手捞起地上的钞票;有些人捡起钞票看看,嘴里嘀咕几句,又接着投入到争抢的队伍里……周围的保安和巡警都过来疏散人群,我在混乱中将外衣脱下,从人堆里出来,坐上了路边的出租车。

我坐进后座,“开车!”……司机半响都没有作答,直愣愣的盯着抢钱的人群,全然不知我已经坐了进来。我凑上去,拍拍他的肩膀:“你也可以去啊!”

他突然向后缩了一下,缓过神来,有些莫名的看着我……我说:“要不你下去捡钱,我来开车。”

他笑了笑,开始发动车子,问我去哪里?

我一时不知怎么说,便应了句:“春熙路。”

我在窗后探视这渐远的人群,脑子里一片空白,意识怔怔的开始游离…司机打开收音机,川话的龙门阵伴随电波不稳定而特有的“吱吱”声把我刚要脱离的意识一把拽了回来。我恍然记起这里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却有着如此熟悉的景象……我定睛遥看着窗外那些渐渐散去的人群,以及恼怒万分的保安与巡警。看着他们离我渐行渐远,回过头来,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终究没有开口。

我抬头无助的望向前方,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忽然瞧见路旁有“一品天下”的牌坊,某种故地重游的经历感令人一下子恍惚得几近昏倒过去。此景,出租车后座,经过“一品天下”的牌坊……这一切分明就是曾经切身经历过的事情,可是现在我却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我努力地回想,几个月前,几年前,或者更久远一些……

我催促着司机,要求在这里下车,虽然自己也说不上来缘由。我身上已经没有钱再支付车费了,司机与我纠缠了好一阵,最后没有办法,以他的妥协而告终。

下车后,我端望着这里的街巷,似曾相识,又说不上原委。远处跑来一只萨摩耶,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突然像是有幻影窜过脑海,仿佛记得这只萨摩叫波比,我不久前曾蹲下来喂它饼干……也是在这样的街,周围的建筑都有层层叠叠的瓦屋顶……从我身后传来主人唤它的声音:“波比…波比……”

我猛地摇摇头,拍打自己的太阳穴,确定自己在现实之中。集中注意力仔细的听,的确有人唤这萨摩作波比。在这交错的记忆,幻想,现实之中,我开始不太分得清事实的真伪。单纯的随着直觉往波比来的方向移动,找寻我曾喂食的地方……

突然,我的心像是受了猛烈地撞击,如同被针刺穿一般的疼痛,然后便不再跳动。我无法呼吸,卷缩着身体,伸手看见掌心有黑迹迅速扩散。天玄地暗,我开始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站不稳,左摇右晃,眼前一片模糊,四肢渐渐失去知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