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首页 > 资讯

《次元觉醒》第一季之杰斯的游戏///杰斯的游戏 Part 6

发布时间:2019-10-10 09:32:54

夏季季馨儿小说名叫做《次元觉醒》,提供次元觉醒夏季季馨儿小说阅读,次元觉醒夏季季馨儿。次元觉醒小说夏季季馨儿节选:夏季季馨儿领进了饭店。他满头大汗,脸色凝重,偏偏到到的摇晃着往我这边过来。艾瑞莉亚冲过去扶起他,夏季季馨儿…

>>>《次元觉醒》章节目录<<<

《《次元觉醒》第一季之杰斯的游戏///杰斯的游戏 Part 6》精选

夏馨儿小说名字叫做《次元觉醒》,这里提供夏馨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次元觉醒小说精选:Part62006.11,法国,巴黎飞机平稳的降落,皮尔纳整了整衬衫袖口,将西装披在右手前臂,催促泰勒将行李从机箱顶部的箱子里取出来。他们的后排坐着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子,他侧脸望着窗外缓缓移动的跑道,十分平静。阳光穿透玻璃散射成一束束明暗交界的线,照在他的脸上,印出菱角分明的轮廓。在这张硬朗的面孔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立在下巴的正中。皮尔纳和泰勒从机场通道进入到大厅里,更换了飞往华盛顿的登机牌。泰勒随口问道:“为什么不去马尼拉…

Part6

2006.11,法国,巴黎

飞机平稳的降落,皮尔纳整了整衬衫袖口,将西装披在右手前臂,催促泰勒将行李从机箱顶部的箱子里取出来。他们的后排坐着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子,他侧脸望着窗外缓缓移动的跑道,十分平静。阳光穿透玻璃散射成一束束明暗交界的线,照在他的脸上,印出菱角分明的轮廓。在这张硬朗的面孔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立在下巴的正中。

皮尔纳和泰勒从机场通道进入到大厅里,更换了飞往华盛顿的登机牌。泰勒随口问道:“为什么不去马尼拉?非要到巴黎转机。”皮尔纳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又是那副嫌弃的表情。他指了指他头顶上的电子屏幕,里面正在播放时事新闻。菲律宾受强台风“榴莲”影响,包括首都马尼拉在内的多个城市已陷入交通瘫痪,东南亚多国已被禁止进入。

皮尔纳面向泰勒,向身后倒向走着。“实验室里储藏了大量的NPC-46,他们搜完后一定会炸毁那里,那些NPC-46遇到高温会分解释放出HPT-7……”

“别跟我说那些字母,说我能听懂的。”泰勒打断了皮尔纳的话。

皮尔纳两手一摊,“好吧,简单地说就是……“他顿了顿,接着说,“就是生化武器。量大到足以摧毁半个东南亚。”

皮尔纳一边说一边倒退着走,突然,他感到自己像是撞到了什么。他转过头,看到一名空姐用手扶住了他的背。皮尔纳向她道歉,那名空姐友善的回应,然后就走开了。泰勒痴痴的看着空姐的背影,冒出一句:“诶,那女的长得还挺像米菲亚的呢。”

1968.1,英格兰*,曼彻斯特*

雨水连续不断的从天上落下来,如同丝线织成的帘子一般隔在眼前。街区的夜间照明不是很好,灯光灰黄,使得眼前的画面像是年代久远的黑白电影。希尔维亚的同事纷纷过来安抚她,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像是一名年轻的女警官正在见证自己的丈夫惨死在自己跟前。

记者的闪光灯此起彼伏,蓦地,一名记者叫喊起来。“墙上有字!”记者们职业性的迅速聚拢过去,一阵连续的“啪啪”光闪。警察将人群散开,希尔维亚跟在她的同事身后,神志有点恍惚。她无法相信这具尸体是她的丈夫,尽管他们有着相同的面孔。在忽明忽暗的闪错下,墙面若隐若现得浮出鲜红的字样:“SENDMOREMONEY”红色的血流从字迹下沿顺着墙面缓慢的下滑。留下一道道曲折的轨迹,最后融入到地面积攒的雨水中,化开一摊淡淡的红。一个正方的白色纸盒,浸在这流淌的腥水之中。

白色盒子里装有一张电脑磁盘,希尔维亚和同事连夜将磁盘带回了总署。在这个年代,只有高级别的警署里才拥有那时还并未普及的电脑设备。路上,希尔维亚的同事通报了法医的鉴定,这具被害人死于一到三小时前。也就是希尔维亚收到赶往沃尔福德大街的命令前不久,那时她明明是和乔伊在一起的。希尔维亚越发认定这具尸体不是乔伊,无论是从她的情感认知上,还是从她的逻辑判断上。

冬季深夜的大不列颠,空气冰冷的令人窒息。电脑读取白盒里的磁盘,屏幕显示一排五个待输入的格子。“密码?这是要输入密码,然后才能进入?”一个警员不禁叫喊起来。

希尔维亚靠在一旁的桌角,声音有些颤抖:“是杰斯,这是一场游戏。”众人都转过来看着她,“什么意思啊?”

希尔维亚定了定神,解释道:“几年前,我曾逮捕过一个精神病患者,叫做杰斯,他喜欢以这样的方式和警方做游戏,破解他设置的密码,就可以获得他下一个犯案线索。”

“这是为什么?她是疯子么?”有人把语调提的很高。

“是的,他的确是个疯子。不过,是个IQ149的疯子。”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警官说着,从门口那边坐过来,手里拿着一份档案。他是总署里有名的干探,叫做斯特罗本,他皱紧了眉头说道:“杰斯上个月在伦敦越狱了。”

“他想干嘛?斯特罗警官”有人提问。

“他只是想被抓住。”本满脸忧郁的望向窗外,补充道:“对,只是这样而已。”

2075.9,百慕大,纳斯塔尔克

那些侍卫把夏馨儿领进了餐厅。她满头大汗,面色凝重,偏偏倒倒的摇晃着往我们这边过来。艾瑞莉亚冲过去扶起她,夏馨儿如同一张薄纸一样附在艾瑞莉亚的臂膀上,眼神空洞的看不到丝毫内容。

艾瑞莉亚托着夏馨儿向餐桌移动。所有人都不做声的观察着这具瘦弱的身体,我已经大概能够猜到刚才的那声尖叫是来自夏馨儿的。凌智蹦过去把一盘牛排带到夏馨儿身前,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艾瑞莉亚恶狠狠的一个眼神,生生的把凌智给吓退了。手指弹到餐盘的边缘,使得餐盘略微翘起,落下来碰到金属餐桌发出连续的响声,在安静的厅堂里来回的撞击。

过了一会,夏馨儿逐渐恢复了意识,艾瑞莉亚像是个年轻的妈妈在照看自己新生的女儿,替她切好身前的牛排,喂她吃了一点。夏馨儿抬起头不经意的看到她对面的汤姆,脸色骤然惊变,浑身颤抖。她缓缓的抬起手,指向汤姆,发出刺耳的尖叫,降头埋进艾瑞莉亚的怀里不住的打颤。

如果不是夏馨儿这次莫名的举动,我甚至已经忘了屋子里还有汤姆这个人。我们都不明白夏馨儿想表达什么,但这显然和这个穿着干净的小男生有关,并且不会是什么好事。汤姆周围的人都开始小心的移动,渐渐的所有人都与他拉开了距离。“啊……你……他……”夏馨儿一直吱吱呜呜地,整个房间充满了诡异的气氛。

侍卫进来打破了持续的僵持,将我们带出了餐厅。一出门口是一条尺度很大的悠长走道,两边的端头有转角。整个走道形成一个方形的框,围合着一个封闭空间,四周都被金属铁皮样的墙体遮挡,相互放射着凌动的光。我们沿着走道,被一路分别安排到独立的房间。每一件房间有着相同的装饰,和星级酒店的客房差不多。我隐约意识到,似乎当前到了夜晚的时段,我们被安排进行休息。从我的内心深处尽然产生出了一丝的感激。

当天夜里,我躺在床上辗转反则,难以入眠。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然开始确信了所谓次元的概念,至少是确信自己的确是因为与所谓的次元有关,而被卷入到一场无形的漩涡当中。我努力回想着自己的过往,希望能从回忆里寻找到一丝能够解释现今遭遇的信息。事实上,我从记事起便是一名孤儿,关于父母的回忆只有非常模糊的一句话,以及无限拉长的背影。我甚至记不起他们的样子,他们只留给我一句话:“永远不要呆在一个地方。”

我记起我曾经是有一只宠物萨摩耶的,叫做波比。那是我父母留给我的唯一的礼物,它很聪明,也很听话。我们相依为命,奔跑在各个街头,波比会向路边的店铺老板作揖来讨饭吃。这些片段很遥远,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只是觉得印象深刻,便一直这么认为确有此事的。

我发现自己的回忆总是断断续续的,而且平淡无奇。后来我被一家好心的老夫妇收养,我在家的后院里种过一棵不知名的树。一到夏天,就会挂满黑绿色的叶子,我喜欢带着波比到树下乘凉,遮天蔽日的树下总是一片幽香。从树叶间筛下来的星星光点,跳跃地撒在我们的身上。

“嗯……嗯……”我好像是听到门外有喃喃的低吟。我蹑着脚往房门那边移动,声音越来越清楚,像是女孩青涩的**,又带有惧怕的颤抖。我打开门,光线很暗,看到一个女孩缩卷着身体,靠在通道尽头的角落。我想跑过去看看,通过走道的途中,我眼前晃动的影像突然布满血色,我看到不规则的血迹从幕布一样的画面里往外渗。女孩的身体开始幻化,如同一股青烟旋升到天花板上,变成一具无头尸体。白色的衣衫皱烂成碎片,四处飘散,消影在远处的黑色阴影之中。

我喉咙深处有股迅速扩张的气流猛得向我的舌根顶撞。我的腿不受控制的突然瘫软,一下子滑到下去。我使劲的闭眼,用力甩头,瞪大瞳孔再次望向前方,那些幻想一下全都不见了。眼前只剩夏馨儿,她倚靠着墙角,整个背都挺直了,完全没有再可以向后的空间,可双脚还是不停的蹭着地面,恨不得要钻进墙里去。

我来到夏馨儿的身旁,她一下子抓住我的肩膀,扑进我的怀里。有几个人在这个时候也已经打开房门,往这边聚过来。夏馨儿抖着手,有些艰难的抬起来,指向走道的另一端。上官婉站在房间门口,见到夏馨儿指向自己,便回头向身后张望了一下。接着,便是女人撕心裂肺的呐喊。她见到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一具断头尸体靠在墙上,白色的衣衫上全是血迹,蔓延到地面上,向外扩散。金属光泽嵌进血泊,冰冷的让人发颤,就在这暗红的死水里,浸泡着一颗从窍孔里渗出血迹的头颅。我离尸体距离有些远,光线实在太暗,我看不清血泊中的那张脸。侍卫很快就将我们驱逐回到自己的房间,禁止出来。夏馨儿一直不住的抖动,在我们在这些人中,我觉得艾瑞莉亚是和夏馨儿走得最近的人,可是,我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