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精兵强将
首页 > 资讯

《席遥殷修离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10 09:50:47

席遥殷修离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你!席遥殷修离小说叫做《强势锁婚妻子需要乖哦》,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席遥殷修离小说主需要内容:也是那个时候伤了身子,才有了后面一直怀孕不上小孩的旅游舒云。因为不怀孕,刘萍没很少嫌弃他,一直在背后劝纪子烽离异再娶。

>>>《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章节目录<<<

《《席遥殷修离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精选

席遥殷修离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席遥殷修离小说叫做《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席遥殷修离小说主要内容:也是那个时候伤了身子,才有了后面一直怀不上孩子的游舒云。因为不孕,刘萍没少嫌弃她,一直在背后劝纪子烽离婚再娶。

“老公,在干吗?”

听到电话接通了,游舒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那头一声喘息之后,刻意压低嗓子,“我正在开会,完了打给你。”

电话被匆匆挂断。

游舒云站在医院的走廊里,手里握着化验单,看了一遍又一遍,狠狠地掐了下大腿,生疼。

这不是在做梦!

头几年因为伤了身子,怀孕几乎成了奢望,就在她绝望的时候,老天居然送来这么份大礼!

他们期待已久的小宝宝终于来了!

若不是顾虑到肚子里的小生命,游舒云都要欢呼雀跃了。

这下,终于不用为怀不上孩子整天看婆婆刘萍的脸色了,她那阴阳怪气的嘲讽也应该停歇了。最主要,老公纪子烽也不用夹在她和他母亲之间难做。

这一切问题因为怀孕才迎刃而解,游舒云想想,心头发酸。

其实,纪子烽一直都想要个儿子,说自己这些财富来之不易,有了接班人,他才能瞑目。

假如怀的不是儿子,怕又是一番风浪。不管了,反正男女游舒云都喜欢。

她向公司请了假,决定回家等纪子烽,在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医院离家比较近,三分钟的车程。

一进门,刘萍在客厅里看电视,声音开的很大。

游舒云有些意外,这个时间她应该在隔壁打麻将才对。

刘萍见游舒云这个时间点回来,不由一愣。很快就起身笑脸迎,急忙为游舒云摆好拖鞋。

这样的待遇,游舒云从和纪子烽结婚以来,还是第一次享受。

换完拖鞋,刘萍拉住要上楼的游舒云,“妈今天不舒服……”

“要不要去医院?”虽然刘萍平时总是刁钻刻薄了一点,可毕竟是纪子烽的妈妈,游舒云做不到冷漠以对。

“医院就不用去了,家里没菜了,你去买点回来!”刘萍说着,已经跑厨房将菜篮子拎出来,往游舒云怀里一塞。

游舒云抱着菜篮子,去玄关处换鞋。

“纪总,你好厉害……我就是喜欢你……你是我的男神……”

电视声音的间隙,楼上卧室里传来**的调笑,分外清晰。

游舒云浑身一僵,看向刘萍。

刘萍眼底划过一丝慌乱。

游舒云将菜篮子一丢,踩着拖鞋就往楼上冲。

刘萍一把扯住她,“叫你去买菜,还不赶紧去!”

“谁在上面?”游舒云明知故问,潜意识里不愿意相信发出那种声音的会是纪子烽。

“我远房的表侄儿。”刘萍撒谎都不用打草稿。

可惜游舒云不是三岁小孩,她挣开刘萍,疾步朝着楼上奔去。

卧室的门被砰然推开,纪子烽和一个女人赤身裸体的站在梳妆台的镜子前,纪子烽正热烈的沉醉其中,就连门开了都没有回头。

游舒云失控的尖叫一声,气得浑身颤抖。

“舒云……”关键时刻,正在冲锋陷阵的纪子烽顿时偃旗息鼓。

他猛然抽身,虽和女人分开,又似不甘,并没有挪动身子,迷离的眼神游移了许久,才缓缓地聚焦、清明……

后面跟着上来的刘萍,一看二人的姿势,皱着眉头埋怨,“小胡,不是跟你说细节了吗?怎么就不按照我说的做?枕头要垫到下面……”

“刚才太激动……忘了。”被叫做小胡的女孩子,被游舒云撞破并不急于整理自己的衣服,撅着红艳艳的小嘴,不满地对着刘萍直瞪眼。

游舒云听着他们之间刷新三观的交谈,沉痛的步子堪堪退后,掉头朝着楼下跑去。

“舒云,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纪子烽急忙抓起地上的裤子,一条腿刚伸进去,另一条腿弹跳着就要去追游舒云。

“你刚才行不行?我能不能抱孙子?”刘萍一把抓住纪子烽,一本正经的问。

.

《听说你曾深爱我》

uchuhu

.2205.。

.

纵使刘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这么私密的话题,公然说出来,让纪子烽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难堪极了!

他连忙转移话题,“妈,我去把舒云找回来!”

纪子烽已经穿上了裤子,衬衫一披又要往外冲。

刘萍心生不满,抓纪子烽的手更加的用力,“你不准去,我要抱孙子!”

“妈,你别在逼我了行不行?舒云肯定不会原谅我了!”纪子烽无奈地扫过刘萍的脸,叹息了一声,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追出去。

游舒云走在大街上,脑子里都是纪子烽和那个女人忘情媾合的画面……

“纪子烽,你就是个王八蛋!”游舒云愤恨的骂完,霎时,崩溃的泪水流了一脸,“你怎么对得起我和宝宝……”

冰冷的触感从脚下传来的时候,游舒云才发现,脚上的拖鞋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丢了一只。

剩下的那只情侣拖鞋,上面男女依偎的图案此时充满嘲讽。

站在车来车往的中间,游舒云恍然想起,最好的朋友此时不在这个城市,家又在千里之外,她连躲起来的地方都没有。

“舒云!”

纪子烽边跑边追,已经向这边来了。

隔着很远,游舒云都能嗅到纪子烽身上那股子让人作呕的味道。

本就脑子乱做一团的游舒云,这个时候不想看见纪子烽。

情急之下,游舒云钻进路边正起步的一辆车子里,对司机说:“麻烦你快点开车!”

驾驶座上的男人迟疑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发动车子。

纪子烽见游舒云上了一辆陌生的车子,拼命的追着车子拍玻璃,“舒云,快下来,听我跟你解释!”

车窗外纪子烽焦急的面颊,触动了游舒云内心深处复杂的情绪。看的出来,这个男人还是很在乎她的。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和别的女人做那样的事情?

他难道不知道,她在这方面是有洁癖的!

只要一想到纪子烽和那个女人赤身裸体的模样,游舒云的心就像被放在冰里,唯一的那点温情也冷却了下来。

脏了的纪子烽要用她多少泪水才能洗刷干净?

闭上眼睛,泪水便像断了线的珠子,颗颗滚落在她胸前衣服的褶皱里。

“甩掉他,我给你很多钱!”游舒云带着浓重鼻音,傻傻的望着窗外。

车子越来越快,纪子烽的追赶越来越吃力。可是,他仍然不放弃,跟着车子用尽吃奶的力气,“舒云,上陌生人的车子太危险,你快下来,我解释给你听!”

呵呵,所谓的解释,不过是骗人的谎言。

游舒云忘记了,纪子烽的口才一向很好,能力超群,不是这样,怎么能从一无所有奋斗成一个资金几千万的公司老总。

游舒云乘坐的车子看不见了。

纪子烽烦躁的扯开衬衫的扣子,使劲儿踹一旁的灯杆。

从大脚拇指传来骨裂般的疼痛,纪子烽才停止脚上的动作。

在裤子的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抖抖索索的拿出手机,拨下那串熟悉的数字。

“去哪儿?”驾驶座上的男人一直很安静,低沉有力的声音突兀响起。

.

《听说你曾深爱我》

uchuhu

.2205.。

.

游舒云这才想起车上不仅只有自己,她回头,男人一双深邃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她。

她胡乱的抹了几把眼泪,不想被那洞悉一切的眸光刺穿自己的狼狈,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刚才谢谢你!”

“要去哪里?我送你。”男人看看手上的腕表,眉宇之间有几分焦急。

游舒云茫然的摇摇头。

纪子烽拨打了好几次游舒云的手机,终于有人接了,却不是她本人。

“纪总,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小胡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从手机听筒里传来。

纪子烽眉头紧锁,挂断了电话。

他都忘了,游舒云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

纪子烽一阵烦躁,扬手将手机摔在大马路上,一辆车子快速碾压过之后,手机的碎渣残片四溅。

纪子烽往回走的路上,看到了游舒云匆忙中跑丢的那只拖鞋。握在手上,上面仿佛还有游舒云的体温,心间升腾出的烦乱,让他无法发泄。

这个草率的女人,竟然上了其他男人的车!

纪子烽回到家的时候,游舒云放在鞋柜上的包散乱的被丢在地上,周围撒了一地碎纸屑。

“谁翻了舒云的包?”见此情景,火气正旺的纪子烽对着房间里大吼。

“不过一个包而已,我让小胡翻的。”刘萍倒是敢作敢当。

“你怎么能让一个外人翻自己**妇的包!”纪子烽一声大过一声,声声都在质问。

刘萍脖子一硬,也被惹火了,“这个女人是你选的,我可没承认她是我**妇,以后,谁能给我生孙子谁就是我**妇。”

“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舒云,可是,今天你不觉得你做的太过分了?”刘萍一直都不喜欢游舒云,纪子烽是知道的。“她不会回来了!”

平日里,不管大事小情,刘萍总爱刻意跟游舒云对着干,时不时还出言挖苦嘲笑。游舒云百般忍耐,纪子烽都看在眼里。

他这个早早便守寡,一手将他抚养长大的母亲性格乖张,有时候,就连他这个做儿子的都忍受不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谁让她是自己的母亲!一辈子也不容易,纪子烽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游舒云被刁难。

“哼,那个贪财的女人,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你!过几天,你不哄她也就巴巴地回来了。”刘萍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游舒云还没来得及放进鞋柜的高跟鞋,满脸的嫌弃。

“舒云要是像你说的那样,当初就不会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跟着我了。”突然,纪子烽再也看不下去游舒云被肆意污蔑,就想为她辩解。

当初他最落魄的时候,一日三餐都没有着落,游舒云跟着他,饿着肚子在外面帮他找业务拉关系。为了一单生意,喝了吐,吐了喝。

看着游舒云拼命的模样,纪子烽的心在泣血,那个时候,他暗暗发誓,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对这个女人好!

也是那个时候伤了身子,才有了后面一直怀不上孩子的游舒云。因为不孕,刘萍没少嫌弃她,一直在背后劝纪子烽离婚再娶。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