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喵汪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首页 > 资讯

《档案秘史》第7章 档案一:不该存在的13号 6

发布时间:2019-10-11 12:10:52

档案秘史小说名叫《档案秘史》,提供档案秘史小说目录,档案秘史小说全文目录。档案秘史小说档案秘史节选: 很少在外住宿的璃蓝今夜不知道为何竟睡得格外香甜,正在好梦中的他被忽然传来的尖叫声音惊醒,侍他清醒过来时却…

>>>《档案秘史》章节目录<<<

《《档案秘史》第7章 档案一:不该存在的13号 6》精选

档案秘史小说名字叫做《档案秘史》,这里提供档案秘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档案秘史小说精选: 很少在外住宿的璃蓝今夜不晓得为何竟睡得格外香甜,正在好梦中的她被突然传来的尖叫声惊醒,待她清醒过来时却发现同一卧室中的夜梓早已不知去向。根本没有多余的闲心去考虑夜梓那个家伙大晚上跑到哪里去了,璃蓝赶忙穿上自己的衣服冲了出来。 那一声尖叫将睡梦中的学生们全部惊醒,在璃蓝赶到之前已经聚集在事发地。 看着前面那挤成堆的无聊学生们,璃蓝自知想要靠人类的力量挤进去是不大可能的。暗自咬牙,左手在隐在身后。随着手掌的转动…

很少在外住宿的璃蓝今夜不晓得为何竟睡得格外香甜,正在好梦中的她被突然传来的尖叫声惊醒,待她清醒过来时却发现同一卧室中的夜梓早已不知去向。根本没有多余的闲心去考虑夜梓那个家伙大晚上跑到哪里去了,璃蓝赶忙穿上自己的衣服冲了出来。

那一声尖叫将睡梦中的学生们全部惊醒,在璃蓝赶到之前已经聚集在事发地。

看着前面那挤成堆的无聊学生们,璃蓝自知想要靠人类的力量挤进去是不大可能的。暗自咬牙,左手在隐在身后。随着手掌的转动,那五根手指就好似脱离手掌的约束一般,以着自己本身的规律肆意的舞动着,在人们看不见的暗处跳着一种只属于它们的舞蹈,口中也肆意的哼唱着什么。

随着那一下又一下的舞动以及不成调的曲子,原本聚在一起的人群中间莫名出现了一道能容下一人通过的小道。而那些在不知不觉中给璃蓝让道的学生们却仿佛没察觉到般,继续在那儿窃窃私语着。

堂而皇之的从学生间空出的小道走过去,璃蓝不费劲的来到了那间厕所。

在亮盏烛台的照耀之下,里面并不至于太过昏暗。门口有一名跌坐在那儿哭泣的女孩,双肩剧烈的颤抖着,好像轻轻的碰触也会让她崩溃似的。而夜梓,则站在跟女孩相距有些距离的地方,正看着什么。

弥漫着血腥味的空间中突然闯入一股熟悉的气息,夜梓当下便知晓是谁来了。并没有回头去确认,而是抬起手指着那个能贴在墙上的学生轻声说道:“蓝,那个,诅咒吗?”

顺着夜梓手指的方向看去,璃蓝看到这样的一幕。

背部整个同墙壁贴在一起,女孩子的双手无力的垂着,双肩耷拉而下,而头颅则像是失去支柱一般无力的低垂着。

几步走上前去,脚踩在地上有些打滑。地上满是女孩的鲜血,要不是璃蓝事先有所警惕,这一脚踩下去绝对会滑到的。

小心翼翼的踏过地上的鲜血,璃蓝开始认真的看着那个女孩。从女孩的姿势看来,已经失去生命的她是不可能保持站立贴在墙上这一动作的,唯一能解释这个情形的只有……

抬起右手,食指轻轻的在被鲜血染得最深的那处按下去,坚硬的触觉证实了璃蓝的猜测。

女孩的死因很简单,可能是因为夜深了烛光的亮光太暗,又因为这儿太过潮湿地上积起一堆水泽而女孩又没注意。结果深夜起夜的时候,不小心踩到地上的水泽打滑,正巧后仰胸口扎进墙上那未来得及去除的铁钉。

不过那显然比正常水准还要大出许多的铁钉还真是让人在意呢,璃蓝也不管现在是不是深夜,直接询问起寺院里的和尚。

对于这个的解释,较为年轻的僧人都说不清楚,而年岁比较大的却只是很简单的说。那间厕所在几十年前还是一间禅房,后来因为寺院里的一些事不得已便将禅房拆除改为现在的厕所。那个铁钉应该是在拆除以上用来搁置佛像框架的,兴许是拆除部彻底而遗留下来的。因为从未有人提起也没有出过什么意外,所以也寺院里的僧人也就没有特意去理会它。

这样的解释看起来倒也合情合理,不过璃蓝总觉得事情哪里有些不对头,可一时又说不上来。

因为这所谓的意外,原本已经在梦乡中的大家全部清醒了,聚集在正大殿中。气氛格外的凝重,就连老师和这寺院中的僧人,脸色看上去也不大好。

一开始还只有几个胆子比较小的女孩子聚在那儿小声哭泣,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压抑的气氛开始让人撑不住了,开始有些孩子大声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只要来这儿就不会再有诅咒的事吗?为什么还是有人死了,为什么啊!”

“第六个,这个是10班的13号,那么接下来。诅咒,一定是诅咒。”

“我不要,我要回家,我不想呆在这儿,好可怕,我要回家。”

看着已经开始失控的学生们,带队的老师也开始急了。人在焦急的时候大脑总是较为迟钝,还未等这个老师反映过来,不该出口的话已经从口中溢出。

“大师,你们不是说过这次和以前是不一样的吗?只要将你们说过的那种人带过来就可以解决这个什么诅咒吗?为什么……”

没经过大脑的话到了这里,那名老师却停顿住了。她好像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心虚的用眼角偷瞄着璃蓝,在确定她们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儿的时候,那位老师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还好,看来并没有被听到。

看上去目光并未落在老师那处的璃蓝,视线始终没有移开她。自上车到这儿,在她问及有关夜梓看到的那几位应该逝去而却莫名出现在车上的学生的事时,那个学生的反应就让她觉得大有问题。而现在老师这无意间的说漏嘴,更让璃蓝晓得事情并不简单。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再说这些了,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吧,很快事情就会解决的。大家要相信大师,她们绝对可以解决的。”在老师一再的安抚之下,学生们的情绪终于平稳下来。

此时的学生们,不管是被真正诅咒的那15个孩子,还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一同来这儿集训的其他孩子。一个个都面如死灰的站起身乖乖的回到自己的禅房。

事情到现在这个地步,也许老师真的有办法停止一切也说不定。

随着回房的队伍,璃蓝和夜梓也乖乖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进房门璃蓝直接将木门关上,那甩门的动作一气呵成简直跟门同她有仇似的。

才刚将门合上璃蓝便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约莫一小会儿,电话接通了。

“曦,有什么新的消息吗?”

“哇,蓝你是怎么知道我有事要和你说的,这么主动打电话过来啊!”一接通电话便又是一阵絮叨,曦妃这个家伙还真是闲得没事干呢。不过好在已经习惯了好友的性子,璃蓝很不客气的自动屏蔽她无用的话继续问道。

“快说,忙。”

“真是冷淡啊。”不悦的嘟囔一句,听筒那边传来一阵键盘的敲击声,曦妃“恩恩啊啊”发出一阵怪声之后终于开口了:“从别人那儿得到的资料上说道,你们现在集训的那座寺院差不多有百年的历史了。寺院一直都处于半死不活的地步,根本就没多少人去那儿参拜,也不晓得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彻底败落的。这个先就不管了,比较值得你们在意的就是这个寺院差不多在四十年前曾经大翻修过一次,有一些地方据说被改建了,虽然外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不过确实有一些房屋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彻改。还有我今天晚上入侵了D高的信息库,你们猜猜我发现了什么?”

说道这儿曦妃故意卖着关子停了下来,那‘呵呵’的笑声就算不看也知道她现在是怎么个狐狸得瑟样。

“不知道,说吧!”只不过璃蓝不买她的帐。

被忽视了的曦妃只得幽怨的继续说道:“D高已经连续四十年私下给这座寺院转了好几次的账款,而且D高的前两任校长都是这座寺院的僧人。原本这一任也是要从这座寺院找一个的,不过现在当和尚的太少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竟找了个白痴当校长,可惜啊!”

从曦妃那儿得到的信息确实大有用处,璃蓝象征新的同她闲扯几句便挂断电话。

视线在房里肆意的打量着,刚住进这儿的时候,她就觉得同这儿的摆设比起来,墙壁显得太新了。就好像是有人事先知道这儿要入住客人而提早将这儿粉刷一遍,墙壁崭新的让人觉得很不对劲。

走到离自己最近的墙角站着,璃蓝食指的指甲不停地戳着那处。

说道璃蓝的十个指甲,不得不承认,她修剪得非常漂亮。璃蓝的手比较就非常的纤细,在加上后天刻意的保养。

那是一双会让大多数女孩子羡慕的手。

而且她始终觉得,作为人体器官中第二坚硬的东西,不好好利用是会遭天谴的。所以璃蓝的十个指甲除了修剪的非常的漂亮,若是从侧面透着阳光认真的打量。不然发现,她的指甲是呈尖锥形由下而上修剪而成。指甲盖的最末梢薄如蝉翼却不知因为璃蓝平日是怎么保养的却也坚韧无比。这样的手指甲,其锋利程度可想而知。

就是用着异常尖锐的指甲,璃蓝一下一下的剥着那层崭新的石灰墙。很快的,雪白的石灰落下,露出底下被隐藏的秘密。

底下原本的石灰墙透着岁月的痕迹,看上起很脏,颜色都由雪白变成暗黄略显灰色。可就算是这样,璃蓝还是看到上头残留着贴过符纸特有的印记。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对的,璃蓝转过身正想叫夜梓过来确认一下。可是一直跟自己呆在禅房里的夜梓却不见了,不知什么时候她居然一个人跑了出去。

“夜梓?”小声的唤道,没人回答。

可恶,那些家伙该不会等不及现在就要动手了吧!

一想到这个,璃蓝再也坐不住了,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