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喵汪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首页 > 资讯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四章 那两人真是来救我们的吗

发布时间:2019-10-12 09:31:11

沈楚楚小说名叫做《萌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提供沈楚楚是那部小说,沈楚楚是什么小说。萌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沈楚楚节选:沈楚楚方向跪下,泪鼻子一把流,跪着朝沈楚楚方向爬到,嘴巴说着感人肺腑的话语。沈楚楚…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章节目录<<<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四章 那两人真是来救我们的吗》精选

沈楚楚小说名字叫做《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这里提供沈楚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精选: “小姐,沈小姐,沈三小姐,小人就是一时糊涂,小人罪该万死,但小人真的没有要背叛出卖您的意思啊!小姐,请您就小的一命,小的一定做牛做马的回报您!为您马首是瞻啊小姐!”车队领头立刻朝沈楚楚方向跪下,眼泪鼻涕一把流,跪着朝沈楚楚方向爬去,嘴里说着感人肺腑的话。沈楚楚看了眼那华服男子,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要让她选,她定然不会客气,“他的性命在我手上?”“是。”华服男子回道。“你不干预?”“当然!”“好。”沈楚楚笑了笑,看向跪着爬过…

“小姐,沈小姐,沈三小姐,小人就是一时糊涂,小人罪该万死,但小人真的没有要背叛出卖您的意思啊!小姐,请您就小的一命,小的一定做牛做马的回报您!为您马首是瞻啊小姐!”车队领头立刻朝沈楚楚方向跪下,眼泪鼻涕一把流,跪着朝沈楚楚方向爬去,嘴里说着感人肺腑的话。

沈楚楚看了眼那华服男子,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要让她选,她定然不会客气,“他的性命在我手上?”

“是。”华服男子回道。

“你不干预?”

“当然!”

“好。”沈楚楚笑了笑,看向跪着爬过来的领队,缓缓说道:“那我不救。”

领队瞬间僵在原地,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沈楚楚,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女人会这么狠心,见死不救!为什么别人都不用死,而他却要死!

一时间,他的思想都被这些偏激的话充斥着,他疯狂的大叫起来:“你个贱女人!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被抛的野种!你竟敢不救我!我可是沈相派来的!我可是沈相的人,你算个屁!你敢不救我!我要弄死你!弄死你!”领头被气的眼睛发红,他猛地站起身来,疯狂的朝沈楚楚跑来,想要和她同归于尽。

但还未到沈楚楚面前,冬儿一剑就刺中了他的腹部。

“你!”领头直直的伸着手想要抓住沈楚楚,但他越往前,剑刺得越深,血从他口中溢出,一滴滴落在剑身上。

冬儿将剑拔了出来,领头软软的倒在地上,血如破了洞的水袋般流出。

沈楚楚看了眼倒在地上喘息微弱的领队,随后看向一众的护送人员,扬声道:“领队为保护大家与劫匪抵抗,殉身于劫匪手中,我们要永远记住他,知道吗!”沈楚楚眼神冷静,似有谁不听从,他就是第二个领队的意思。

众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领队一阵寒意从脚底心窜上心头,哪里敢反驳,都是点头,“对,领头死在劫匪手中,是为了保护我们而死。”

“你可真狠。”华服男子看着沈楚楚,缓缓评价道,嘴角带着讥笑。

沈楚楚回视他嘲弄的眼神,一字一句回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当然还有您的一份功劳在里面,我可不敢居功!”

华服男子目光冷凝的看着沈楚楚,沈楚楚淡笑从容,不慌不忙。见另一个男子已经把药发完,沈楚楚又笑的热情的与他打招呼道,“多谢啦,帅哥!”明显像是在搭讪。

后者也明显一愣,看了眼沈楚楚那笑得热情洋溢的笑脸,慌忙的转头去看自家的主子。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沈楚楚似丝毫没有发现男子的窘迫般,依然笑着,用看似正经,实则调戏的话语说道。

男子很是尴尬,但自家主子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冷眼冷面的站在一旁。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恭敬的回答道:“在下景年,我家主子……”

“景年!”华服男子突然低喝一声,语气十分不悦。

景年猛地闭了嘴。他竟然差点把主子的性命透露出去,而且还是对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

“景年?这名字好听,挺配你的。礼尚往来,我叫沈楚楚。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见你。”见他被训斥,沈楚楚也不让他为难,稍稍说了两句就闭了嘴。

劫匪灰溜溜的走了,随从都被放了,毒也解了,一行人整装待发。

沈楚楚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珠忽的一转,高声道:“景年,日后一定要再见哦!”

声音远去,他们并未回头,沈楚楚勾唇看着两人,待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林间,就钻进马车。马车缓缓前行,平静而又安稳,似乎刚刚的闹剧不曾发生过。

望着她们的一行人缓缓远行,景年经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主子,您为何还要帮沈三小姐?”

一开始他们不知道被劫匪劫住的是谁,但却不想竟是相府的人。他本以为主子会袖手旁观,却没想到主子饶了一大圈子还是帮了沈楚楚。

男子督了他一眼,眼神有些不善,话语更不客气,“她死在这里,岂不是太无趣了?”

他又看了眼景年,挑眉道:“怎么突然关心起她的事了?莫不是人家和你说两句话就把你迷住了?”

“没有!请主子明鉴!”景年立刻低下头,一时间气氛有些紧张压抑,他亦不敢大声喘气。

“呵。”突然,男子冷笑一声,“那女子心狠手辣,除了长的好看点也就一无是处了,我想你的眼光不会那么差的。况且……”

说道这里,男子停下了,他才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算了,不说了。等会你派两个人护送她们进京。”

景年听到这里微微有些诧异,却还是点点头。华服男子微微一夹马腹,风从耳边呼呼掠过,扬起鬓旁的发。他的唇边扬起一抹凉薄的笑意,沈楚楚,我在京城等着你。

马车上,冬儿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直到沈楚楚开口:“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冬儿看了看沈楚楚,有些抑郁,缓缓开口道:“小姐,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京城真的那么可怕吗?”

“啊哈。”沈楚楚一愣,随即大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才解释道:“刚才那番话是装叉用的,吓唬吓唬那人的,你不要相信啊!强盗窝怎么会比京城那富庶之地好呢?京城有好吃的好玩的,强盗窝里除了强盗还有什么?还要天天想着怎么劫财,怎么逃避官兵,好个屁啊!”

“……”冬儿缄默,过了良久才闷闷不乐,语气中带了点悲凉的说道:“既然强盗窝不好,那小姐为什么要把我推给那群人。”

沈楚楚不答话,却变戏法似的从车垫下变出了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一边打开一边回答冬儿道:“冬儿,有一句话道:虎落平阳被犬欺,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你都成鸡犬了,你说我还能拽什么?难不成看着你成为烧鸡?”

“……”冬儿一阵无语,满额都是黑线,这都是什么比喻?但她相信沈楚楚一定当时是无可奈何才会那样说的。沈楚楚从不绝情寡义之人,相反,她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只是,冬儿回想起那时的情形,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小姐,那两人真是来救我们的吗?”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