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喵汪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首页 > 资讯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七章 要被吃穷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09:31:14

沈楚楚小说名叫《萌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提供沈楚楚小说目录,沈楚楚小说全文目录。萌王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最好小说沈楚楚节选:沈楚楚轻轻应下册,表情淡淡,脸毫无厉色或哀愁。大夫人细细观察着沈楚楚的表情,见他神…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章节目录<<<

《《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第七章 要被吃穷了》精选

沈楚楚小说名字叫做《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这里提供沈楚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萌妃休夫:王爷,休书请拿好小说精选: “是。”沈楚楚轻轻应下,表情淡淡,脸上毫无厉色或哀愁。大夫人细细观察着沈楚楚的表情,见她神色并不两样,轻轻勾了勾唇,放心的笑了笑。虽然沈楚楚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喑世事,与世无争,但至少对相府没有恨意,对生母没有感情。不过也是,能被接回相府是她莫大的荣幸,要是还有不满,可真是忘恩负义了!“听说你带回来了一条大狗还有一个武功挺不错的丫鬟?”“对。”沈楚楚点头回答,“那大狗我养了三五年了,性情温顺,稍通人性,不会伤人的,大家不用担…

“是。”沈楚楚轻轻应下,表情淡淡,脸上毫无厉色或哀愁。

大夫人细细观察着沈楚楚的表情,见她神色并不两样,轻轻勾了勾唇,放心的笑了笑。虽然沈楚楚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喑世事,与世无争,但至少对相府没有恨意,对生母没有感情。不过也是,能被接回相府是她莫大的荣幸,要是还有不满,可真是忘恩负义了!

“听说你带回来了一条大狗还有一个武功挺不错的丫鬟?”

“对。”沈楚楚点头回答,“那大狗我养了三五年了,性情温顺,稍通人性,不会伤人的,大家不用担心。而那丫鬟,已伺候我多年,我也习惯了。”沈楚楚说到这里抬起头,眼底带了些凄凉的看着大夫人,“我们两个弱女子在外面,总是要有一人有些本事的,我没本事,也只能找个有本事的丫鬟了。”

“也是,你在外面能有个人照应总是好的,那狗虽然有些不符规矩,但楚楚既然舍不得,那便留下吧。”随后大夫人笑着给沈楚楚介绍人,“二夫人你已经认识了,这是林姨娘、刘姨娘……”

沈楚楚看了看她们,整个屋子,除了大夫人和她身边的那个老仆,沈楚楚其余的都不认识,点头像她们示意算是打招呼。

“这秋老虎吧还厉害的不行,大夫人说了这么久,我坐着都觉得累,三小姐一直站着,不要累坏了她呢!”二夫人手里捏着丝绸手绢,神情懒散娇气的不行,一脸不耐烦。

大夫人看向她,脸色变了三变,最终还是强忍着怒气开口道:“你长途跋涉,应该也累了,就早些回去歇着吧,等老爷回来了再去拜见你父亲。”

“是。”沈楚楚应声退下。沈楚楚还未退,二夫人就率先起身走了,可见她在府中很得宠。

外面冬儿等在那里,贼头贼脑的观察着相府的情况,见沈楚楚出来,立刻跑上前去问道:“小姐,没事吧?她们没为难你吧”

沈楚楚笑着说道,“放心。”

冬儿点点头,一颗心放了下来,“那就好。”

有个丫鬟上前领沈楚楚前往她所住的院子,两人来到院子。是一座幽静的小院,前院是一片宽阔的平地与一个小小的花园庭院。后院简洁开阔的房屋,走进大厅,两间开的大厅很是宽敞,里面物品齐全,四角各有盆栽。看起来这大夫人倒没苛待她,看来她刚刚的表现倒让她放心了。

进入后厅,往东西各有一大一小两间内厅用于休息,格局分明,看上去明朗宽阔。

沈楚楚和冬儿选了东边的房,进了屋子,冬儿打开带来的行李,就开始整理屋子。很快,本来简洁的屋子就放上了平日里的东西与小玩意儿,显得拥挤和温馨,不复刚刚的清冷。

冬儿看着整理完的屋子,异常满足,高兴的对沈楚楚说道:“小姐,好看吧?”

沈楚楚停下手上的工作,瞧了眼冬儿的作品,郑重的点点头,“好看,在净心庵你放这么多东西乱如草窝,在这儿终于成了人住的了。”

冬儿撅嘴哼了一声,转头不理沈楚楚,看到一直坐在桌子旁边,不声不响的小灰。弯下腰,从包袱里拿出一块牛肉干给小灰道:“来小灰,姐姐赏你一块肉干。”

小灰张嘴迫不及待的从冬儿手上咬下肉干,囫囵吞枣的嚼着吞进肚里,吃完后继续看着冬儿,眼神恳求真挚。

“真是个小猪,怎么都喂不饱!”冬儿皱着鼻子哼一声。

沈楚楚将衣服整理好,转身走过来,在冬儿头上敲了一下,“是啊,养了两个小猪,以后我都要被吃穷了。”

冬儿捂着头,不悦道:“我才不是小猪呢!我吃的很少的!”

沈楚楚坐在凳子上,摸了摸小灰的头,“唔,是吗?我怎么看不出呢?小灰灰,你觉得冬儿姐姐吃的多吗?”

“嗷!”小灰立刻叫了一声,迫不及待,似乎有种报复的感觉。

冬儿气的怒哼一声,“小姐又开始欺负人了!”

沈楚楚抿唇笑着,却听外面有人敲门。

“三小姐,杨将军来了。”一个小丫鬟低头进来禀报。

沈楚楚眸子动了动,随后应道:“好,知道了,你先在前厅招呼好将军。”

丫鬟无声退下,冬儿看向沈楚楚好奇问道:“小姐,是你那个舅舅?”

“应该是。”沈楚楚回了一声,心里头也不知什么感觉,尴尬?陌生?感激?亲近?沈楚楚也分不清楚。

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在过去的几年中,寥寥的十几封书信让他们有了一些了解,但仍然抵不过那第一次要见面的尴尬。

京中的血脉至亲中,只有他一人记得沈楚楚,为沈楚楚在京城撑起一片天地,让沈楚楚能安然的回来。

“小姐,我也想去。”冬儿贼头贼脑,笑得贱兮兮,“我就在帘子后面看看,不打扰。”

沈楚楚瞧她一眼,否决道:“不行,你要影响我发挥了怎么办?”

冬儿不以为意,“小姐你又要发挥什么啊。你能收敛一点才好呢!在信里把你那舅舅说的哑口无言,就差调戏了。”

沈楚楚汗颜,她十岁在静心庵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份信问她是否安好,来信者说是她舅舅。沈楚楚这人一向比较谨慎,还以为是一种新型诈骗。

她嘲笑骗子的手段低劣,又觉得写信这东西挺新鲜,来了兴致。在信送到不到半刻,她就洋洋洒洒写了一篇回信,里面充满了调戏的戏谑与对骗子的不齿,还把她在净心庵做的那些‘好事’写了一些,以表示她很好,她也很不好骗。

而之后那人的回信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以及对她长大了、知道警惕的欣慰,同时还批评教育了她在净心庵的所作所为。最后和她说了她母亲杨氏逝世的消息。而这时,沈楚楚才相信,她真有一个舅舅。

这时,深藏在心底的那个漂亮的女子再次被翻出,以及为了保护刚出生的自己所做的一切,她也是她这次回京的主要目的。

沈楚楚轻轻笑了笑,“好吧,就满足你的愿望了,不知道我那舅舅长的什么模样,总觉得他说话特啰嗦,真不像是个将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