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喵汪 一撩成瘾 忘记你我做不到 城镇  撩完老子就想跑? 予心向君不自知
交换美娇妻 城镇医生 换妻游戏 鄙夏 予心向君 娇妻 
首页 > 资讯

《灵异降头师》第一章:照片降头与梦魇(一)

发布时间:2019-10-12 12:10:08

诡异降头师小说名叫做《诡异降头师》,提供诡异降头师小说,诡异降头师小说名。诡异降头师小说诡异降头师节选:对降头术的称呼有很多,每一个地方都有不同的名。在我国大多数人愿意叫做茅山教法术或者茅山术。而在国外如…

>>>《灵异降头师》章节目录<<<

《《灵异降头师》第一章:照片降头与梦魇(一)》精选

灵异降头师小说名字叫做《灵异降头师》,这里提供灵异降头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灵异降头师小说精选:对降头术的称呼有很多,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名字。在中国大多数人愿意叫做茅山教法术或者茅山术。而在国外如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地就叫做降头术,当然在西方国家也称为黑巫术。但是不管各地的名字叫法有何不同,总离不开,下降害人,招魂驱鬼。现在非常流行的养古曼童,也就是养小鬼就是众多降头术中的一种。降头这两个字中“降”是指施法的所用法术或药蛊手段;“头”指被施法的个体,并包含了对被施法个体的“个体联系把握”(如被施法者的生辰八字,五行…

对降头术的称呼有很多,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名字。在中国大多数人愿意叫做茅山教法术或者茅山术。而在国外如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地就叫做降头术,当然在西方国家也称为黑巫术。

但是不管各地的名字叫法有何不同,总离不开,下降害人,招魂驱鬼。现在非常流行的养古曼童,也就是养小鬼就是众多降头术中的一种。

降头这两个字中“降”是指施法的所用法术或药蛊手段;“头”指被施法的个体,并包含了对被施法个体的“个体联系把握”(如被施法者的生辰八字,五行命理,姓名,所在地点,常用物品,身体部分关联物如毛发指甲等)。

只要是有了想要加害的人的信息和东西,就可以下降头术了。当然降头术里害人还不是最狠的,最狠的就是控制,不仅仅控制活人,还包括尸体!

我能够接触到降头这一类的法术完全是意外,但是正是这意外才改变了我整个人生的轨迹,从此踏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我最早接触降头,还是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也是因为这次经历,我才对降头术如此的感兴趣以致于后来经历了一件又一件诡异而恐怖的事。

我家庭状况还算不错,自己又肯学习,一直认为只有好好学习才能更有发展。

所以从上高中开始,我的成绩经常就是班级第一。无论是课堂还是家长会,都经常受到表扬。

直到高三那年临近高考,我遇到了一件事情。

学校是省里排名第一的重点高中,每年都会有几个保送到北京,清华这样高等学府的名额。而我恰恰是最有希望的那一个。

这是临近高考的第一个摸底考试,学校也会根据这次考试选出保送生,而我和坐在后桌的同学李玉都是最有希望。

李玉是班级班长同时也是我学习上上的对手,私下里我们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超然,明天带张一寸照片,把通讯录填一下,咱们班每个同学都要填,这样方便以后咱们联系。”班长李玉在后面拍拍我说道。

“还是你小子想的周到啊,是啊,以后都上大学了再见面的机会也少了,是该留本通讯录。”我一直打心眼里佩服我们班班长,一个男生心思却很细腻。

“还好啦,摸底准备怎么样了,能不能被保送上北大啊,我哥就是北大的,他说京城特别繁华,真想去看看啊。”我知道他说的哥哥是比大两岁的姑姑家的表哥,也是我们高中的,后来成绩优异被保送的。

“这个可不好说啊,有你在,我哪有把握啊。”我笑了笑说道。

“好,上课吧,明天记得带照片啊!”上课之前班长又强调了一遍。

我从来没想过,一张一寸照片以及留在通讯录上的生日会对以后的产生如此大的影响,我一生的命运都因此而改变了。

摸底考试的前一天晚上,做完模拟题,就准备早点休息了,为第二天的考试养精蓄锐。但是这一夜,竟然这么长。

把灯熄了,刚刚躺在床上,一股烦躁感就涌上心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心想可能是压力太大了吧,换了几个姿势,最后仰面入睡。

半睡半醒间,我感觉耳边有人在吹气,不断地吹,有点冷,这种冷的感觉就好像整个人都泡在冰水里一样。

我想翻个身,突然间,我意识到,我竟然动不了了,就好像武侠小说中被人点了穴一样。

又好像在水里溺水了一样,我非常的害怕,我拼命的想挣扎,想喊出声,却根本做不到。耳边的风,却吹,越大。我整个人就仿佛掉进了冰窟里一样。

让我想起了,以前看恐怖故事时,读到的鬼压床。

难道鬼压床竟然是真的,这可怎么办。这个时候我的意识是非常清醒的,大脑对身体下达的指令却全部失效,就如同电脑死机一样。

我能够感觉得到,我脖子上冷汗流了下来,在脖子上划过的时候很痒。而这个时候我想叫,叫醒我的爸爸妈妈,但是喉咙里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慢慢的,我的灵魂也像出了窍,可以清晰的看到身边的黑暗。我的眼睛却是闭着的,我能看见天花板。我想看的更仔细一些。

恐惧涌上了心头,天花板上有一团黑色的影子,黑黑的带着人的形状,一动也不动。却又像是在紧紧地盯着我。

黑黑的影子,却又和身边的黑暗格格不入,它是那样的明显。我和他互相对视着,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的头越来越昏沉,好像睡过去,但我知道那不是睡过去。我也不敢入睡,因为只要一睡,恐怕我就再也醒不来了。

我要动,我要喊出声来,这种感觉下给人的是无知,无助的恐惧。我却被死死的压着。我想稍稍动下手指的指尖,但是感到的却是僵硬无比。

就仿佛身边的一切都是光明,唯有自己处在黑暗之中,非常的无助。

渐渐的,我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一切都在往下沉。下沉的尽头就是黑暗的深渊,我听到了流水的声音,我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吼叫!

那是一种蛊惑人心的声音,

我感觉很累很疲惫,也许,就这样睡过去也是不错的,毕竟我太累了,我需要解脱。睡吧,我累了,真的累了。地狱的门就在我的眼前,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进去。

“吽班扎尔萨垛哄,吽班扎尔萨垛哄”耳边响起了不知名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快。这是死神的召唤吗?

我的人生还没有正式开始,就要走向结束吗?

竟然如此的悲哀。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响,渐渐地我听出来,这是个女人的声音。我很想笑,原来死神竟然是女的。

声音越来来越大,越来越响,我开始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我仿佛在哪里听过,却好像隔着一个世纪那样冗长。

我感受到了温暖,是召唤的感觉,我身边的一切都不在冰冷的了。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床褥被汗水打的浸湿。浑身上下都是疲惫。

第二天考了一天的试,我知道保送没希望了。坐在考场里,大脑总是空白的。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担心怎么跟家里交代。

“爸妈。”我回来了。

“儿子,快过来,见过你七姑。”我妈妈端着菜从厨房出来。

“七姑好。”我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姑姑,可能是远房亲戚吧,考试的失利,让我打不起精神来,也就没有太在意。

“老妈,考试考砸了。”我想了想,还是不要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吧,因为我不想爸妈跟着担心。

“大侄子,这么多年不见长这么大了。”七姑长得很和善,说话的时候给人一种亲切感。我正想回屋看会书,可是七姑却开口了“考的不好,是因为昨晚没休息好吧。”

我下意识地还要开房门,突然浑身像过电一样。她怎么知道。这声音很熟悉,难道是昨晚的声音是她,这不可能吧。

“七姑你怎么知道的?”我赶紧回问。

“儿子,,你可得好好谢谢你七姑啊,昨晚要不是她,你。。。”

老妈一紧张竟然说不出话来。老妈这一说,给我也吓啦一跳,我一下子就蒙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吃饭,吃完了晚饭,去你七姑那住几天,调养下身子,高考复习太累了,咱也得适当休息。”老妈话锋一转。

后来我才知道,老妈是不想吓着我。

“嗯,好。”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是不愿意的,但经过昨晚的事情,我也害怕了,我很想知道究竟。而这个想必与七姑有关她一定知道什么。

晚上吃完饭,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和复习用的书,就跟七姑走了。

七姑住在乡下的县城了,好在离的并不远。一路上心里很忐忑,问七姑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七姑也不回答,只是笑笑“你这孩子,跟你爹一个德行,到家了再跟你说”。

夜都黑透了,才到了七姑家。房子修的很漂亮,家里家具也很典雅,透着一股书香门第的范。

厅堂里供着一尊神像,只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谁的神像。但也只是笑笑,心想真是乡下,迷信得很。可是想想,心里就发毛了。如果没有鬼神,那昨晚的事,又算什么呢。

七姑领着来到了后屋,宅子很大,有好几间屋子。七姑让我先去洗洗手,跟她到了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和其它房间并不太一样,古朴的房门上雕刻着很多人物形象,或怒目,或踏云飞翔,或手拿兵器。本来没什么特殊的形象,此时却给人一种烦躁的感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