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房子穿古代 第3章 金手指的使用方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带着房子穿古代小说简介

《带着房子穿古代》是作者妙龄童ann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咬一口,苹果光滑如初;再咬一口,苹果依然纹丝不动。宋韵选择放弃了,没办法碎碎念地想:灵魂就不配吃苹果了吗?怎么还搞岐视呢?吃了几个月没滋没味儿奶水的宋筠,没办法恋恋不舍地放下自己了手里的苹果。但是苹果不能够吃,总结归纳重新整理一下房子里的东西但是要做的:不管怎么说确定吃了几个月没滋没味儿奶水的宋筠,只能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手里的苹果。。...

带着房子穿古代小说-第3章 金手指的使用方法全文阅读

咬一口,苹果光洁如初;再咬一口,苹果依然纹丝不动。宋韵放弃了,只能碎碎念地想:灵魂就不配吃苹果了吗?怎么还搞歧视呢?

吃了几个月没滋没味儿奶水的宋筠,只能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手里的苹果。

虽然苹果不能吃,归纳整理一下房子里的东西还是要做的:好歹确认一下什么能用来自保,什么能改善生活质量。

先从卧室开始吧。

宋韵飘飘晃晃进了卧室,打开衣柜。衣柜里的衣服绝大多数都不能穿出去了,倒是冬天的几件大衣、羽绒服、毛衣等,可以尝试着改一改。

还有两套床单被罩,布又大又结实,花色也很复古。嗯,就是上海某品牌的国民床单,自带大牡丹花。

这花色,想必宋老太太很喜欢吧,穿越的这段时间,宋筠已经发现了,老太太几乎把全家女眷的花布份额都征用了,那叫一个“富贵堂皇”啊。

若不是宋茹和沈氏的衣裳布料看着也不错,她真的以为老太太是个刻薄人儿了。

这种花色,放古代不算太奇怪,就是这个印花,能不能在古代找到类似的印花方式,以防宋韵掉马,这还是个问题。

梳妆台上的护肤品化妆品拼拼凑凑有三套左右,她手头紧张,又背着债,没有买美妆的爱好。只是为了凑折扣,在双十一多买了一些,如今倒是派上用场了。

据说古代的很多美妆产品是加铅粉的,自家这点存货,虽然不够用一辈子,但是给她些缓冲时间,让她想办法找到健康一点的护肤品,或是想办法自制,还是有可能的。

卫生间虽然小,却堆了不少东西:

约有10kg左右的洗衣液、五瓶洗发膏、一打牙膏牙刷,还有五六盒香皂,都是双十一买的。好在古代的洗漱用品虽然没这么好,却也不错,最起码沈氏他们地身上还是很干净的,也没有异味。

确认完生活必需品,宋韵又飘着去了厨房,开始清点最重要的东西——食物。她对食物有种迷恋,宁愿不买衣服,也要塞满吃的,仿佛这样就有了生活的底气。

如今看来,太明智了,虽然看宋家的家境,不像是会缺食物的人家,但是古代任意一场天灾人祸都能让富户变乞丐,到时候,空间里的食物就派上用场了。

即使运气好,碰不上天灾人祸,冰箱里也有很多古代吃不到的东西,解解馋还是够的。

冰箱冷冻室里冻满了猪肉牛肉鸡肉,还有几包虾仁和各种鱼类。冷藏室里的食物就更杂了,水果蔬菜蛋奶,各种酱料咸菜泡菜,还有一些速食产品。

最重要的是,有穿越必备的土豆、玉米、红薯。

还没等宋韵继续清点东西,就听到朦朦胧胧的声音传来:

“大姐儿这是怎么了?病了?”

是宋老太太的声音,宋韵急忙把纷乱的思绪拨开,在意识转换的那一刹那,她突然想到,大半夜的,老太太不是睡觉了吗?

宋韵重新回到婴儿的身体里,用胖手揉了揉眼睛,假装自己刚刚睡醒。

宋老太太看懂了宋韵想传达的意思,嘴里嘟囔着:

“这丫头,睡得也太沉了,可别养成个懒姑娘,嫁都嫁不出去。从来都是养儿子好,这不,从小就能看出来,箴哥儿小时候可没这么懒。”

宋韵腹诽,老太太你还两副面孔呢,当初是谁说的“箴哥儿,祖母当年为了照顾你,腰都要累断了,我带大了你爹你姑姑,可没一个像你这么不省心,以后你可要好好孝顺祖母啊。”

瞅瞅,活泼能动的,她说人家累断她腰了;不活泼的,就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这是欺负她不敢说话吗?

宋老太太那一嗓子,把宋韵喊了回来,也把去书房给宋念他们送汤的沈氏喊了过来。

她和夫君只这一个女儿,又因为生产伤了身子,再难有孕,自然是把最后一个孩子和唯一的女儿看得很重。

沈氏快步跨过门槛,走进来先和婆母问好,才轻柔地用手去触碰宋韵的额头,然后又把她抱起来,去探她颈后是否发热。

整个流程做完,如行云流水,别说宋韵没反应过来,宋老太太也呆愣了一会,才告知了儿媳妇实情:

“本想来找你拿点药的,却看这丫头把被子全卷身底下了,推也推不醒,我还以为她被冻病了。”

沈氏放下心来,把女儿重新放回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才对婆母说道:

“刚探了她额头,没发烧,应该就是睡迷糊了。娘是哪里不舒服吗?”

宋老太太锤了锤肩膀,有些难受地说:

“大概是低头做针线做久了,总觉得肩膀酸痛。亲家母不是给你寄了些药膏子吗?我拿去用用。”

沈氏让青麦去柜子里拿药,又对婆母说:

“娘,您先用着,今儿太晚了,明日我去给您捏捏肩。”

宋老太太应了声,拿着药回去了。

沈氏对青麦的疏忽是很不满的,待婆婆走了,低声训道:

“让你看着小姐,你看哪里去了?你要是连这个活都做不好,趁早回家嫁人去,我把你妹妹换过来伺候,说不定你爹娘还觉得在县里住了几年的你能多要些彩礼呢。”

这简直是青麦的死穴了,当年她爹娘卖她的时候,就说过让她攒够了钱赎身,等着他们给她找个好人家。

这话,鬼都不信,她也从来都是敷衍过去,并不回应,但沈氏若是有这个想法,她就危险了。

被训了一顿,青麦脑子里的弦就绷紧了,急急忙忙要给宋筠整理被子。

宋韵经常被青麦照顾,也知道她对自己有些敷衍,只是对一个有着成年人灵魂的婴儿来说,看顾她的人不够细心,反而是件好事儿。

于是,宋韵哼哼了几声,把沈氏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沈氏也顾不得教训丫鬟了,让她去替宋策、宋箴铺床,她则是留下来哄宋韵入睡。

有了空间,有了底气,宋韵虽然心情有些激动,到底是放松了很多,迷迷糊糊也就睡着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