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药 卧槽!这是什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我药小说简介

《我药》是作者我就要吃西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我本我以为我会像大都数人像,苦乐忧伤相伴左右的过完此生。可谁又能想起会突然发生那样的事情。什么?我能拯救他们世界?哪儿来的神经病,我要回去了,别去烦我了!大哥!一会儿都追不上二路汽车了都。没功夫跟你在这儿瞎耗,回见。说着我头也不回的上了公交车。嘴里还碎什么?我能拯救世界?哪儿来的神经病,我要回家了,别来烦我了!大哥!一会儿都赶不上二路汽车了都。没功夫跟你在这儿瞎耗,回见。说完我头也不回的上了公交车。嘴里还碎碎念,真是晦气,怎么碰上这么个弱智,还说什么我能拯救世界,什么年代了都,我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还拯救世界?谁来救一下我啊,说着说着,车到站了,下了车回到家一开门,看着一眼就能看到头的单身公寓,又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人这一辈子,见那么多人,总会碰上那么几个脑子不灵光的,想我刘莽二十二岁,一事无成,高中都没毕业就出来混,混到今时今日,钱没有,女朋友也没有,一想到这儿不免又叹了口气,心里凉的很,肚子又很不应景的咕咕咕的叫了。算了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心凉了不能让肚子跟着一块儿凉了,还是去吃碗拉面暖暖胃吧。。...

我药小说-卧槽!这是什么。全文阅读

我本以为我会像大多数人一样,苦乐哀愁相伴的过完此生。可谁又能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什么?我能拯救世界?哪儿来的神经病,我要回家了,别来烦我了!大哥!一会儿都赶不上二路汽车了都。没功夫跟你在这儿瞎耗,回见。说完我头也不回的上了公交车。嘴里还碎碎念,真是晦气,怎么碰上这么个弱智,还说什么我能拯救世界,什么年代了都,我连自己都拯救不了,还拯救世界?谁来救一下我啊,说着说着,车到站了,下了车回到家一开门,看着一眼就能看到头的单身公寓,又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人这一辈子,见那么多人,总会碰上那么几个脑子不灵光的,想我刘莽二十二岁,一事无成,高中都没毕业就出来混,混到今时今日,钱没有,女朋友也没有,一想到这儿不免又叹了口气,心里凉的很,肚子又很不应景的咕咕咕的叫了。算了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心凉了不能让肚子跟着一块儿凉了,还是去吃碗拉面暖暖胃吧。

我租住的单身公寓楼下就有一家拉面馆儿,嘿,,您猜怎么着,那叫一个地道!吃完拉面看了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半了,得,,遛遛食儿十二点回去睡觉。

看着马路上车来车往,奔流不息,不禁点上一颗小白,这么晚了还是有那么多人在努力。我也得加把劲儿了,争取明年也买辆车,给家里人争口气。想到这儿不免斗志昂扬,精神十足。深吸口烟,看向街对面高楼不禁数了起来,一层二层三层。。。。。。五十二层,五,,,,我看到了什么,卧槽!有人在天台打架!卧槽那一坨白光是什么,卧槽!那一坨白光从楼顶掉下冲我来了,淦,什么路子,干嘛殃及我啊。眼看我就来不及躲闪了,一道红光挡在了我面前,真当我准备仔细看看这道红光又是什么玩意儿的时候,一阵粗犷的男声从上方传来,少年,缘分呐有见面了,等我收拾完这坨垃圾,就来找你!哈哈哈哈。这声儿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啊?擦,大哥!这TMD五十三层楼啊!你就这么的跳下来了?!不等我说完他就追上了那一坨白光,到现在我才看清楚那一坨白光是个什么东西,是个人!我大惊失色,不对,是有个人形,但并不是人!只见那个男人飞身一把抱住那个人形白光,一个抱摔,把那个人形白光摔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一套组合拳。卧槽!他的手怎么会散发着跟刚刚挡在我面前的一样红色的光。那道红光是啥?刚刚事情发生太快,有点儿没看清,等我现在清醒过来,定睛一看,卧槽!这nm是一条成年杜宾犬。不等我仔细看完。那边男人喊了一声老杜快来,这条杜宾就过去了!又是嗖的一下过去了,这也太快了吧,先是一个男人从五十几楼跳下来毫发无伤,现在又来一条狗跑的跟飞一样。目光顺着狗看向男人那一边,只见他把那一坨形白光,用他那双发着红光的手,折叠折叠折叠,揉搓揉搓揉搓,弄成了一颗发着白光的药丸!然后再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玻璃瓶,把那个发光的药丸放了进去。完事儿之后又放回了口袋里。朝我走了过来。

谢谢大哥救命之恩,小弟无以为报。奈何囊中羞涩,无力报答大哥,不等我说完,大哥便打断了我的话,挥了挥手,说道:小兄弟突然这么说话,大哥有点不适应啊,还是高冷些好。我知道,这是大哥在内涵我刚刚下班的时候那样子对他。我连忙解释说,大哥像你那样说,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是我那样的反应的。“没事儿,没事儿大哥逗你玩儿呢”哈哈哈哈,要不咱俩聊聊?我也好奇刚刚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便答应的下来。“我的工作室离这儿不远去我的工作室吧,在这儿聊不方便。”成!都听大哥的,一路无话。

跟着大哥走了十几分钟,我们来到了一间厂房门岗,门岗哪儿有位老大爷给我们开了门,穿过两边种满绿植的院子我们来到厂房。大哥给我介绍到:我们这间厂房是组织配的,之前是一家钣金厂。然后组织出钱给我们改造了一下,一楼是一些训练器材,和会议室,二楼是卧室和医疗室,三楼是我们特殊的兄弟住的地方。先跟我去会议室吧,他们还没回来等下我再给你一一介绍。说完我就跟着大哥进了会议室。地方不大但是很整洁,大哥给我倒了杯水,然后我们就坐了下来。

坐下来之后我就问大哥,刚刚那个白光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攻击我?“刚刚那些东西啊,那可说来话长了,你知道五年前那个新闻吗?就是报道地陷的那个”我说我知道啊,全世界都有了一共有好几千个。然后专家想测一测多深,后面也没个结果。“对,就是那些洞。我们称它为星洞,刚刚那个白色发光的东西就是星洞里面出来的东西那个白色的东西我们称为是垃圾”我随即说道:那你为什么可以从五十几楼跳下来毫发无伤,还有你的狗,为什么可以跑的那么快?

“我们是自己觉醒的一些特殊能力,我们称这个能力为清灵,我的狗也是受我的影响拥有了部分能力,而且我有感应到你也有这种能力,所以我才会和你说你能拯救世界”

大哥别说了,我就一个打工仔,当代社畜,啥也不是,也啥也不会。没有特长,你突然跟我说我能拯救世界,我有点接受不了。

“小兄弟,大哥不骗你,我们每一个拥有清灵的能力者,能感应到另外的另外的能力者,所以我们才能聚到一起,所以我才能找到你。”

先不说这些,大哥,普通人能看到那个白光吗?

“那些白光是有意识的,他们会找到宿主,然后进化,像我们今天碰到的那个就是有宿主的垃圾,像那些没有宿主的垃圾,普遍都是星星点点的白光,聚而不散,有宿主的就会呈现出人形。那些垃圾会摄人心魄,控制人的神志,瓦解一个人的精神和肉体,你以后就知道了,我实话跟你说吧,当了清灵者,死亡率会很高,因为我们做的事情会很危险,我们是要和我们知知甚少的东西作战。要加入我们吗,为了人民,为了自己的家人朋友不受垃圾的摧残!

大哥,我们聊了那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嗨!我把这茬儿给忘了,我叫傅虎,我的狗叫老杜。也是我的战友,我也忘了问小兄弟你叫什么,看我这脑子。”

大哥,我叫刘莽。

“那大哥以后就叫你莽子了,哈哈哈哈”

大哥,加入的事儿我还得再想想,毕竟,,,,,,“大哥懂大哥懂,莽子,你想清楚了在跟我说我就在这儿等你,”

谢谢大哥今天救我,我回去好好想想。

“好的,兄弟,你住哪儿啊?我送送你吧,你看看这帮崽子还没回来,真让人不省心,”我连忙说道,不用了大哥,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那怎么行呢,兄弟!我把你送回去之后我再去看看那帮崽子清完没有,”

僵持不下,还是傅虎大哥送我回的家。走之前还对我说一定要好好想想,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如果不去也不会怪我。

上了楼,回到家关上门,躺在这十几平米的屋子里,闭上眼睛,怎么睡也睡不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件件神奇的事情接连二三的发生,让我应接不暇,消化不掉。又想着刚刚傅虎大哥跟我说过的那些话,想着想着,刚刚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了,沉沉的睡了过去。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睡眼惺忪的点开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我那铁公鸡老板。把手机放到一旁,又睡了过去,等我一觉醒来,已然是晚上七点半,起床洗漱之后,便下楼吃了碗拉面,也不知是心事太重,还是睡觉刚醒,感觉吃不出味道来。便随意扒拉了两口,付了账,就出来了。漫无目地的在街上走着,想起来也很久没给爸妈打电话了,就拿起手机,点开联系人,找到爸妈的电话,拨打过去,没想几声,手机里面便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声,“莽子”一听这个声音,心中五味杂陈。鼻子一下就堵住了,眼泪在眼眶里找出路。见我不说话电话那头又喊了一句“莽子?”我连忙答道:没事儿妈,沙子进眼睛了,我揉揉,您二老在家还好吗?

“我们老两口好着呢,你爸今天晚上又去找村口老刘头喝酒了,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还没回来。怎么莽子,遇到什么难处了?妈给你出出主意。”

没事儿“妈”,就是遇到一个选择题不会选了,如果一个人有了某种能力可以去拯救世界,但是会很危险,如果那个人有这能力,但是,他不去拯救世界而是自己躲起来,您觉得这样应该怎么办?

“如果那个人和你年纪一般,我觉得他应该去也觉得他不应该去,应该去的原因是你都有这样的能力了,为什么不去拯救世界啊?反而还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这像什么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应该去的原因是,他也是人,他也会还怕,也会恐惧,也会死,也有家庭,如果有什么万一,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孩子。如果不去也谈不上错与对。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义无反顾的冲在最前面,替老百姓挡下全部的危险,他们也是为人儿女,为人父母,他们是英雄。正因为有这些英雄,我们才会免受战乱的侵扰,疫病的侵袭。如果那个人是你,我不希望你躲在城墙后面,我希望你站在城墙前面,直面那些危险,保护国家,保护人民但是作为父母,还是有些舍不得你。说完声音哽咽了起来。”

没事儿“妈”我说着玩儿的,现在已经九点半了,时间也不早了,您赶紧把爸拉回来吧,别再喝了,你们二老保重身体,我这边也要回去了。

“没事儿了,就回来,我和你爸都想你!”

我会的,我这边挂电话了啊,“妈”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回想起那句,我希望你站在城墙外面,不希望你躲在城墙里面吗?哈哈哈哈,还是老妈通透,和我想的差不多,优柔寡断还是改不掉啊。心里想着,抬头一看,欸!这不是傅虎大哥这里吗?果然我还是嘴上说着不想身体还是很诚实啊。大跨步走到门岗那儿,一看,昨天晚上的老大爷不在,于是我扯开嗓子大喊了一声,傅虎大哥!我来找你来了!

这人还没看到呢,声音就传来了,“莽子,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会来,”不一会儿门就开了,“莽子,你真的想好了?”想好了,傅虎大哥。“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们工作室又来新血液了,来来来,快进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成员。”爽朗的笑声过后,在会议室我见到了所有的成员,一共六位。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左边第一位,依次是,“朗声”今年二十四岁,主要负责医疗,别看人长的斯斯文文的,但人家治内外伤可是一把好手,灵宠是一只金毛,名字叫大毛。

“秦晴”今年二十五岁,话还没说完就被这名叫秦晴的女孩子瞪了回去,傅虎大哥目光躲闪,连忙改道,刚刚脑子糊涂了,重新介绍一下,秦晴,今年十八岁,别看人是女孩子,那格斗技巧可是一绝啊。灵宠是一只黑猫,名字叫大笨。

“马田”今年二十三岁,剑术是拿手绝活,别看个子高高瘦瘦的,一剑挑过来,连我都接不住,也是负责清垃圾。灵宠是一只哈士奇,名字叫二田。

“吴洋”吴三爷,今年二十九岁,城里面地形他最熟,主要负责索敌追踪,电脑技术人员。一些建筑里面的任务还得靠他,灵宠是一只狸花猫,名字叫小菊。

“刘羽卒”今年二十二,擅长格斗,和体能,以后也是他来训练你。主要负责的也是清垃圾。

“王烛”外号“二弟”今年二十一,主要负责制造兵器,像我们用的那些兵器,都是他一个人做出来的。

我也在介绍一下我自己吧。

“傅虎”今年二十九岁,是这个小队的队长,主要负责保护。在你们执行清除任务的时候,在一旁辅助你们。现在轮到你了。兄弟,别害羞。

我叫刘莽,熟识我的人都叫我莽子。刚加入团队,还请各位前辈,多教教我谢谢大家。

“既然大家都认识了,朗声,明天你带他去挑选一下灵宠。挑选完灵宠之后。秦晴,你给莽子说说注意事项和垃圾的清除方法,莽子,你就跟刘羽卒去训练。觉醒的清灵的人,会成长的很快,一年之后我希望你可以成为不亚于在坐各位的人。我连忙答到,“我一定会努力追赶大家的,傅虎大哥”好,哥相信你。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

就这样,我的人生开始了新的篇章,即使这个篇章有很多苦泪,但却让人不想忘记。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