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读书人 第一章距离死亡,还有十二个时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大魏读书人小说简介

《大魏读书人》是作者七月未时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是夜。大魏王朝,平安县。刺骨的寒冷的天气,让许清宵一瞬间保持清醒。还20-300许清宵反应时,各种信息如洪流一般涌进脑海当中。大魏王朝,汉库克继位。朝野动荡不安,妖魔乱世。修真异术,锦衣天卫。随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信息涌进脑海当中,许清宵再度深陷了昏睡当中。也不知道过了多长大魏王朝,平安县。。...

大魏读书人小说-第一章距离死亡,还有十二个时辰全文阅读

是夜。

大魏王朝,平安县。

刺骨的寒冷,让许清宵瞬间清醒。

还不等许清宵反应,各种信息如洪流一般涌入脑海当中。

大魏王朝,女帝登基。

朝野动荡,妖魔乱世。

修仙异术,锦衣天卫。

随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信息涌入脑海当中,许清宵再次陷入了昏睡当中。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一阵阵轻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让许清宵缓缓醒来。

“大夫,清宵他伤势到底严重不严重啊?”

“是啊大夫,你从看完清宵的伤势,就一直摇头不说话,您就直说吧。”

伴随着略显好奇的声音响起。

一道苍老声不由回应。

“这孩子被妖邪所伤,体内进了阴冥气,这是极寒之物,一旦入体,将会伤至筋脉,而后引起气血凝固,命丧黄泉。”

苍老的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众人有些沉默不语。

“那清宵还能活多久啊?”

另一道声音响起,询问着大夫。

片刻后,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至多十二时辰。”

声音落下,门外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而房内。

许清宵也缓缓睁开了眸子。

他的意识彻底恢复,而眸子当中充满着郁闷。

不仅仅是因为刚被判了死刑。

最主要的是,自己这才刚刚穿越,结果寿命不足十二个时辰?

这如何不让人难受?

是的,许清宵是一名穿越者。

而通过脑海中的记忆,许清宵得知自己穿越到同名同姓之人。

生活在一个妖魔横行的世界。

乃是大魏王朝,平安县一名衙役。

年仅二十岁,原本过得还算不错,甚至再熬几年,就能转正成为捕快,属于正儿八经的官家饭。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两天前,一名凶恶逃犯,一路逃窜到了平安县。

上面下令彻查排访,结果原主人极其倒霉,刚好发现逃犯,结果被一掌拍飞,体内中了阴冥气,即将要死。

用大夫的话来说,还有十二个时辰可以活。

但许清宵自我感觉,可能活不到十二个时辰。

因为体内一阵冰寒,血液似乎僵住了一般,无法流通。

这种地狱开局,让许清宵怎么不惆怅。

“脑阔疼。”

“就算是废柴开局,我许某人也认了,开局只能活十二个时辰?这还怎么玩?”

许清宵牙疼的很。

因为通过记忆,许清宵还知道自己的身份信息,纯粹就是一个普通衙役,平安县孤儿背景,无父无母是标配,也没有个亲属。

若不是县老爷看自己可怜,给自己一份差事,估计就是给人打杂的命。

这样的身份背景,就算是知道怎么破解也有心无力啊。

要钱没钱,要人没人。

说是地狱开局一点都不为过。

吱嘎!

也就在此时,房门忽然被推开。

几道人影出现在许清宵眼中。

是县里的同僚,皆是衙役,为首的是陈捕快,穿着蓝衣四方帽,腰配着一柄刀,四十多岁,满脸胡渣,此时此刻显得有些沉默。

其余同僚也皆是如此。

毕竟许清宵至多活不过十二个时辰,自然也笑不起来,更说不出什么东西来安慰。

“清宵,你好生休息,大夫说你问题不大,好好休养即可,莫要劳神。”

陈捕快强行挤出一张笑脸,他实在是无法将实情说出口,只能这样安慰,希望许清宵不要有太大的负担。

但床榻上,逐渐醒来的许清宵有些苦笑。

“陈大人,你们方才在外面说的,我已经听到了。”

许清宵开口,有些苦笑,让众人无需安慰。

只是这话一说,众人顿时尴尬起来了。

房间内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不过不等陈捕快继续出言安慰,许清宵的目光落在了大夫身上。

“大夫,当真没有任何办法解决吗?”

许清宵不喜欢坐以待毙,虽然开局如此恶劣,可若是有机会他还是想要争取一下。

不然就这样死去,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随着许清宵的询问。

年过六十的大夫愣了一下,他目光落在许清宵身上,略加思索,随后叹了口气道。

“其实也并非没有办法,相反办法有三条,只是这三个办法,都难以完成。”

大夫沉思,说出这番话来,前半句话让人升起希望,但后半句话又让人绝望。

“大夫,反正横竖都是死,倒不如说一下,或许真有奇迹发生呢。”

许清宵继续开口。

既然有办法,那么就代表着有一线生机,所以许清宵不打算放弃。

看许清宵如此执着,大夫叹了口气,他明白人的求生欲有多强,想想也是,许清宵年仅二十岁,正值青春,换做是任何人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想到这里,大夫的声音继续响起。

“这三个办法,说也简单,但做起来极难。”

“其一,你体内有阴冥之气,此乃极阴极邪之物,想要去除,就需要至刚至阳之物,老朽知晓有一种丹药,名为金刚琉璃丹,这枚丹药乃是雷音寺特制,六十年才能炼制一炉,用许多妙用,每一颗价值连城,纵然是平安县首富倾尽家产,也换不来十之一。”

他出声,道出第一个办法。

的确,这个办法还没说完,许清宵就知道没戏。

雷音寺可是三大佛门之一,高高在上,即便是佛门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也不可能拿出一枚如此珍贵的丹药,送给自己这种底层。

“其二呢?”

许清宵继续问道。

“其二也简单,这种阴邪之物,怕的就是纯阳之气,若你在十二个时辰内,突破至武者八品境,增强体魄,活血强神,可以剔除干净。”

大夫说出第二个办法。

这第二个办法一说,在场众人皆然摇头。

如果说第一个办法很困难,那第二个办法更加困难。

武道十品,一品一重天。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到现在还是一个不入品的武者,从不入品到八品,这是一口气跨越三个品级啊。

嗑药也做不到。

要知道,武道八品,足可以去南豫府做首席捕快,这个办法不是行不通,是根本行不通,只存在于理论。

“那第三个办法呢?”

许清宵还是有些不死心。

他继续问道,清秀的面容上露出坚毅之色。

“这第三个办法,就是异......”

大夫开口,正准备说明第三个办法时,陈捕快的声音忽然响起。

“大夫,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陈捕快似乎知道大夫要说什么,立刻出声打断,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让众人有些好奇。

“陈大人......是老朽唐突了,有些胡言乱语,还望陈大人莫要怪罪。”

大夫的脸色有些变得难看,他也意识到说错话了,立刻朝着陈捕快一拜。

而后者摇了摇头,扫了一眼许清宵,不由叹声道:“我明白赵大夫救人心切,只是救人也有规矩,来人送赵大夫离开,时辰不早了。”

“还有,给清宵煎点药。”

陈捕快下令,让人送走赵大夫,随后坐在许清宵床头道。

“清宵,世事无绝对,我待会去找县太爷一番,金刚琉璃丹弄不到,但你这也算得上是因公而伤,无论如何帮你弄些补血丹药还是没问题。”

“或许一切都有转机,你也别太灰心。”

他出声,依旧是再安慰着许清宵。

而床榻上的许清宵,所有心神都落在了赵大夫还未说完的第三个办法上。

很显然这第三个办法牵扯到了什么东西,以至于不能乱说。

但这第三个办法,对比前面两个办法相较更容易一些。

不过许清宵没有追问。

他知道陈捕快的性子,而且若是追问下去,赵大夫估计也不敢继续乱说。

故此,许清宵忍住心中疑惑,但希望的种子已经埋在了心中。

他不可能就这样自暴自弃。

天知道死了以后,会不会继续穿越,若是不会的话,那岂不是血亏?

很快。

赵大夫走了。

陈捕快等药煎好后,也带着人离开了。

随着众人离开。

房间内陷入了寂静。

基本上空无一物的房内,显得有些死气沉沉。

除了一盏枯灯之外,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宁静。

过了片刻钟。

许清宵端起床头上的灰碗,一股极其浓烈的中药味扑鼻而来。

没有任何犹豫,为了活命,许清宵一口饮下这碗药。

或许是因为良药苦口,也或许是因为心理作用。

随着汤药入腹,一丝丝暖意从腹部扩散开来,让许清宵更为精神了。

“呕。”

剧苦遍布味蕾,许清宵忍不住干呕,但最终他忍下来了。

缓缓吐出一口气,许清宵起身,他扭动着身子,根据脑海当中的正阳拳操练起来,尽可能地让自己身子柔软起来,不至于如此僵硬。

大约半个时辰后。

天下起了小雨,许清宵也稍稍好转了一些,至少不像之前,难以动弹。

披上一件长衣,配上一柄短刀,许清宵将挂在墙壁上的斗笠摘下。

推开了房门。

咔嚓!

一道闪电划过天穹。

大夜弥天,月明星稀。

丝丝小雨连绵落下。

许清宵离开了家中。

距离死亡倒计时,还有十一个时辰。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