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瞳纹身店 第二章 时候未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猫瞳纹身店小说简介

《猫瞳纹身店》是作者猫小饼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下午四点,依旧淅淅沥沥的小雨,整个小镇像睡在一片微显靛蓝色的水雾里。晃晃悠悠撑伞到店,泡上一缸碧螺春,一路走来额头上轻轻沁出一些汗珠。江南湿潮的空气,重重的贴在人身上,有点儿闷热潮湿,有点儿阴森,没去过的人大约想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一口茶一直这样一口茶下去,长出一口气。洗了把脸,铲猫屎打扫卫生,恭恭敬敬给佛像贡上水果,拜三拜点上一柱印度老檀香。我有没有宗教信仰?当然是信党爱国相信科学啦~但是每个埋头做工的手艺人,那都有自己的另外一套信仰。。...

猫瞳纹身店小说-第二章 时候未到全文阅读

下午一点,依旧淅淅沥沥的小雨,整个小镇像睡在一片微显靛蓝色的水雾里。晃晃悠悠撑伞到店,泡上一缸碧螺春,一路走来额头上微微沁出一些汗珠。江南潮湿的空气,重重的贴在人身上,有点闷热,有点阴冷,没来过的人大概想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一口茶下去,长出一口气。洗了把脸,铲猫屎打扫卫生,恭恭敬敬给佛像贡上水果,拜三拜点上一柱印度老檀香。我有没有宗教信仰?当然是信党爱国相信科学啦~但是每个埋头做工的手艺人,那都有自己的另外一套信仰。

我信自己的手,信手里的纹身机,信艺术的巅峰近乎于神迹。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技艺之山峰终不可及,但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像蜗牛那样,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也是好的。

对我来说,纹身是七情六欲,纹身是缺,纹身是命运和运气的总和,是瞬间,也是永恒。它可以做到相机无法做到的记录,把这一瞬的所有快乐悲喜和过往,记录到你的身上,让你变成自己期待中或者命运中,该变成的模样。纹身便是我心中最诚实的信仰。

坐在吧台旁,看着三只猫子奋力的吃鱼肉罐头,吃出了一群猫的架势,忍不住慈母脸又伸出魔爪多撸了几把。那圆圆的包子脸,肥鼓鼓的小肚腩……唉,感叹一下,虽然铲屎很痛苦,但是撸起来就是治愈,心都融化了,快乐这不就来了嘛。

“叮铃”随着门上的摇铃一声轻响,一个三十左右、特别高瘦的男子走了进来“现在可以纹身吗?”喔哟,我听到了小钱钱的召唤。立马起身走近两步,“你想纹些什么?纹在什么位置?”男子看了看墙上的纹身照片,欲言又止。我给他指了指餐桌上的一摞纹身画稿,:“可以参考这些图,也可以给你单独设计。”

“我想纹个过肩龙。”男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墙上的画,“这里有吗?”

偶尔也是有些客人咨询这种特别传统的题材,我略有无奈:“现在纹过肩龙的人不是太多啦,有很多好看的图案,特别喜欢龙的话也是可以给你设计的,像所翁龙或者是更古朴壮实一些的龙的造型都非常漂亮……”

“不,我就是想纹个过肩龙,头从这到这,爪子在胸口这样……”男子在身上比划着。“为什么一定要是这个造型的龙?”我有些不解,顺着他的话问了出来。男子望着我的眼睛:“因为我想要有担当。”

这个理由瞬间说服了我。“铛啷,您的支付宝到账两千元。”钱不是问题,重点是我爱挑战高难度!量好尺寸,因为图案有些大,和男客人约定吃过晚饭七点开始纹身,待他离去,我开始埋头苦画。

等他六点半来到店里的时候,一副在云雾里盘踞着的半身腾龙画像出现在他眼前。传统构图配上现代水墨的明暗交错,让龙尾若隐若现,金边的黑色龙鳞底下隐约可见流畅壮硕的肌肉线条,锋利的四爪如能破开一切的黑曜石利刃。雷电的击打非但未伤其分毫,反而更让巨龙直冲云霄,衬得麟片如晶石一般耀着光芒。再往上看,蓬松的翎毛,神龙五官端正阳刚,犄角华美攀比大株珊瑚,微露傲慢的眼神斜视云底微小的芸芸众生。

“我不知道过肩龙还可以这么好看”男客人有些感慨,看着画稿有些愣神。我给他倒上茶水,转身去操作间准备。

一个流程的消毒术前准备工作,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啦”带着口罩的我轻声道。

“嘶~”刚刚轻下两针,客人便闷哼了起来,我抬头看了看他皱眉痛苦的表情。下针1.5毫米的小线条,应该没这么大反应吧。“来之前吃过东西了吧,昨天休息的好不好?”我一边继续轻纹龙角轮廓线,一边和他闲聊:“刚开始可能有点不适应,等下就没有感觉啦。有没有什么喜欢看的电影什么可以看一看,玩玩手机分散一下注意力。”

“嗯……嘶~”他眯拢着眼开始翻看手机,时不时在微信上聊些什么,依旧眉头紧锁:“纹身这么疼啊”“纹身嘛,肯定有点疼,但是完全可以忍受的。皮肤觉得有些损伤,肯定绞尽脑汁给你马上修复,它想让你疼一疼快点停下来嘛~”“我这个人就是特别怕痛,打针都怕的那种”

男子脸微微有些涨红“嘶~姆……啊咦哇……你稍微停一停,我有点受不住。”我停下手中机器:“来放松一下吃个糖,有时候太疲劳也会比较疼的,没事,你休息一下,不要急。”摘下手套给他递了一瓶矿泉水,又打开了一个吉他舒缓轻音乐。

五分钟后,刚给他续完几根线条。客人表情扭成了一团,额头汗水涔涔,他抬手打断了我的操作,拨出一个电话:“喂,爸……我今天……嗯嗯,嗯,嗯嗯……好的。”“哎呀,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事,我着急回去。”我放下手里的纹身机:“今天才纹了一个龙角的轮廓线,看起来会有点尴尬哦。”“改天改天,今天实在是家里事情多,我先把钱付你。过几天我再来纹。”

清洁贴膜,看客人步履匆匆,拿起外套逃也似的跑出店门。“未完成工作列表——过肩龙:进度1%”工作本上的未完成纹身记录又多加了一条,叹口气,唉,悬。过几天再催催这位客人吧。

抱起正忘我舔肚皮的小饼放到餐桌上,猛撸几下他的扁头。“giao~giao~”小饼欢快的叫了起来,弓着背立起尾巴,用头来回蹭我手掌,示意快给他撸撸背。瞧给孩子急的,立马给他一阵魔爪蹂躏,又连续轻轻拍打,小饼舒坦的眼睛都闭了起来“giao~”

我心下也慢慢松开,人和纹身总是讲究缘分,是这张图它时候未到吧。这才注意到桌上有一个瓦楞纸盒子,打开一看是附近陶艺吧客人自己做的一个浅绿色小茶杯。应该是昨天茜茜纹身后给落店里忘了带走,也不知道她住在哪家客栈,今天有没有离开镇子去别的地方。杯子装回盒子里放在吧台的一角,也许哪天她会过来取。

听歌画稿,又是被小钱钱驱使的一天。茶缸里的茶凉了,抿了一口,窗外斜风细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