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元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花好月元小说简介

《花好月元》是作者甜果是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原身小姑娘这场病,姜氏没日没夜守在床边,陈年旧疴的身子雪上加霜,天气陡然转冷,更是病的起不了身。苏明月机缘凑巧听府中小丫鬟私语,老太太爆出话,要给小儿子纳一房良妾,延绵子嗣。几日来,苏府做媒的喜婆子一波又一波,老太太正为这事忙乎。原身而如今十苏明月机缘巧合听府中小丫鬟私语,老太太放出话,要给小儿子纳一房良妾,绵延子嗣。。...

花好月元小说-第二章全文阅读

原身小姑娘这场病,姜氏没日没夜守在床边,陈年旧疴的身子雪上加霜,天气骤然转冷,更是病的起不了身。

苏明月机缘巧合听府中小丫鬟私语,老太太放出话,要给小儿子纳一房良妾,绵延子嗣。

几日来,苏府说媒的喜婆子一波又一波,老太太正为这事忙活。

原身如今十二岁,丈夫身边十多年没有别人,姜氏对夫君的在意可想而知。

郁气伤身,苏明月怕姜氏身体有闪失,叮嘱红群多留意府里动静。

父亲纳妾她不在意,姜氏的身体她却不得不重视。

异能等级还低,梳理自身已经勉强,改善姜氏的身体,她还办不到。

再者,意识虽与原身融合,也尽可能去模仿原身行事,但与姜氏频繁接触,也怕其发觉出不同。

半个多月,她多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修炼。

姜氏则趴在床头,哭一阵停一阵,时断时续,能流上一天的眼泪。

苏明月惧怕面对她,闭着眼睛装睡,努力修炼异能,快点好起来。

大半个月母女俩的交流,寥寥无几。

姜氏爱哭的性子,想起一次,白毛汗就要冒一回。

这会儿听说,一步三喘,眼睛里像有一口泉眼的娘,去了老太太院里!

苏明月再也淡定不下去,起身,趿着鞋子往外走。

“小姐,您等会儿!”红群扯住人,弯腰提好鞋子,“外头冷,您身子骨还弱着,披件斗篷再出门。”

苏明月强忍冲出去的悸动,任由红裙帮忙整理穿戴,不然,这丫头能絮叨个没完。

主仆二人撑着雨伞,匆匆走进雨幕。

苏家老太爷苏水道,出身乡野,家中却有几分薄资,读书天份尚可,庆和七年中举,当时老爷子已年过四旬,准备一鼓作气参加春闱,更进一步。

老母亲不幸离世。

下一个三年朝廷开恩科,老父亲又不幸离世。

老爷子年近五旬,难免生出几分物是人非的苍凉之感,更进一步的心气儿一点一点被磨平。

恰逢发现老来子苏承厚读书天份远胜于他。

他虽有薄资,算小富,但父母亲先后离世的这些年,他打理着家中庶物,一来心思没放这上面,再者也没这方面的天赋,一大家老老小小早已寅吃卯粮,供两个人读书,生计有些艰难,他索性歇了继续科考的心思,一面做一名小吏,一面经营家中产业,顺便教导小儿子。

如今在知府府衙担任主簿一职。

膝下四子,老大苏承梁读书天份不高,接手父亲经营家中产业,与经商一道颇有几分天赋,多年下来,银钱上颇为宽裕。

苏府占地面积不小,苏明月目测有二十几亩不止。

老太太的院落居于后宅正中,小四房位居东北角,离老太太居所算不上远。

苏明月心里记挂姜氏。

倘若真为父亲纳妾的事,原身记忆里的老太太,可是位响当当的厉害人物。

姜氏爱哭的性子对上老太太,指不定哭成什么样了?

苏明月顾不上模仿原身,一路疾走如飞,盏茶的功夫便行进老太太院子。

守门的王婆子一个愣神的功夫,人已到了院中,慌忙追上来,拦住人讪笑:“四太太刚进去一会儿,六小姐稍等片刻,老婆子去给您传个话?”

小姑奶奶一副来势汹汹的架势,不管不顾的闯进去,吃挂落事小,被赶出去都没地儿说理去。

守门的活计体面又有油水,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眼馋?

王婆子笑得愈加谄媚,暗暗后悔,不该贪图小钱跑去通风报信。

苏明月撇她一眼,她虽焦急,却没为难人的意思,停下了脚步,道:“那就烦劳嬷嬷跑一趟。”

王婆子感激涕零,双手合十口中连连惊呼:“六小姐真真是活菩萨,最是能体谅奴才们不易。”

觑一眼六小姐沉下来的神色,心知多话引人厌烦,轻拍自个儿一嘴巴子,行礼告罪,小跑进老太太屋里。

不稍片刻,屋内传出五六十岁老太太精气神十足的嘹亮喊声:“月姐儿,来了便进屋!站在外面做甚?”

管事的钱嬷嬷这会不知打哪儿冒出来,挂着门神一般职业微笑,撩开门帘子,让着人进门。

“你这丫头,天寒雨大的,不好生歇着跑出来做什么呦?”老太太笑呵呵地抱怨,朝苏明月招手,“来祖母这边坐!”

苏明月腼腆的笑,飞快地瞟一眼姜氏。

姜氏腰背挺的笔直,坐在往常来老太太屋里常坐的黄杨木太师椅上。

面色依旧苍白,绣帕压住唇角,像在压抑咳嗽。

姜氏一改面对她时泪流不止的模样,有种处变不惊的淡然。

苏明月敛下惊讶,姜氏与她印象中截然不同,她扑棱着的心稍稍安稳些许。

她步伐轻盈站立屋子正中,脑海模拟原身平时请安行礼的模样,恭恭敬敬给上首的老太太行礼,喊“祖母”。

老太太笑眯了眼,连声道:“起来,快点儿扶人起来!钱婆子人呢,人老了,一点眼力劲也没有了吗?”

钱嬷嬷窜到苏明月身边,嘴里唉唉叫唤:“哎呦,可不是,老奴是越老越没眼力劲儿了,老太太都开始嫌弃了,六小姐可要帮忙说说好话!”

边说边虚扶一把,苏明月趁势起身,不答话,抿着嘴笑。

“这老东西,如今还说不得了,我一句,你有百句等着!”老太太中气十足。

“得,老奴把嘴缝起来,还不成吗?”钱嬷嬷做出嘴被缝起来,说不了话的委屈模样。

老太太指着钱嬷嬷,笑得眼泪花子都出来了。

苏明月暗赞钱嬷嬷人才,回头看姜氏,见她笑得眉眼弯弯。

轻轻唤了声“娘”。

姜氏帕子按住了唇角,“嗯”了视作回应。

自从女儿进屋,姜氏的视线不曾移开,对上闺女看过来的目光,眼睛里的笑意散开,别开脸低低咳嗽一声,转过脸,手帕小心翼翼地蘸了蘸唇角。

苏明月看姜氏,难以置信,再三确定她那美人娘居然笑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