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元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花好月元小说简介

《花好月元》是作者甜果是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面前的一切看起来很虚无缥缈,例如姜氏的笑颜,很很好看,倾国倾城不足已二字来。最让苏明月会觉得不真实的、是姜氏身上手指一戳就破的很脆弱,让人不由得己身被被吸引,心甘情愿去把世上最弥足珍贵的东西捧到她面前。钱嬷嬷小意殷情,引着苏明月紧挨老太太,坐在闽楠矮脚炕桌旁。苏最让苏明月觉得不真实、是姜氏身上手指一戳就破的脆弱,让人不由己身被吸引,心甘情愿去把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捧到她面前。。...

花好月元小说-第三章全文阅读

眼前的一切显得很虚幻,比如姜氏的笑颜,很好看,倾国倾城不足以形容。

最让苏明月觉得不真实、是姜氏身上手指一戳就破的脆弱,让人不由己身被吸引,心甘情愿去把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捧到她面前。

钱嬷嬷小意殷勤,引着苏明月紧挨老太太,坐在花榈木矮脚炕桌旁。

苏明月朝钱嬷嬷颔首,道了谢,转过头声音轻快道:“孙女身子大好,给祖母看上一眼,也好安安您的心,省了您老为着我忧心!躺在床上这么些日子,您小厨房里的点心,孙女可想念的紧呢!”

老太太盘腿坐着,沟壑纵横的脸上笑呵呵,孙女的应答,她很满意:“好,好,能想念点心,可见身子大好了,待会让红姑多做几样与你尝尝。她呀,最近鼓捣出不少新花样。”

小儿媳把持儿子,让她不满,但对六孙女,小儿子家这根独苗苗,平日里她也是看重的。

钱嬷嬷再次掀开门帘子,白净的圆脸妇人笑眯眯走进来,蹲身给老太太行礼。

来人正是苏家现任当家主母,苏五郎苏耀庭的母亲黄氏,主持着府里中馈,府里大小的事务老太太都与她商议。

苏明月随母亲起身,朝黄氏行礼,跟在姜氏后面喊人。

站直身体,苏明月蹙眉,古时的计时方法,不过未时一刻,黄氏这个时辰过来?

请安早了吧!?

“四弟妹、月姐儿都在啊?”黄氏一副才发现老太太屋里有旁人,与姜氏还了平辈礼,找了张最靠近老太太的太师椅子坐下,看向苏明月问道:“月姐儿的身子,如今瞧着像是大好了?”

姜氏坐回原处,苏明月没回老太太身边的位置,站姜氏身后,歪头,听姜氏与黄氏说话。

“劳烦大嫂挂心,如今算大好了。”

“那便好,省了我家五郎费劲心力跑外边寻摸讨巧玩意,净想着哄妹妹开心,学业荒废不少!如今月姐儿大好,他总算能静下心思,好生读几天书!”黄氏耷拉着眼皮,端起茶杯,盖沿儿来回赶着茶叶。

苏明月敛眉苦笑,大伯母不喜五郎亲近小四房,不曾想会拿台面上,平白直叙地说嘴。

姜氏仿佛没听出黄氏话里有话,轻声哄女儿:“月月先回去,娘晚间去看你。”

苏明月扫一眼母亲苍白的面色,低着头不肯离开。

“月姐儿,我与你母亲、大伯母有事商讨。外头还下着雨呢,你早些回去歇着吧!”老太太收敛笑容,出声吩咐。

“祖母……”

姜氏轻轻拍她手安抚,示意听话。

苏明月敛着眉眼,着急忙慌赶过来,不能被三言两语打发走。

祖母与大伯母、母亲商讨事情,不想让她留下旁听。

苏明月懦蠕着嘴唇,小声道:“那,我去祖母的茶水间,看云姑做糕点,等娘亲与祖母商量完,一道回去?!”

“娘——月月不想一个人回去,想看云姑做糕点!”

苏明月抓姜氏的衣袖摇,原身撒娇的口吻,没承想张口就来。

“哎呀,月姐儿病了一场愈发粘着弟妹了啊!都道女儿是母亲的小棉袄,如今瞧着可不就月姐这样儿的。可惜我没福气,只生了三个皮小子。也不指望他们贴心,耀庭这小子少往外跑、少气人,我就感谢漫天神佛了!”

黄氏这番唱念俱佳的做派,显然是故意挤兑!

苏明月扫了眼脸色愈发苍白的姜氏,因苏耀庭,不想和黄氏争辩,哪知人家还不依不饶。

欲要反驳。

姜氏徐徐道:“大嫂不是有四姐儿、五姐儿两个女儿了吗?怎地还眼红起我来了?耀庭是男儿,出门游玩顺便交友实属常理。再者,读书关门造车可不成,大嫂莫要太严格。这孩子也是有心,出门不忘给妹妹捎带小玩意儿,这事若是传扬出去,谁人不夸赞一句,五郎有情有义!”

姜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很不舒服,忙用帕子捂紧口鼻,压下溢漫到唇边上的咳嗽。

苏明月端起茶杯,试了下温度塞母亲手里,一只手抚在后背帮忙顺气,木系异能试图着输入姜氏身体。

面上担心母亲担心到眼角发红,眼角余光观察姜氏异能输入后的反应。

姜氏啜了口茶,压下燥意,两三息过后,长长吁出一口气……

身体前所未有的透索!

姜氏倚靠在太师椅椅背上,索性将杯中的茶水一口饮尽。

“你……”

黄氏指着姜氏,想不出反驳的话。

“好了”老太太重重地将茶杯磕在桌面上:“小辈面前也没个样子。”

黄氏被强行止住话头,脸色憋闷得通红,并不敢说出反驳老太太的话来。

老太太自来说一不二。

她没有姜氏中了探花的嫡亲大哥撑腰,也没有会读书的夫君维护,违逆老太太底气不足。

五郎脑袋瓜与他四叔一样聪明,指望小儿子争口气,但看那小子亲近四房的劲头,还不如多挖些大老爷私房钱来的实惠。

苏明月闷头偷笑,苏府谁人不知黄氏厌恶至致大伯父的两房妾氏,整日防贼一般提防,生怕大老爷的私房钱被两位姨娘搂进兜里。

两个庶出的姑娘也不受待见,据说至今不松口给两人上族谱。

姜氏提及大房两个庶女,点明你儿子出门是为了交际,捎带东西只是顺便,最后夸赞苏耀庭友爱手足。

也算打了两巴掌给一个甜枣。

“月姐儿且去茶水间用些茶水,帮忙云姑做些小点心吧!”老太太眼皮也没抬,再次打发人。

苏明月垂着脑袋,瞟了气定神闲的姜氏一眼,乖巧应声“是”,走出去。

母亲弱不禁风,没成想怼起人来解气的很,前段日子的柔弱多是因她生病所致。

如此才算符合情理,古代子嗣传承为大,家族最有出息十余年没儿子的人不纳妾,纵然有娘家的势力作为倚靠,自身没有几分手段在后宅哪能生存得下去?

这一番你来我往的机锋,苏明月对姜氏稍稍放下点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