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芳 第一章 稚女持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盛芳小说简介

《盛芳》是作者须弥普普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念禾醒来的时候,小衣跟外衫都被汗湿了,黏黏粘粘地贴着皮肤,不舒服不说,还散发出一股恶臭味。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看眼口四肢,再摸脉象,当是受了惊吓,你给她灌两碗米...

盛芳小说-第一章 稚女持金全文阅读

沈念禾醒来的时候,小衣跟外衫都被汗湿了,黏黏粘粘地贴着皮肤,不舒服不说,还散发出一股恶臭味。

有个大夫口吻的人在她身侧说话。

“看眼口四肢,再摸脉象,当是受了惊吓,你给她灌两碗米汤下去,再不行,把我开的药吃一剂……”

另有个妇人道:“先前探了半晌,连气都没了,果真不要紧?”

那大夫回道:“约莫是气急攻心,又疲饿交加,一口气没上来,给我用针激了这一下,眼下人已经缓过来了,好生静养就是。”他停了一下,“烧点热水给她擦一擦吧,不然本来没病,也要脏出病了。”

……

这两人的声音,沈念禾都很陌生。

她听出这是江淮口音,心里十分警惕,也不敢动作,只装作还在昏睡,等人都出去了才敢睁眼,又小心地伸手去探胸腹处。

胸口平得过分,胸腔更是完好无损,半点也不疼,仿佛昨日被长箭贯透的场景全是一场梦。

她尝试着使了使力。

双腿很听话,还灵活极了,想弯就弯,想直就直。

她更觉得这是在做梦了。

由天泰二年的事情之后,自己早就不良于行,数载以来,哪怕义兄遍召天下名医,依旧毫无作用。

她曾经试着用烛火灼烧、簪子戳扎,即便皮肉焦黑、腠理被穿出了窟窿,鲜血把褥子都染透,双腿照旧没有半分知觉,与此时的行动自如迥异。

沈念禾心知不对,左右扫了一眼。

这屋子并不大,是砖瓦造的,陈设十分简单,不过一张木桌,并柜子箱子等物。

她没找到镜子,倒是在床边的架子上看到一个铜盆,便矮着身子悄悄靠了过去。

盆里盛了半盆水,平稳如镜,在日光的照射下,映出一张脸。

沈念禾眨眼,铜盆里水面上的人也跟着眨眼;沈念禾微笑,铜盆里水面上的人也跟着露出一个僵硬的笑。

那脸瘦得已经脱相,皮肤糙黄,头发如同枯草,双颊上还黏着许多黑渍,明显很长时间没有洗过。

憔悴、脏污。

要命的是,这是一张她从来没有见过的脸。

***

沈念禾没有来得及多想,因听到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只好顺着小心躺回原位。

有人进了门,先给她灌了米汤,又灌药。

那人一面拿湿帕子给她擦脸、擦身,一面却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半晌,复才自言自语一般地道:“放着河中、庆阳不去,偏要绕许多远路来我们这一处,却不知今时不同往日,你这个爹,也不知怎么想的……”

又叹道:“原该是个给人捧在手心的,父母将你放进眼珠子里也不嫌疼,不想而今却落得这样下场。”

是方才同大夫搭话的妇人的声音。

她话说得含含糊糊的,动作却十分麻利。

沈念禾本是佯装,然而吃了药之后,脑子很快变得昏沉沉的,没多久,就真正睡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昏黄。

见屋子里没有点灯,更没人在旁守着,她便趁着这点空隙,检查了一遍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

方才的妇人给她擦了身,可不知为何,并没有给换干净衣物。

她身上的外衫同裙子都是白叠棉布所制,绣边纹花,做工很精致,但是脏。内衫的布料细软,原本应当是浅色,也不知穿在她身上多久了,被汗渍得全不能看出原本的样子,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料子都已经有些硬邦邦的。

怀里有一封书信,已经拆过口,捏起来很有些厚度。

信纸的质地上佳,看起来很像澄心堂纸,然而沈念禾一摸就试出这是仿的,仿得极像,只是比起正品要薄了三分,也缺了那一点平滑之意。

她打开一看,当先就被纸上那一笔草书惊艳到,觉得无论字形体势,俱是出类拔萃。

毕竟知道轻重缓急,沈念禾不敢细品,只先去看内容。

——信是写给“六郎”的,说近年来遇得许多事情,眼下妻子殆亡,自己要赴远平叛,能平安归来便罢,如是不能,剩得一个女儿无枝可依,凭着两人的情谊,有心把她送来投靠。

因知道六郎有个儿子,同自己女儿年岁相仿,倘若尚未定亲,又八字相合,不妨结为亲家,又附上家中产业作为陪嫁。

那女儿居然与沈念禾同名同姓,同个生辰八字。

信中口气很随意,显然信主与收信的“六郎”熟稔得很,然则文辞流畅,俨然有林下之风,非寻常人所能。

沈念禾细细品砸其中意味,翻到最后,落款的地方盖了一枚小印。

印刻得很花,一时也辨不清楚,只依稀认出当头一个“沈”字,再往后看,果然有不少田契、地契。田契大多连在一起,地契占地也很大,位置则是都在翔庆军。

翔庆这个地名沈念禾倒是蛮熟悉。她曾经跟着母亲去那一处的榷场同贺兰山人买过皮毛,记得当地应当还算繁盛,只是唤作翔庆州,并不作翔庆军。

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会来到此处,原本的“沈念禾”又去了哪里,可日子总得过下去。

见了这封信,又看到后头的产业,沈念禾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还好,有个缓冲的余地,不至于饿死。

眼下自己所在之处,应该就是“六郎”府中。

这一个“沈念禾”家里用得起澄心堂纸——虽然是仿的,穿得起白叠棉布,父亲有这样一笔字,又持那样的林下之辞,少少也是名士出身。

沈父临终托孤,托的是个未及笄的女儿家,怀揣巨财,犹如小儿持金过市,其中风险,不问自知。看他信中言语,极有成算,不是平庸之辈,那所托对象,多半是个能叫人信得过且靠谱的。

名士之交,多也是名士。沈家自有家门在,愿与六郎结亲,那亲家自然不当是穷苦门户。

可她此时所处的房间,最多能夸一句砖瓦结实,里头摆设已是简单到朴素的程度,难道这“六郎”是个什么隐士不成?

沈念禾心生疑窦,正思忖间,外头忽有人声。

她方才听得那妇人同大夫说话,已知其人并无恶意,又见了怀里信件及房地契,立时醒悟过来,这家人不给自己换洗衣衫,怕是为了避嫌。

不过孤身相投,当真要拿捏起来,再如何防备也是无用。

沈念禾索性大大方方地坐了起来。

她手上还拿着信,就听得“吱呀”一声响门响,一个妇人捧着托盘走了进来。

那妇人见她靠坐在床头,登时面露惊喜之色,道:“你醒了?”又见她捏着信件并房、地契,不知为何,竟是慢慢收敛表情,轻声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只要留得命在,其余东西,没了就没了,也不必挂怀。”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