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芳 第六章 痴心妄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盛芳小说简介

《盛芳》是作者须弥普普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念禾没有多听,回到房中,关门后慢慢躺回了床上。从醒来到现在,不过短短一日功夫,却像天翻地覆一般。那箭矢穿胸而过,透骨碎脏,钉得座椅都被击翻,她应该是死透了。是崔家,还是卢家?居...

盛芳小说-第六章 痴心妄想全文阅读

沈念禾没有多听,回到房中,关门后慢慢躺回了床上。

从醒来到现在,不过短短一日功夫,却像天翻地覆一般。

那箭矢穿胸而过,透骨碎脏,钉得座椅都被击翻,她应该是死透了。

是崔家,还是卢家?

居然勾结北边来行劫杀之事,简直是丧心病狂。

可是杀了她又有什么用?无论茶、盐还是酒业,其实早已归于义兄之手,便是沈家死绝了,也落不到旁人身上。

她按着父母生前教导,倾家从龙,欲以乱世浮财求盛世富贵,却没想到天下已定,富贵没享到,命倒是没了。

不过有了自己这一条命做抵,想来义兄必会更看顾弟弟几分罢?

沈念禾摇了摇头,收敛心神,不去想从前事,只一心管将来。

看郑氏与裴继安二人行动举止,应当确是两只正经“湖蟹”,不是什么“洗澡蟹”。

虽不知当今天子是个什么性情,可以她想来,其人拿捏裴氏一族,多半不像郑氏说的那样只是因为求娶不成。

义兄先前还同自己抱怨过,几大世家尾大不掉,钱也想要,权也想要,叫他皇帝当得十分不痛快,迟早要想办法处置。

大魏也好,大楚也罢,天下哪有新鲜事,从古至今,月亮一般圆,柿子一般甜。这裴家怕是正好撞在口子上,被寻个理由而已。

只是裴家家境拮据落魄至此,人丁零落,实在是可怜。

不过“沈念禾”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听裴继安口吻,沈父早年与家族决裂,全凭一己之力有了赫赫功绩,眼下奉命讨贼,却一朝失手,十有八九没了性命。

由此,自己也失了倚靠,今后想要生存,还要暂借裴家之力。

她人生地不熟,便是此间年月也不敢确定,还是不要妄动的好。

沈念禾心思浮动,一觉睡得也不太稳当,次日还未醒来,就听得外头吵闹声。

是那客居的谢处耘在叫嚷。

“你回去同她说,我不姓郭,也不要吃她郭家的米,虫有虫路,鼠有鼠路,我就是饿死也是死在谢家,自有裴三哥给我收尸,不会给外人插手,叫她不要再来管我!”

另有个老妇人在小声劝道:“那到底是你亲娘,虽是外嫁,也只你一个儿子,你打她肚子里头出来的,怎好说这样的话?叫她听了,心中怎么好受?”

再道:“今日进学,大少爷、二少爷俱在,独独少你一个,下午官人回来一问功课,夫人该怎样好答?千求万求才进了州学,好容易上次敷衍过去了,那些个学官老爷同咱们官人又不是一条道上的,本来就鼻孔昂到天上,要是借此机会,不给你再去学中,将来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谢处耘冷嗤了一声,道:“是你们郭官人,又不是我姓谢的爹,与我何干?”

再道:“她嫁与大官人家,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也有白捡的儿女孝顺,日日为那几个操不尽的心,哪里还有余下来的空档在我这一处不好受?”

又怒道:“我本就不想去那劳什子州学,原是不愿打得面上太难看,谁知她得寸进尺!且走罢!我看你年纪大了,给个脸面,再闹个不休——我可是连你那主子都敢喊她快滚的!”

果然听得乒铃乓啷一通乱响,吵吵嚷嚷的,也不知是他把人给撵出去了,还是人自己走了。

院子里头只安静了一时,就听得郑氏无奈的声音道:“州学确实难进,外头再难寻那许多好先生,又有同窗将来做助力,你便是再不喜欢,忍得一时,得了功名再脱开身去,岂不比此时舒服?”

谢处耘对着她倒是没了方才的戾气,只不高兴地道:“婶婶又不是不晓得,我哪里是读书的料!你当人人都是三哥呢!况且要是得了名次,旁人少不得把功劳归到郭家人身上,我才不要给他家做脸,也不想占他家便宜!”

郑氏道:“旁的我不管,你脸上同脖子上那一处是怎的回事?又青又伤的,是不是又同他家老二打起来了?”

谢处耘恨恨道:“郭向北那个混账东西贱得很,我本不想理他,偏他要来招惹我!以为只自己是他爹呢,活该挨打!”

郑氏说了他两句。

沈念禾听得对面脚步声、推门声,又听得郑氏声音含含糊糊道:“你这后背又青又肿的,我看着心里怕,你且去东街买点跌打药来,我给你擦了,好得快些。”

等了好一会,才听得有人往外头走了。

沈念禾想着应该是那谢处耘出门买跌打药,见这房中桌上摆了一个小瓶,是昨日郑氏拿来给她擦身上青肿处,很有些效果,便起身取了那药油出去。

院子里头静悄悄的,并无半个人,对面那裴继安的房间倒是半开着门,里头有些动静。

沈念禾走到门口,叫了一声“婶婶”。

郑氏不在,却听到另有人不耐烦地道:“你找她作甚?她出去买东西了。”

原是谢处耘,他横一张脸在椅子上坐着,果然脖子、下巴处都有明显的淤青同伤痕。

沈念禾本来是要把药瓶给郑氏,此时见对方不在,反倒剩一个谢处耘,知道多半最后还是那郑氏帮着去买药了。

她想了想,索性当做没这回事,手里捏紧那瓶子,轻声道:“昨日裴三哥说这一处有一架书,要是我得空的话,可以过来借两本。”一面说着,一面径直去那书架上找书。

因谢处耘在房中,她也不好细细翻阅,把那两本《大楚刑律统类》、《大魏建隆重详定刑统》取下,又看书名下了一本治水屯田的,正要回头告辞,就听得后边有人冷冷地道:“你都听到了吧。”

这话与其说是发问,不如说是一句陈述。

沈念禾不置可否,走到桌旁,左手托书,右手将那一直握着的小瓶子放在桌上,道:“这跌打药效力不错,谢家兄长不妨试一试。”

谢处耘脸更黑了。

他冷声道:“你不要以为掏个一星半点的好处,我就会多给脸面,三哥同婶婶心善,见你是个弱女子,都不舍得把话与你说清楚,我却素来是个恶人——裴家虽然落魄了,三哥这样的相貌品性,也绝不是你能妄想的!”

沈念禾十一丧父,十三丧母,同弟弟两个要看护偌大生意产业,什么事情没有遇到过,像谢处耘这个程度的斥责,连羞辱都称不上,另也知道这人同裴家关系极密,乃是出于对亲近人的关心,是以并不以为忤。

她点头道:“谢家兄长且放心,我并无高攀之意,只是家中有事暂居于此,不想给婶婶同裴三哥招来这许多麻烦,虽也知道十分不妥,然则事出有因,其中缘故,过一阵子便能知晓,不会污了三哥名声——只能将来再图报了。”

她不亢不卑,就这般坦荡荡地干脆解释,把自己撇了个干净,倒叫谢处耘被噎得有些悻悻然起来。

半晌,他才回道:“最好是这样。”

语毕,一脸不得劲地伸出手去,把她放在桌上的药瓶收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