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七她只想种田 第四章 死不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顾七她只想种田小说简介

《顾七她只想种田》是作者公子Z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顾七知道眼前的这两人对自己没兴趣,他们有兴趣的是自己身后的柴火。这些柴火既不能吃又不好用的,根本不值钱。若是值钱就根本轮不到顾大年去砍伐,这帮难民早如蝗虫过境将临平山...

顾七她只想种田小说-第四章 死不了全文阅读

顾七知道眼前的这两人对自己没兴趣,他们有兴趣的是自己身后的柴火。

这些柴火既不能吃又不好用的,根本不值钱。若是值钱就根本轮不到顾大年去砍伐,这帮难民早如蝗虫过境将临平山递给扫荡一空了。

到底是白得的,这一大捆柴火也能换上几个大钱,又见背着柴火的不过是个枯瘦的小丫头便动了打劫的心思。

其实刚刚顾七坐下时,有这个心思的可不止这两人。只是当别的人在看到顾七面无表情的将削尖的树枝插入自己大腿时,均是吓的脊背发凉再也不敢动歪心思。

不是当时顾七的表情太惊悚,反而是因为顾七当时的表情太过平静,平静的根本不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那些个大老爷们自认便是自己将这树枝插入腿里也得咬牙切齿的,可眼前这个看着瘦弱矮小最普通不过的小丫头居然是一副子若无其事的模样。着实看的人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只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些人能清楚的意识到危险会在潜意识里规避掉自己的风险,可有些人却不是这样想的,就比如说眼前的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刚才确实被顾七眼里冰冷的死气给吓的瘦腿发软,可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转念之间在他们的眼里顾七依旧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黄毛小丫头。

“小丫头,把柴留下!不然......”两人中稍矮一些的男子上前一步厉声道。

两人沿路也抢过不少人的东西,也有被别人抢过,知道这样半大的小姑娘是最不禁吓的,根本不需要自己多费力气去抢。

然,这次却算错了对象。

顾七冷笑一声都懒的看他们转身就要离开。

“艹!小丫头敬酒不吃吃罚酒,老三咱也甭废话直接上去抢了就是。”另一个穿着灰黄色破烂衣裳瘦长的男子见顾七不识相,眼里闪过一道凶光,咧着满口的黄牙叫嚣道。

在这种时候,多留一分力气就能多留一口气,谁都不想多浪费时间,便是连强盗都懒的尽职敬业,讲那许多开场白,直接上手抢便是。

顾七的身体太过瘦弱,体内力道不足,好在掌中刺的手法本就主攻轻便灵巧,只要速度够快,力道却反倒成了无关紧要。

那灰黄袍子瘦长男子原想欺身越过顾七,直接将她身后的柴火强抢了,却不想顾七只是稍稍一动,左手瘦长的如同枯枝的掌心之上,竟赫然出现一根明显比旁的柴火细长尖锐许多的柴枝。

柴枝略粗的一头被顾七握在掌心,细长的一头却已然直指黄袍男子的喉间,将黄袍男子生生拦截在三尺之外。

顾七略一抬头,面容平静,可眼神却冰冷的刺骨:

“滚!”

顾七的声音并不重,却足以让围绕在她身边的哪几个难民忍不住心胆发颤。

一时间,街面上静的可怕,只剩下男人大口大口的喘息声。

那柴枝细软其实并不足以伤人,可真真让这些人心惊的是,谁也没发现那柴枝细长的一端到底是何时落在瘦长男子喉咙处的。便是那被柴枝点中喉心的瘦长男子也毫无知觉。

仿佛只是一道寒意闪过,那尖锐之物便已然刺入喉咙莫入皮肤表面,无声无息,竟如鬼魅一般。

良久,静立在原地的瘦长男人忽然喉结滑动,随后他便觉得自己被柴枝点中处有些湿冷,并不算疼,却十分诡异。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站立在他身侧的同伴却在这一瞬间猛然睁大了眼,只因那柴枝的间断竟然涌现出一抹殷红的血丝,缓缓滑落,莫入男人的衣衫之中。

“老...老赖......我们...我们走吧。”

稍矮的男人伸手拉拉那个站立不动的瘦长男人,见瘦长男人并没有反映,竟忍不住双腿发颤,随后转身就跑,连头也没回过。

“不过是柴枝,还死不了。”

自己的时间不多,顾七并没有打算在这两人身上多浪费力气。她低声一叹随口说了一句便背着柴火转身离开了。

半晌,那个站立在原处一动不动的瘦长男人才回过神来,呆呆的看着顾七离开的背影有些出神。

宽大的青石板步道之上,顾七的身形很小,瘦的离谱。她身后柴火去足足有她身量的两倍之多,显得怪异之极,惹得行走在路上的人不自觉的频频侧目。

周家是临平镇的大户,顾七原就来过一次,很快就寻到了位于临青路上的老宅后院的小门。

小门被打开着,门外依旧有马车停驻着,却没有佣人婆子再忙进忙出收拾物件。

顾七记得自己今早看到的是两辆马车和一辆驴车,可现下却只剩下了其中一两马车,想来是要搬运的物件已经送走了。

“你是谁?来周家做什么?”

顾七正愣神间,却见小门内跑出来一个八九岁模样穿着青衫小褂的童子。童子身上背着不小的包裹,见到满身破烂的顾七原是一愣随后便有些厌弃的道:

“走吧走吧,周家今日不开火,想讨要吃的尽早去别处。”

“柳管事可在?”

童子的话并没有让顾七觉得有丝毫羞愧之处。她原就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本就不比乞丐好上多少。

若说起来在长达三个月的逃荒路上,她和顾大年确也没少做那伸手讨要之事,只是后来的世道越来愈发不好。

即便顾大年在人家门口磕破了脑袋,也未能换的一口吃食。这才听了顾七的话,进了山里以树根为食。

“你找柳管事?”

那童子见顾七并不是来讨要的脸色一缓和,摆出主人家的架势挑着眉眼将顾七上上下下打量一翻道:

“你找柳管事做什么,莫要说你是管事家里头的哪门子亲戚?

我可不信这话,光这几日就寻来了四五个,哪来的这般多亲戚?”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