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 第五章 拜年礼的用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小说简介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是作者来碗安神茶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而逝,这天却是扶风老祖的渡劫大典。程立头天晚上特意提了一下,辰时出发,让她早点起来,但是这效果嘛……程立看着睡得四仰八叉的小崽子,唤了几句无果后,干脆大袖一...

修仙界的崽从不认输小说-第五章 拜年礼的用处全文阅读

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而逝,这天却是扶风老祖的渡劫大典。

程立头天晚上特意提了一下,辰时出发,让她早点起来,但是这效果嘛……

程立看着睡得四仰八叉的小崽子,唤了几句无果后,干脆大袖一挥,直接将她整个人移到了灵舟上。

等程雪醒来后,已经快要到举办典礼的飞来峰了。

程立赶紧给她讲了下待会的注意事项。

“待会儿多听少说,见了长辈要问好,不要怕他们,但也不能太放肆,有什么不懂的就问爹爹,但也不能太依赖我……”

说着说着,程立突然沉默起来,他此时才意识到了自己这心态不太对劲儿。

修仙界的幼儿教育从来都是主张严师出高徒,自己这样心软,唉!

小崽子也察觉气氛不对,揉了揉眼睛,用刚睡醒还有些沙哑的嗓子,道:“窝几道了,爹爹放心叭!”

说着还打了个哈欠,这一点儿也没说服力的样子,让程立苦笑不已。

算了,一切等她满一岁再说吧!

灵舟穿过一座座峻山险峰,很快就到了飞来峰,也是掌门处理一应事务的主峰。

灵舟刚落地,便有弟子前去通知掌门,所以等程立抱着程雪下来时,掌门风若花就迎了上来。

只见他一身玄衣,面白无须,眼神带笑,让人忍不住心生亲近之意。

他先是朝程立行晚辈之礼,后才笑着看着程立怀中的小崽子道:“这就是小师妹了吧!”

程立点了点头,对程雪道:“叫掌门师兄!”

“掌门思兄。”小崽子脆生生道,小肥手还似模似样地行了个拜年礼。

程立满头黑线,也不知她打哪学来的礼数。

风若花见状也是哭笑不得,只好掏出了红封道:“这是师兄的见面礼。”

收下红封的小崽子心里美滋滋的,说话也甜上了几个度:“多谢思兄。”

“小师妹有空可以多来飞来峰逛逛啊!”见这胖娃娃肥手肥脚,可爱得紧,说话也有趣,风若花忍不住发出了邀请。

“好说,好说。”小崽子肥手一挥,老成道。

程立见状咳了一声。

风若花心道果然护得紧,赶紧话头一转,朝程立恭敬道:“师尊他们正在后殿品茗,老祖可要前去?”

扶风老祖便是掌门的师尊,这渡劫大典正是为他举办的。

自从掌门一脉的嫡系大能飞升后,风若花的处境便渐渐艰难起来,好不容易师尊进阶渡劫,便忍不住昭告天下,除了稳固北溟派在修仙界的地位,更深的却是威慑门派内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

“带路罢!”程立挥袖随意道。

于是,一行人到了后殿。

此时后殿已经有三位老祖围坐在一起,聊天品茗,见他们到了,俱是停止交谈。

“程立小子来了!”其中唯一的女修率先笑着开口道,只见她身着红衣,五官大气,眉尾上扬,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

“许久未见,桑云师姐近来可好?”程立说完便同其他人拱手行礼,这动作同程雪行的拜年礼有五分相似。

“好得很,只是你小子自从有了女儿后,便深居简出,怎么,这是怕我们吃了那小娃娃?”桑云调侃道。

“这不是带来了”,程立挑眉,接着对程雪道:“快叫老祖!”

程雪对这个倒是毫不含糊,利索道:“老祖好!”

照样行了个拜年礼,然后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

桑云默了一会儿,然后掏出一盆狰狞的灵植,神色中带着捉弄的意味,道:“喏,见面礼!”

竟然是食人花!

成熟的食人花可达六阶,战斗力极强,可媲美化神修士,在程立看来,拿来给小崽子看家护院是极好的,然而它不是早已在上次纪元大劫中灭绝了吗,没想到桑云她竟然有!

又想到他这位师姐所修的大道,便释然了。

这食人花还没彻底成熟,只有程雪一半高,花色艳丽,细细的茎杆上托着一个硕大的口器。

程雪第一次见长得如此有特色的灵植,忍不住蹲着身子,用手碰了碰,没想到转瞬间,她的小肥手就被食人花硕大的口器包了进去。

程雪呆愣了下,试着动了动,便摸到一手的粘液,皱了皱眉,挣扎着想将小肥手扯出来。

然而没想到她一挣扎,这气人的食人花将她的手放了出来后,转眼却将小崽子的头裹了进去。

腥臭的粘液扑面而来,程雪不得不闭紧嘴巴和双眼,双手撑着食人花的口器,想要将脑袋扯出来。

食人花仿佛被冒犯了一样,索性立起了茎杆,一下子就把小崽子悬空了。

只见小崽子不见了脑袋,徒留肥肥的四肢在空中不住地胡乱挥动,叫也叫不出来,怎一个惨字了得。

旁边的老祖,包括程立见了,竟然也不阻止!

原来这食人花的粘液对幼崽好处巨大,喝了后不仅可以坚韧筋骨,增强体质,还能百毒不侵,普通的毒难以对她产生作用。

终于,程雪憋到了极限,忍不住想呼吸,一张口便涌进了一大股粘液,被迫咽下后,食人花才放过她。

甫一落地,便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气,之后忍不住干呕了一阵,当然什么也吐不出来。

然后开始飙泪,跌跌撞撞地跑向程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肥肉一颤一颤的,一直指着食人花,却委屈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程立好笑地将她抱起,一旁的几位老祖也是饶有兴趣,面色带笑。

其中桑云老祖笑得最是欢畅,笑完还幸灾乐祸道:“这是因为小家伙喜欢你啊!”

见这丫头哭得渐入尾声,程立才笑着开口道:“好了,这食人花液可是好东西,还不快谢谢桑云老祖!”

“不…呃…不要,她是…呃…是坏银!”小崽子抽噎道。

“既然如此,我就把这小家伙收回去了!”桑云状似苦恼道。

闻言,小崽子心中更委屈了:受了这么大的罪,最后东西竟然还不属于自己,这是要逼死崽子!

只好瘪着嘴小声抽噎道:“谢…呃…谢谢…老祖!”

说完就一眼不眨地看着桑云,刚哭过的双眼湿漉漉的,再铁石心肠的人见了,估计都想答应她的任何要求。

桑云本就是想逗弄下她而已,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自然不会舍不得这一盆小小的食人花。

“要多来我青桑峰玩啊!”桑云将食人花递给程雪,状似随意道。

“嗯!”程雪说完就将头转到了一边,颇有种眼不见为净的意思。

一转眼就见之前抱过她的大哥哥在一旁笑着看着她。

眼睛一亮,赶紧将食人花往亲爹怀中一推,挣扎着下了地,欢快地往荷云处跑去。

程立看着仅仅是一瞬间,怀里的胖娃娃就被一株美得抽象的食人花代替,那家伙还状似娇羞地摇了几下花杆,让他满头黑线,心塞不已。

“大锅锅!”小崽子兴奋道。

“叫老祖!”程立肃着脸纠正道,那人哪有这么年轻!

“你应该叫老祖!”荷云也不想平白矮了一辈。

小崽子脑子一转,憨笑着朝荷云行了个拜年礼,乖巧道:“老祖!”

荷云失笑,掏出一把丹药道:“贪心的丫头,常来百药峰玩啊!”

“可以啊!”收下礼物的小崽子美滋滋,随意道。

程立见状,更加心塞了,当即将快要全身倚在他身上的食人花胡乱扔进储物空间,上前插话道:“还不快去见过扶风老祖!”

小崽子和荷云一番挤眉弄眼后,才状似乖巧地走到一旁看上去仙风道骨的老者边上,还没等她行礼,便听到耳边“锵”的一声。

竟是刀刃之音!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