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第二章 这才是证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小说简介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是作者丹琪天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大堂一片静寂,状师,班头,一众衙差,低着头梗咽啜泣的李玉兰李婶都抬头来,外面看热闹的场面的县民们…个个都望着他们的县太爷。“大人…”司徒状师想张口再次询问为何紧急叫停。徐川则摆摆手道。“事情还未查明,他一个乡野之人,不懂大堂上的规矩也可去理解,便饶他这一次“大人…”司徒讼师想开口询问为何叫停。。...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小说-第二章 这才是证据全文阅读

大堂一片寂静,讼师,班头,一众衙差,低着头哽咽抽泣的李玉兰李婶都抬起头来,外面看热闹的县民们…个个都看着他们的县太爷。

“大人…”司徒讼师想开口询问为何叫停。

徐川则摆手道。

“事情还未查清,他一个乡野之人,不懂大堂上的规矩也可理解,便饶他这一次吧,李明,大堂之上,本官问你再回话,不可再喧哗。”

司徒讼师张张嘴,没说出一句话来,今日这县太爷和以前不一样啊,转性了?以前可是对他的话近乎言听计从的。

“谢大人,谢大人,小民相信,大人一定会给小民做主的。”被松开的李明激动的跪在地上给徐川磕了三个头。

徐川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李明对你好感加10,目前好感负15。”

徐川听到手指都一哆嗦,好家伙,好感加了10还是负的,看来现在后者给自己磕头,嘴上说的好听,心里其实也不是全然相信自己。

徐川也没办法,谁让自己名声臭呢。他目光一转,看向跪在那里的李玉兰,开口问道:

“咳。李氏,本官问你,你家住何处。”

李玉兰犹豫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司徒讼师,后者一笑,颇为自信得说道:“大人问你话,你照实回答便是。”

徐川心中嘀咕,靠,我就问你个住哪里都要看律师?这么不敢说话,是怕说错什么吗?真有冤情不应该理直气壮才对?

李玉兰听了讼师的话,这才娇怯怯得说道:“民妇李玉兰,李家村人。”

徐川微微点头,和颜悦色得问道:“李玉兰,本官问你话,你无需害怕,先前司徒讼师所述,你丈夫李大牛被人所害,可有此事?”

李玉兰一听徐川说话和气,心中的畏惧去了八分,便将李明如何觊觎她美貌,前日在家中吃酒时意欲对她不轨,她夫君见状怒斥,李明一怒之下将李大牛杀死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回,还说幸好村长族老带人来的及时,不然她怕是也清白不保了。

她说的楚楚可怜,泫然欲泣,堂外看热闹的县民们却已经纷纷指着李明的脊梁骨怒骂起来。

有的甚至骂徐川刚刚不该免其四十棍刑罚。徐川耳畔又传来“安城县民意-2”的提示。徐川顿时无语…

日。这也能怪他?刚刚你们不是还觉得不该打的吗?

真是一群难伺候的刁民。

而在李玉兰话音刚落,徐川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一个选项:“是否相信李玉兰所说。相信,民意+5,李玉兰好感+50,气运-10。不相信,李玉兰好感-50,气运+10,可获得银两+50。”

徐川心中微动,地府给的这迟来的礼包也没有个说明书,就这么生猛的提示着。不过他也感觉出来了。气运这个东西应该是很重要的衡量数值。

人们常说的好人有好报,功德啊之类的,不就都图个好气运吗?

由此反推…气运加,应该就是礼包认定的好,气运减…就是礼包认定的坏了。

“只是不相信她所说,竟然还有银两?”

徐川脑海中迅速分析着,也当即做出了决定。他摇头一笑:“只听你一面之词,难以断案。先前李明所说,他去了你家时你丈夫李大牛已经死在家中,这中间怕是还有隐情,这李大牛的尸体可经过仵作详查,凶器可查验?还有,吩咐李家村村长和族老上堂,本官要一一询问。”

他一口气说完,衙差们顿时答应一声,朝着堂外跑去,堂外的县民们都纷纷点头赞同。徐川脑海中也提示“民意+7”。

显然群众们是容易感情用事,可还不蠢。徐川老爷这番断案条理清晰,很是专业啊。

而李明也眼前发亮,感激看着徐川,好感度提升20,此时好感度为5。

算是搬正了。

李玉兰却花容失色,有些惊慌看向旁边的司徒讼师。

徐川脑海中的提示则是:“李玉兰好感-50,现有好感负100。”

100就到底了吧?这不就是恨他了?老爷我只是禀公断案。你就恨老爷,有没有搞错。

而司徒讼师一张老脸也有些挂不住了,今日这是怎么了,老爷好端端的怎么转了性了,还变得聪明睿智了许多。

以往徐川是懒得多想,可不代表他傻。

感受着脚下不断拉自己裤子的李玉兰,司徒讼师两撇小胡子抖了抖,终究还是迈开步子,朝着徐川拱手道:“禀大人,小的有内情相告。”

徐川看过去:“内情?说。”

那司徒讼师嘿嘿一笑,连忙走到他案前,然后在徐川略显吃惊的眼神里,从他的袖子里抽出了一张崭新的银票:“老爷,这里有五十两银票,您收下去吃茶。依小人看,这案子清清楚楚,何须详审。不如就此了解,百姓们定然称颂老爷英明果断,刚正不阿,禀公办案啊。”

徐川看着桌子上的五十两银票,合着银两加50应在这里?

同时他脑海中也弹出选项:

“接受司徒讼师贿赂,判李明有罪,民意+5,气运-20,银两+100。”

“不接受司徒讼师贿赂,详查,气运+5。”

徐川暗道贪官还真是好啊,就这么一个官司,能赚150两。

不过民意还真的是和讼师说的一样,现在大部分人都同情死了丈夫的李玉兰,徐川不生枝节直接判了李明,他们才不管对错呢,反而觉得县太爷果断英明,办事效率高。

“不过本老爷可要气运呢。”

虽然这气运现在有毛用徐川还不知道,不过若是能修真得长生,那才是他的追求啊,区区五十两就想让他放弃梦想?做梦!

徐川想到此,脸色一板,沉声道:“司徒讼师,快些将银票收起来,你先前的话本官权当没听见过。若是再提,本官可不饶你。”

司徒讼师什么时候见徐川这幅模样过,顿时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连忙抽了银票乖乖站在一边去了。

之后任凭李玉兰怎么拽他裤子,他也不敢回应了。

很快,李家村的村长和几位族老带上堂来,仵作甚至命人将李大牛的尸体都搬了上来。凶器刀具上还有李明的手掌印。徐川一一问话。李明只说那血手印是自己见尸体想拔刀救人时弄上的,可李家村众人口径出齐的一致,且多有诋毁那李明之处,看热闹的县民们也吆喝着让徐川重判李明。

司徒讼师也冠冕堂皇,言辞锐利批判着李明…几乎可以说的他是天理难容,畜生不如了。

徐川则看着脑海里的选项,

判李明,气运-20。

显然应该是不对的。

李明原本还指望族人们来了给他说两句话,可是没想到完全一面倒推着自己去死,内心早就绝望了。

世道如此,他能如何?

“我知道不对,可是没有证据,有什么用?别人都当是他杀的。”徐川终于明白三人成虎一说是怎么来的了。

黑的能给你说成白的,白的能给你染成黑的。

“大人,人证物证俱在,可以结案了吧。”司徒讼师嘿嘿笑道。

徐川目光一扫堂下众人,视线中却突然一凝。定定的落在了堂下一角…

那里摆放着蒙着白布的李大牛尸体,就在刚刚,尸体动了。

准确的说,是尸体上飘出了一个灵魂,那灵魂缥缈扭曲,依稀能看出是李大牛的模样,只见李大牛灵魂先是恶狠狠得盯着李玉兰瞪了半晌,然后却是看向了带来做证人的李家村村长!它整个灵魂都扑到那村长身上。

不过灵魂而已,终究是虚的,村长长相精瘦,一对眼珠子里透着精明,只是耳朵上戴了一副熊皮做的耳罩,当李大牛的灵魂扑向他的时候,他感觉一阵寒意袭来,不由拢了拢身上的棉袍。

接着李大牛的灵魂满是歉意得朝着李明看了一眼,旋即才对着徐川恭敬拱了拱手,似乎知道徐川能看到他,然后指着那村长的耳朵,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徐川眨眼。幸亏他去地府走了一遭,不然看到这一幕怕是也得发怵。显然这是李大牛灵魂含冤,未下地府,依旧停留在人间呢。这应该也是地府礼包的一大功效!得到其提示的徐川也精神一振,对着那些吆喝着要重判李明的人喝了一声:

“别吵了。”

众人一静。徐川从案后走下来,几步走到李大牛的尸体前。一把掀开了盖尸布。

“大人,您这是?”仵作和主薄连忙上前。

“本官要仔细查验李大牛尸体。”徐川说着,他伸出手掌在已经冰凉僵硬的李大牛脸上落下,手指用力捏开了后者的嘴巴。只见其嘴里一片血污,哪里有什么其他东西,徐川心里暗道难道这死鬼诓他?还没反应过来,李大牛的鬼魂却是已经扑过来往他自己嘴里掏。

徐川这才顺着其灵魂掏的地方见到李大牛嘴里的后槽牙里竟然嵌着一块肉皮,徐川当即将手伸进去一掏。

满堂震惊。

“这…那昏官在干嘛?”

“太恶心了。”

司徒讼师也上前一步道:“大人,您这样,对死者不敬吧。”

徐川直接白了他一眼,心道:“你懂个屁,是他自己让我掏的。”不过嘴里却道:“若是让他含冤而死,那才是对他最大的不公。”

话落,他手臂一抬,一小块肉皮竟然被他从李大牛嘴里拿了出来。那肉皮虽然被咬破,但是却依旧能看清,是个耳垂的模样,徐川看着这块肉皮,哈哈笑道:“哈哈,证据,这才是证据,凶手杀死李大牛时,李大牛拼死反抗,咬下了凶手的耳垂!”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民意+40。声望+30。”徐川的脑海里也直接弹出提示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