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到了地府礼包 第六章 剑神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小说简介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是作者丹琪天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徐川定了定心神,闭目看去,却见房中供奉香火的画像一切一切如常,刚看见的好像而已他的错觉。但是很好奇心作怪,他的步子但是朝着房中迈了进来,身后的李明张了张口,终归是没说什么,跟随这位县太爷走了进来。徐川走入房中,仔细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画像,画像中所绘身影一手不过好奇心作祟,他的步子还是朝着房中迈了进去,身后的李明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什么,跟着这位县太爷走了进去。。...

我得到了地府礼包小说-第六章 剑神戒全文阅读

徐川定了定神,凝神看去,却见房中供奉的画像一切如常,刚刚看到的似乎只是他的错觉。

不过好奇心作祟,他的步子还是朝着房中迈了进去,身后的李明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什么,跟着这位县太爷走了进去。

徐川走进房中,仔细端详着面前的画像,画像中所绘身影一手指天,身穿道袍,眉目间颇有几分道韵。

徐川突然想起来当年蒙在被子里看武侠剧《笑傲江湖》的时候,林平之的老祖宗便是将辟邪剑法藏在了房顶上,也是以画像指引,莫非这李明家老祖也是如此?

不过这个念头一升起来,徐川就暗笑自己想多了,一定是他内心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机缘的探索欲在作怪。

这就好比第一次玩rpg游戏,每进到一个场景,第一反应就是先寻摸寻摸有没有宝物可以拿!

都落下毛病了。看到人家画里人物指着上面就以为有宝物?要是指着地面是不是还要掘地三尺了?

“这毕竟不是游戏,这是真实的世界,人家若是高人,真留下宝物,也早就传下去了,怎么会藏起来,又不是辟邪剑谱。”徐川摇头,暗道自己想象力太丰富。

可当他回过头来,看着面色恭敬的李明,却是不由开口道:“李兄,你家可有梯子?”

李明:“……?”

……

片刻之后,李家东房里,李明双手紧紧扶着高梯,抬头九十度仰望上方,满脸担忧得道:“大人,您小心一些。”

这位县太爷行事风格太诡异了,哪有第一次来人家家里就掀房顶的?

徐川双脚踩在梯子上,目光则是在房梁上巡梭着,除了厚厚的灰尘和几个蜘蛛网外,没有丝毫藏有宝物的痕迹。就在徐川有些脸红于自己的想象力丰富时,他的目光突然看向了一个方向。

“那是?”

目光所及,竟是发现在那房梁的木头缝隙里赫然嵌着一个指环,徐川的内心突然怦怦乱跳起来,感觉心脏病都要发作了。

真有宝物?

祖祠见戒指,这十有八九是机缘啊。而且戒指这东西机缘一般都不会小,说不定其中还藏着一个老爷爷呢!

徐川连忙强忍下激动,探出身子去。以他如今有些孱弱的身体颇为艰难才够过去,将那指环捏到了手中。

指环入手冰凉,上面沾染着的灰尘竟然一碰便掉,露出了明光,仿佛刚刚铸造,显然的确是宝物。

徐川更加兴奋激动,这时李明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大人,您找到什么东西了?”

“我…”徐川正要回答。

嗡。

他的脑海中便弹出了两个提示:“一,告知李明你找到了宝物指环,并将指环交给他,气运+50。”

“二,隐瞒李明,将宝物指环私吞。气运-250。”

徐川瞪眼。

有没有搞错,这是他凭自己的本事找到的好不好,一言不合就让他选择,还是不断地把机缘往外推的选择,徐川严重怀疑这审判礼包不是来帮他,而是来坑他的。

审判的也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算你狠。”

徐川心中暗骂一声,接着认真考虑起来。这次可不是阳土或者阳果这种普通宝物了,而是很有可能是法宝,传承,甚至是能咸鱼翻身的大宝物。看扣的气运就知道,价值不菲。

250气运,值不值?

他心中想着,也低头看去,一眼看到下面扶着梯子,满脸担忧表情的李明,那眼神中满满的关怀质朴,终究还是深吸一口气。

“呼。罢了,还是白给的五十气运香。”徐川一笑,接着转身下去。

“没找到别的,就这一个指环,兴许是你家祖上留下的。”徐川将指环交给李明,脸上平静,心中则感觉复杂。

到手的宝物,就这么没了。

李明一怔,看着手中的指环,指环明光闪闪,很显然一定是宝物,大人就这么送给他了?

他再憨厚,最基本的人情还是懂得,宝物动人心,就是亲兄弟,都可能因为宝物而自相残杀,何况是县太爷对他一平民百姓?

“走吧,我们出去吧。”徐川转身。

扑通,

身后却传来一声闷响。

徐川诧异回头,只见李明跪倒在地,叩首道:“大人对小人恩同再造,请大人恩准小人跟随在大人身边报答大人的恩情。”

徐川看着他,

李明也抬起头来。两人眼神碰撞,

徐川能看到李明眼中的坚定,只能微笑着微微点点头。

既然宝物得不到了,将得到宝物的李明带在身边,那不相当于也算是得到了一半宝物了。

……

李明跟随在徐川左右,自然不能再呆在李家村了,阳土和阳果也就自然而然的随着李明一起搬到的县衙府上,美其名曰是跟着李明到来,不过还不和送给徐川的一样?阳土有了,阳果也有了,还有得到宝物的李明主动跟随。

可以说一举三得。

谁是最大的赢家?

徐川仔细想了想,自己如果动了私吞李明阳果藤和阳土的念头,那肯定是和指环宝物无缘了,而若是动了私吞指环的念头,李明怕是也不会主动跟随他。他纵是以恩相挟,后者心里也会有芥蒂。

报恩和还恩,是两个概念。

现在这结局是,徐川气运一共加了七十,还得到李明的效忠,阳土,阳果,也都顺理成章搬到家里来了。

“还是格局大点好啊。”徐川心中感叹。唯一的缺点就是…自己没得到什么修行法门。

回县城的路上,已经做为徐川贴身侍卫的李明还有些拘谨,他有些疑惑徐川为何会知道自家房顶上会有这指环宝物,徐川看他憨厚的模样,便随口将笑傲江湖中林平之家藏宝的事说了。

这点事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仅仅是后天武学传说而已,比起传说中的修真者差远了。

可李明却听的津津有味,憨笑道:

“大人真是学识渊博,聪明绝顶,看了一眼我家供奉的画像,便发现端倪,若是换了我,我就是看到死都发现不了。”

徐川则微微摇头。

见识决定了一个人的思维。修行也是一样啊,这个时代的人真的傻吗?不,只是环境和阅历,局限了他们的思维而已。

“李兄,那指环你可有什么发现?”徐川轻笑着问道。李明既然跟随了自己,做为身边人自然不能直接称呼名字了,因为李明大他几岁,称呼一声李兄也正常。李明开始时受宠若惊,可在徐川坚持下,也只能接受了。

“大人见笑。”李明连道:“我实在愚笨,没有什么发现,还是您看看吧。”

他连忙将指环拿出来。

徐川扫了一眼。

“滴血认主的手段你用过了?”

“滴血认主?什么滴血认主?”李明迷茫。

徐川无语,这点常识都没有?稍微一解释,李明听的恍然大悟,心中感慨有文化真是不一样,然后便按照徐川的解释,咬破自己的手指,鲜血滴在那指环上。果然如徐川所言,血滴落在那指环上,仿佛水珠落到海绵上,顿时渗透进去。

接着那指环之上闪过一道金光,金光蕴含凌厉气息,徐川坐在旁边都不由心中一颤,仿佛在一瞬间看到了一道冲天剑光。

而李明则直接呆住了,金光没入了他的眉心中,其整个人都定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雕像般。片刻之后,李明的眼皮才轻轻一颤,眼中流露出狂喜之色,又震撼又激动又无比感激的看向了徐川。

“大人,请大人受我一拜。”李明又要跪下。

徐川连忙拦住,都是自己人了,还拜什么拜:“李兄,不许再拜了,再拜那就是见外,我可生气了,快说说,刚刚那金光是怎么回事?”

李明这才停下,不过面露犹疑…

徐川见状,不由笑道:“若是不方便,李兄便不必说了。”

“大人不要误会,只是事关重大…罢了,大人,实不相瞒,这戒指名为剑神戒,乃是我家祖上,先天后期修士李渊岚所留,算是一件法宝,不过没办法收容器物,只有他平生遗留的诸多剑法和内功心法,只能李家后人才能打开。”李明连道。

徐川的眼前一亮。

先天后期修士所留,那再进一步,就是修真者了啊。

还好还好,这戒指必须李家后人才能打开,想想若是自己刚刚私吞了,自己又不是李家后人,那不是傻眼了。还好给了这李明。

他正想着。

李明已经说道:“大人,家祖留下的内功心法,名为“神相炼气功”,乃是熊州神相教的不传之秘,所以家祖嘱咐万万不可泄露,不过大人你也不是外人,自然可以随便观看。”

神相教,据传乃是熊州四大宗派之一,底蕴颇深,徐川也曾经听说过。

徐川犹豫着要不要委婉推迟一下,可李明却已经再激发了那戒指,一道金光掠过,瞬间没入了徐川的眉心中。

“老祖说不可以信任任何人,修行路上,要绝情绝义,可大人对我恩重如山,没有大人,我早就死了,哪里有现在的机缘?”李明知道人心险恶。

可越是知道,也越是珍惜那种对自己真心好的人,物以稀为贵,情义也是如此,真情真意,就当珍视。

金光没入眉心。

徐川只感觉眼前一花,他和李明不一样,李明虽然身强体壮,可是没有开辟识海,徐川却是因为地府大礼包的关系,识海已经开辟了,所以这金光落入徐川脑海落入识海中,直接就完全记下了。

“剑法十八种,最强剑法为“残剑式”。”

“内功心法「神相炼气功」,可修至先天后期。”

这…是徐川这三年来,第一次真正接触到修行法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