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丹师要翻身 第二章 林哥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炼丹师要翻身小说简介

《炼丹师要翻身》是作者癸游兮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林哥儿脸色一变,说:“胡来,你现在的……”但是话说起一半就也没再次说一直这样了,上次号脉的时候,林仙的身体不仅也没严重损伤,就连往年的暗疾也去了个七七八八。林仙从乾坤袖里面掏出一瓶药,说:“这是我陷入昏迷时遇见了一个老婆婆给我的。”她还不明白林哥儿究竟对她林仙从乾坤袖里面拿出一瓶药,说:“这是我昏迷时遇见一个老婆婆给我的。”她还不知道林哥儿到底对她是否真心,所以她目前没打算把自己的储物空间暴露出来。。...

炼丹师要翻身小说-第二章 林哥儿全文阅读

林哥儿脸色一变,说:“胡闹,你现在……”可是话说到一半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刚才把脉的时候,林仙的身体不但没有损伤,就连以往的暗疾也去了个七七八八。

林仙从乾坤袖里面拿出一瓶药,说:“这是我昏迷时遇见一个老婆婆给我的。”她还不知道林哥儿到底对她是否真心,所以她目前没打算把自己的储物空间暴露出来。

林哥儿接过去,打开瓶塞闻了闻,脸色一变,不知道是惊是喜,他说:“这丹药是极品固元丹!”

林仙试探地问着:“莫非这丹药有问题?”

林哥儿把药瓶放回林仙的手里,他难言激动地说:“固元丹针对的是五劳七伤,元气亏弱,血气虚损,你这一瓶又是极品,吃了以后,别说从万丈山崖摔下,就算重伤濒死,也能抢回一口气。”

林仙听到这里,觉得这丹药和她那个世界的差不多,就是有哪个地方有些奇怪?

林哥儿见林仙不知所以然的样子,勉强压下激动的神色,继续说:“瞧这极品丹的成色,还有你现在的恢复情况,我敢保证你遇见的那个老婆婆是个大师级炼丹师。”

在玄冥大陆,炼丹师的等级划分是:入门级,出师级,大师级,宗师级……后面也有传说的神级炼丹师,但是只限于传说中,世上根本没有这人。

林仙担心被林哥儿看出端倪,侧头按着额角,从记忆中扒拉出,这个世界的炼丹师很少,能一脚迈入宗师级别犹如凤毛麟角。

这样说来,我岂不是就能凭借炼丹在这个世界立足?

林仙想到这里,却觉得还不是时候,她现在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还整天有人来找茬。只有进入宗门,过了考核,有了靠山,那才能展露头角,不然木秀于林总归是不好的。

林仙若有所思,林哥儿就把药炉熄了火。

等收拾好一切,林哥儿就去做饭,林仙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在切菜,说着:“你没有辟谷丹吗?”

林哥儿失笑,说:“那是金丹修仙的才有,像我这种的,哪里会有。”

林仙走过去握住林哥儿的手:“唔,才练气期?”

林哥儿收回手,他一点也不奇怪这次林仙怎么又变了性子。从当初的骄纵跋扈,到后来的疯疯傻傻,他都陪着她,现在她这样,林哥儿也挺习惯的。

至于会不会是被夺舍,林哥儿却没往那方面想。

林仙也没有告诉林哥儿她有辟谷丹的事,她吃着林哥儿煮好的饭菜,对着林哥儿竖起了大拇指,太好吃了。

等到夜里的时候,林仙刚捏了一个清洁咒,林哥儿就端着一盆水进来。

“洗脚了。”林哥儿说着就要去扶林仙。

林仙有些僵硬地躲开,说:“我刚才清洁好了。”还顺便给林哥儿扔了一个清洁咒。

林哥儿伸出的手收了回去,他笑着说:“那好吧,那你早些休息。”他早就习惯照顾疯疯癫癫的原主,现在冷不丁的变正常,他要适应两天。

林仙则是想起以往原主都是和林哥儿同床共枕的,现在她也要如此吗?

在林仙东想西想的时候,林哥儿把水端出去后,又进屋来把被褥什么摊开,然后对着林仙说:“休息了。”

林仙一步一步挪过去,然后解下外衣就躺里面去了,林哥儿也是如此。

两人之间的距离还能躺下一个人,林仙背对着林哥儿想着:这人就不会怀疑吗?如果怀疑,她又该说什么。

林哥儿闭上眼睛,双手放在腹部,安安静静的。

林仙想了半天,都没听到后面的动静,她转过身来,就瞧见林哥儿的睡姿,这男人其实还挺不错的,张罗一日三餐,还对疯傻的妻子不离不弃。

三天时间,也慢慢过去了。

这一天,林仙早早就起来,穿戴好一切就往清元宗的宗门赶去。

“等等,吃了饭再去。”林哥儿在后面追着,手里还提着一个包袱,里面是包子馒头之类的。

林仙转回身来,直接拽着林哥儿的手就跑起来,说:“等下吃,现在不去占个好位置,等下就赶不及了。”

林哥儿把包袱拿好,看着两人相牵的手,还有笑颜如花的林仙,也跟着露出一抹笑来。

等到了宗门考核的地方,林仙和林哥儿站在最前面,考核上面的人已经打起来了。

等一轮三十人比拼结束后,清元宗的一位长老站在台上问着:“可还有人上台?”

林仙就举起手,喊着:“我!我!我!”

可是,台上的长老根本没有看向林仙,反而又问了一遍。

旁边的人全都用看戏的眼神看着林仙,更是不屑嘲讽地说着:“瞧那傻子又要闹幺蛾子了。”

“谁说不是呢,人都傻了,还想进内门,要不是清元宗仁慈,像这样的外门弟子现在还是个傻子早就该除名了。”

“小声点,她是傻的,她身边可还有个夫婿。”

“有个夫婿又怎样,还不是个练气期,连上擂台的资格都没有。”

这些声音不大不小,该听到的都会听到,每个人都神色怪异地看着林哥儿。

清元宗三年一次的考核,只有筑基境的人才能参加。

林哥儿垂目看向林仙,安抚地笑了笑,彷佛周遭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

“肃静!可还有人要参加?”台上的长老表示这次再没人,她就不问了。

林仙早就气不过,直接往台上飞,对着长老就说着:“你是聋了吗?我说了我要参加!”

站在台上的长老是清元宗的梅长老,她颇为讶异地对林仙说着:“原来不傻了?”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林仙默默腹诽,没有理会梅长老眼中的不屑,对着梅长老拱手说着:“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参加考核?”

梅长老却摇头说:“别给自己找难堪,还是下去吧。”所有人都知道林仙前段时间才傻过,现在说正常就正常,难保哪天又疯癫起来。

林仙握拳,说:“我本就是宗门的外门弟子,这次的考核也是让外门弟子能够进入内门设下的,我为什么要下去!”

梅长老冷哼一声,直接抬手就甩出一道劲风,想把林仙推下擂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