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 第4章 代嫁庶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小说简介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是作者桑梓糖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小厮吓得差一点就晕过去,他满心想去跟桑夫人告状,揭穿桑月的伪装,可是听了桑月这话却猛地清醒过来。他只是桑家的下人,而桑月就算再不堪也是将军的亲生骨肉,是将军府的二小姐。若...

快穿之魔道小姐姐教你做人小说-第4章 代嫁庶妹全文阅读

小厮吓得差一点就晕过去,他满心想去跟桑夫人告状,揭穿桑月的伪装,可是听了桑月这话却猛地清醒过来。

他只是桑家的下人,而桑月就算再不堪也是将军的亲生骨肉,是将军府的二小姐。

若是她一口咬定他试图轻薄她,纵然她被毁了声誉,可桑将军也不可能把女儿嫁给一个下人。

作为桑夫人的人,小厮知道桑夫人伪善的真面目。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

小厮越想就越惊恐。他为什么会觉得二小姐是个娇弱的病美人?这分明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而且此时对方正捏着他的七寸,他不得不妥协。

“是,是奴才照顾不周,奴才该死。”

“你知道就好,还不快把小朝的饭菜端来。”

桑月依然轻声细语的,可小厮这次却半点都不敢轻视,反而一愣,随即面露喜色,慌忙答应了,继而一瘸一拐的转身走了。

“既然明知此人有二心,为何不把他换掉?”小系统十分不解。

“与其换了其他居心叵测的刁奴,倒不如给他一个机会效忠。”桑月十分耐心的说道。桑月纵然脾气火爆,可作为一名几百上千岁的女魔头,她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系统作为一串数据表示人类实在是太复杂了。

桑月没有再解释,而是直接推门进去。

桑朝躺在床上,神色萎靡,见人进来正要发火,却见来人不是自己的贴身小厮,而是亲姐姐桑月,他的眼睛亮了一下,面色却依然臭臭的。

“你怎么舍得来了?听说今日府上来了许多人,你也该为自己的终生大事做打算,怎么有工夫来看我?”

桑月分明看见清瘦的少年眼底的希冀和喜悦,他分明就欢喜的很,却故意板着一张脸,因此面色也有些僵硬。她顿时明白了这姐弟两人的感情。

原主的记忆中不乏她偷偷给弟弟送菜的画面。看来这小子并没有真正被桑夫人养歪。

桑夫人明面上找人来伺候桑朝,背地里没少克扣他的伙食。也有可能是那刁奴见风使舵,暗中给了他不少苦头吃。

桑月没有亲兄弟姐妹,仅凭着原主的一些记忆,对这个便宜死弟弟倒是有几分感情。并且她心里倒是有几分庆幸,幸好这小子不是个傻子。

若是真被桑夫人笼络的是非不分,那她就只能以暴制暴了……

“来看看你,你的腿好些了吗?”

桑月不说还好,这一说,桑朝的眼睛就红了起来,“我这腿算是废了,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那可不一定,我一直都在看医书,一定会治好你的腿的。”

桑朝原本以为姐姐肯定会安慰自己,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安慰法,弄得他一时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许久,少年才深吸了一口气,“好,我等着,姐姐。”

……

“什么?你要学医?”其实自从桑朝摔断了腿之后原身就一直在看医书,不过资质有限,所学并不算多。只是如今她来了就不一样了。

不过,她的医术还得过了明路。

桑月故意在一家人用早膳的时候提出这件事情,如此一来,桑将军在场,桑夫人就不好阻拦。

桑南天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也是利己主义。

桑朝和桑月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他诸多子女中的一人,他有嫡妻秦氏所出的一双嫡出儿女,不管人才品貌如何,在这个朝代,嫡出的身份就高贵一些,大概率都会比庶出的子女更有用处。

纵然他当初是真心喜欢明姨娘的,可那又如何?

明姨娘已经过世,这些儿女又都养在嫡妻秦氏名下,因而他对秦氏向来十分尊重,内宅之事素来不管不问,也包括当初明姨娘留下的一对儿女。

如果桑朝能读书入仕,桑月能嫁个好人家,让他面上有光,或许桑南天能看得到他们姐弟两人,反之,桑南天并不会把目光投诸在他们身上。

而原身素来内敛柔弱,桑南天就更注意不到她了,倒是桑瑜作为嫡女,偶有抱着桑南天的手臂撒娇,逗得他哈哈大笑,在他面前还能说得上几句话。

“是,父亲母亲,小朝的腿不能动,女儿心里很难过,作为姐姐想为他进点微薄之力。”

桑南天的面色稍稍缓和了几分。

“学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可不要胡闹。”桑夫人也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她才皱眉说道。

这话听上去仿佛是一个做母亲的在喝斥不懂事的女儿,实际上却是在给她挖坑。

果然,桑南天原本还有些触动,这会儿神色又恢复如常了。

“你母亲说的没错,学医之事,绝非儿戏。”

“就是啊,二妹,二弟的腿就连宫中的太医也都说了无药石可医,你就不要胡闹了。”桑瑜道,桑南天原本的那一点触动消失的一干二净。

很显然觉得桑月是一个异想天开的小丫头。

天真在男人眼里几乎就相当于无能。

这个时候桑南天反而越发觉得桑瑜不愧是嫡妻所出,不仅明白事理,还端庄大方。而桑月就显得异想天开又小家子气了。

“父亲,母亲,女儿只是想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又如何敢与宫里的太医相提并论,父亲母亲和姐姐未免太折煞我了。”

桑月却似半天没注意到这家人的脸色似的,她避重就轻,敛眸轻声说道,瓷白的脸上却带着几分郑重和倔强。

桑南天不经意的看了她一眼,忽的就想起那个娇弱温柔的身影,不由一愣。

桑夫人还想说什么,桑南天就已经应下来了。

“既如此,那便试试吧,月儿也莫要太过劳累。”

“是,多谢父亲关心。”

桑月忽而笑了,纵然娇妍玉色,也无法形容她此时的娇美。桑夫人和桑瑜的面色陡然就是一僵。

不过想想桑月就是一个小丫头,难不成真的能把那小贱种的腿治好?怎么可能?就连太医都说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站起来了。

如此一想,桑夫人倒是也放心了。

“月儿有心了。”桑夫人干巴巴的说道。

不过她近期腾不出手来修理这对姐弟。她还得忙着修复和萧锦尘的关系。

萧锦尘是皇子,哪怕现在看来登上皇位的可能性很低,可是很低不代表没有。桑夫人是个周全的人,断然不会让萧锦尘因此恨上桑家。

要不然就得不偿失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