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我携核爆而来 第二章黑眸金瞳 武魂觉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斗罗之我携核爆而来小说简介

《斗罗之我携核爆而来》是作者介·亭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入冬。斗罗纪元2633年·斗罗大陆西北·奥托王国坦丁初级魂师学院,一年级。“所有魂师们的梦想都是不断修炼变强,有朝一日——成就封号斗罗!”可以容纳100人的教室,一个激动的声...

斗罗之我携核爆而来小说-第二章黑眸金瞳 武魂觉醒全文阅读

入冬。

斗罗纪元2633年·斗罗大陆西北·奥托王国

坦丁初级魂师学院,一年级。

“所有魂师们的梦想都是不断修炼变强,有朝一日——成就封号斗罗!”

可以容纳100人的教室,一个激动的声音向在场的学生讲述着。

“他们都是修炼到惊天动地的存在,一招就可以使得山体崩裂,江河断绝。哦,比如我们坦丁省的乌苏江。”

“wow!!”

在场的学生的眼睛都齐齐地放出崇拜的目光,对于人均只有七、八岁的他们而言,这些强大的人物就是他们内心的偶像。

我们小时候也经常幻想自己是假面骑士、超级英雄、持剑走天涯的剑客菠萝吹雪,然后帅气地登场,直接用绝招消灭敌人,救下自己的好感女孩子。

讲课声音的主人属于一位湛蓝色的长袍身影,作为学院的魂技课老师,千浔几乎不教主要内容,反而给学生讲大陆魂师强者的故事。

毕竟这些生涩的理论,一来这么小的小孩很难听懂,自身没啥兴趣;二来魂技课需要的是魂技,但这些学生中魂力最高的也就七级,连一个魂环附加的都没有。

“真不知道为什么校长要在低年级开魂技课,这不是扯淡吗?”

千浔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

“当世的封号斗罗也只有寥寥几人,上三宗至少各存一位,天斗帝国有一位供奉,星罗留两位,武魂殿独占三位。”

他望向下面的几十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定定地说道,

“虽然成就斗罗机会渺茫,但老师相信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强者,只要你们永不放弃,老师就会永相随~”

话落,台下的眼睛一个二个光芒万丈。

“我要当大侠斗罗,逞凶除恶,维护大陆正义!”

“我要成为金子斗罗,然后买好多好多吃的。”

“人家要成为斗罗变漂亮……”

……

“现在的小孩可真敢想啊,这金子斗罗就很有前途,我当年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认识。”

千浔的面色依旧温和,他向台下的小孩们投去鼓舞的目光。

忽然,千浔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他望向教室偏后的一角——黑眸。

少年右手托着下巴,平静的注视着讲台。

他旁边的西瓜头胖子正说得面红耳赤,但少年的神情却没有丝毫波动,仿佛整个教室的世界与他无关。

他静静地听着自己四周的这些孩童们一个又一个的梦想,突然他迎来了老师的目光。

“那个……小兰,你给大家说说你想成为什么斗罗?”

千浔指了指少年,他倒是比较好奇自己这个学生的想法。

就像天地下所有老师一样,他们都对每一个的尖子生有一种独特的琢磨。

而这个昆兰就是这一年级的前茅,不光是理论、体术成绩超群,而且还有一种独有的气质,来自骨子里的高贵。

虽然现在还没有觉醒武魂,但千浔知道绝对不会差,他姐姐墨心就是一个天才。

昆兰和墨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当代墨家家主已经对外宣布这个养子是自己的唯二继承人。

在第一天上课的时候,班主任按照名单来点名“墨·昆兰”,他起身后没有应答,而是淡淡地盯了眼班主任,“昆兰”。

见老师叫他,少年缓缓起身,

“老师,强者不是我可以随意想的。”

他盯着千浔,但又顿了顿,似乎在思考。

“快停下来!听听兰老大要讲什么?”

一旁的西瓜头小胖子叫喊着,

“老大要认真想了!”

“额……”

黑眸少年瞟了眼旁边的胖子,胖子立马闭上了嘴。

大家马上安静了下来,他们似乎也很好奇昆兰要成为什么斗罗。

“其实,我并不渴望强大的力量。做一个自由自在的平凡人也挺好的。”

少年与其是在回答,更多的是唏嘘。

千浔听了,不禁笑着摇摇头,这个回答他着实没有想到。他以为这个分殿殿主的儿子会说成为魂圣魂帝啥的,毕竟相比于完全不沾边的封号斗罗,有见识的人都会务实一些。

同时全班其他同学也难以相信,他们难以理解。毕竟哪个小孩子不渴望有朝一日变成超人拯救世界,这个超人越强越好。

“你的回答确实让老师侧目,平和的心态是好,但老师希望你明白守护美好的生活也是需要力量的。”

千浔其实打心底是赞同的,但他肯定不能在课堂乱带节奏,不然这群小祖宗的父母指定要去校长那投诉他——

他们那些贵族,要么就是富商,将自己的娃娃送到魂师学校就是为了试着能不能成为魂师,以后在王国甚至是大陆有着一席之地。

平凡?那你为什么不送去佛学院。

想到这里,千浔继续道:

“这个世界是魂师的世界,魂力、魂环和魂技是就是一切。老师知道对于你们来说可能这一切太过遥远,但是老师要求你们有一颗强者的心。”

“纷纷扰扰,强者独行。”

千浔最后一句话,竟然也有着像昆兰似的唏嘘。

这时操场上的那口铜钟响了起来,意味着今天的课程也结束了。

“大家回去吧,注意温习课程哦,咱们下周就期末考试了。”

一听到老师的叮嘱,同学们本来刚刚收获周末的惊喜,又立马焉了下去。

昆兰此刻也把桌面的书本收回,不理会身后胖子的叫唤,独自走出了教室。

夕阳温柔的把余晖打在街道上,集市的商人也开始收理,他们离开后摊位又被夜市的商贩接管,一个二个挂起了还没上灯芯的纸灯笼。

此外,作坊的商铺也摆出了香肠奶酪等吃食,也有的还提前进了烟花爆竹。

奥托国开始入冬了,这些吃食礼货都是为了岁末的庆祝。

就像是以前东方华夏的春节。连庆祝的爆竹也是极其相似,不过这些火药的含量和用法都很落后,只能堪堪达到“霹雳啪啦”的声响效果。

昆兰走出校门,一道早已等候着的身影立马冲向前,把毛质麾袍披在其背上。

“少爷,大人让我接您回家。”

看着眼前的中年管家,昆兰轻声回应,

“嗯,墨叔,走吧。”

墨隐跟在其身后,低声说道,

“小姐今天也回来了。”

“哦,她猎取到自己的魂环了?”

昆兰问道,漠然的黑眸中竟有少许的波动。

“是的,小姐今早从星斗森林回来。”

昆兰听后,漆黑的眸中闪出一点亮光,不禁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墨家的上上一代曾参与了武魂殿针对邪魂师的歼灭,事后那一代家主被武魂殿任命为奥托国王城坦丁城的分殿殿主,这一职位也顺位给了现任墨家家主,同时也被奥托国皇室封侯。

墨家的府邸也被划在坦丁城的中部,前方就是政务宫殿,紧接着是坦丁城的武魂殿分殿,再往前则是奥托皇室居住的宫廷,而坦丁初级魂师学院就在墨府的几条街开外。

当卫甲们将墨隐二人迎回墨府正堂时,晚宴已经开始了。

这次晚宴本来是即将岁末的年庆,又赶上了墨家大小姐的第三魂环猎取。

墨家便临时发了邀请,不过坦丁城的贵族和富商们到场的也多,就连奥托王室的几位公主也来了。

绚烂的灯火,宽大的殿堂。

一位身着白裙的金发身影正被一群身穿各种华丽礼服的公子小姐围住,精致的瓜子脸时不时地和周围的人展颜一笑,这让在场的公子们都呼吸一顿,毫不掩饰眼中的爱慕,不停地和她搭讪。这一点,连两位公主也只能暗叹不如。

见到姐姐被围得抽不开身,昆兰也没急着去找她,而是回去换了身合适的礼服。

虽然这个时代的世界仍然处于落后的封建期,但不得不承认人类的纺织工艺已经达到了巅峰。

他穿上了一件金调蓝纹的黑色礼服,虽然才七岁,但昆兰的个子已经赶上以前世界人们十二三岁的水平。

他解开上课时打好的发束,将已经披肩的黑发散开在身后。

做完这些,昆兰往身上打了些金橘味的香水,这些仪式和动作中少年流露出超越性的岁月感,盯着镜前的自己,他不知道是回想起了原世界的哪一场宴会。

凯撒登位庆功的那一场?还是拿破仑称帝时,他和教皇一起参与的那一场?

……太久了。

昆兰再次出现时,大堂的宴会已经开始。

众人已经坐到了长桌两侧,乳猪牛排等食物一一被侍者摆上,一只只装满果酒的木桶也抬到大厅。

他安静地穿过冗长的餐位,坐到姐姐的旁边。

回应着旁边席位的问候恭维,像王室两位公主笑着说的“小兰越来越帅了”、几位公子哥旁敲侧击实则吸引他姐姐的“墨心小姐的弟弟真帅。”、“这么优秀不愧是墨心的弟弟“诸如此类的话。

做完这些,昆兰才看向自己的这个姐姐——精致的脸庞,尖挺的小鼻,晶莹殷红的小嘴,看来是刚刚又补了口红,还有眉宇间的英气。

这是他的姐姐,墨心,14岁的魂尊。

“这么久不见了,想我了没。小兰。”

墨心对她弟弟眨眨眼。

“想。”

昆兰回复道。

“你就这么惜字如金吗?高冷死你。”

墨心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不容许昆兰反抗。

“姐--”

昆兰也瞬间破功,他确实难以在墨心前毫无波动,自己也挺无奈的。

见到弟弟被整服后,墨心更得意了,她冲昆兰扬了扬白皙的拳头,

“你老姐今后可是堂堂魂尊了,年份超过千年的黑虎哦。”

昆兰看向墨心那咧开的嘴和笑眯起来的眼,他用抑扬顿挫的语气说着“那你好棒哦。”

“你这……”

见状,墨心顿时本来想再给弟弟一个教训。

这时主位上已经坐上了一道身影,这是墨心他们的父亲,墨东阳。

虽然现在已经是一副发福的中年模样,但从脸庞中依旧可以分辨出一丝俊气。

墨东阳举起酒杯,开篇说了两句公式化岁末祝辞,然后一转就夸向自己的女儿墨心成就魂尊的“壮举”,接着又从修炼魂士、魂师、大魂师夸赞女儿的修练速度,再到对未来的展望——

“……我相信心儿绝对会在两年之内再突破魂宗,然后我们再花个三年突破魂王,哈哈哈,然后魂帝”

夸完墨心到封号斗罗时,墨东阳再换题一转,又称赞起了自己的儿子昆兰——

“我儿昆兰啊,那可是冷酷的靓仔……”

昆兰再次捂脸,然而墨心倒是觉得没啥,反倒一直对各个宾客的目光报以礼貌的微笑。

这个世上,可能就只有这墨东阳和墨心能让他毫无办法地破功吧。

当然如果母亲还在的话,这可惜在刚刚生完墨心后,母亲就因疾而逝。

昆兰自小被墨东阳收养,虽然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在心中墨心和墨东阳就是他仅剩的亲人。

在墨东阳结束自己的长篇大论后,晚宴终于开始。

看着忍受濒临极限的众人,墨东阳表示自己还可以继续发表演讲,一来这个宴会没来啥重要的官员和领导人,二来自己的儿女确实很优秀,有真材实料还怕写不出万字作文?

可能是忍着饿的不行了,晚宴间大家也没做过多的交流,光顾着吃了。

……

宴后,昆兰同父亲和姐姐难得地聊心。

墨心也再次描述击杀两千年黑虎时的惊心动魄,以及这个第三魂技的作用,可以使得她的冰狼武魂附甲增速30%,还附加了暗属性的侵蚀效果。

她还没想好名字,至于墨东阳取的“超级·狼上身”,墨心直接翻了翻白眼。

昆兰正想说说自己取的名字,这时他望向窗外的庭院——

天空中的暗雪跌入了他的眼帘,接着掩在庭院的暗青色的灌木丛上,紧接着一片又一片,他起身探出手,像是在接住些什么。

“第七场雪。”

昆兰喃喃道。

坐在一旁的墨心又想说“这乖弟弟又装起来了。”

不过墨东阳察觉到了什么,朝着墨心比了个嘘的手势。

天地间似乎在酝酿着什么,雪骤然大了起来。

昆兰默默地盯着飘雪的夜空,他长长地吐气,闭上双眼,七年之前,或者说是上一世:

W76-2导弹坠下的一瞬间,赤色风暴就吞噬了想要逃离的血祖,摧枯拉朽般地将他的身躯撕裂、摧毁。

昆兰他自己也闭上了眼,然而——

降世的光流、金纹和超高温的粒子包裹住了他,他也并没有立即如同血祖一般灰飞烟灭,而是被这股灭世般的能量冲刷到了另一片时空。

高温和高压将他血肉和骨骼融化挤压,金纹和光流又把他残破的躯体组合修补,血祖还未消散的粒子也和昆兰掺和在一起——

时空也在这一刻塌陷扭曲,时间似乎被拨弄了。

关于昆兰的一切发生了逆生长,他那一米九的身躯就一片焰火中慢慢被打磨,消融……

直至回到生命之处……

……

当昆兰自己恢复意识时,昆兰已经被带到了这里,斗罗大陆!

……

庭院处。

昆兰慢慢睁眼,黑眸中突然闪过一缕金纹,慢慢化成纯粹的金瞳,赤焰色的花纹在其脸上勾勒。

明明已经下雪了,这突如其来的炽热和压迫让其身后的墨东阳和墨心猛然一惊。

伴随着的还有从昆兰身上释放出来的一股灼烧感,他们甚至感受到了一股毁灭而又神圣的气息。

身为坦丁分殿殿主,墨东阳立马就判断出来了——

昆兰武魂觉醒了。

感受着从心脏喷涌的力量,昆兰知道自己的基因枷锁被打开了,强者之路,一如既往地摆在他面前。

初次觉醒的力量改造并强化着他的身体,他的骨骼被附上淡淡的金纹,他的躯体被火焰渲染出赤红色的光芒,以前血族超强的恢复能力和迅猛的速度此时也重新回到自己体内,这两个能力似乎也变得更强大了。

半刻,觉醒的力量消退,他身体和脸庞的火纹也褪去。

眼中的金瞳也埋进了黑眸。

这时,入冬的暗雪恰好停了下来。

昆兰久久不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说道,

“纷纷扰扰,强者独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