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将杀 第四章 逃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帝将杀小说简介

《帝将杀》是作者尹月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寒风依旧猎猎,灌进洞内,冻得她浑身发凉。外面的阵阵呐喊声却更让她心惊肉跳的。“杀!”是一男子带着面具,手持大刀,指挥着。“主人有令,刺杀成功者,万金重赏!”那块面具只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顶部带有两个极长而又向后弯曲的角,像极了巨大的公羊角,外面的阵阵呐喊声却更让她心惊肉跳的。。...

帝将杀小说-第四章 逃脱全文阅读

寒风依旧猎猎,灌进洞内,冻得她浑身发凉。

外面的阵阵呐喊声却更让她心惊肉跳的。

“杀!”

一男子带着面具,手持大刀,指挥着。

“主人有令,刺杀成功者,万金重赏!”

那块面具只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

顶部带有两个极长而又向后弯曲的角,像极了巨大的公羊角,下面

整个面具都是由纯铜锻造而成,表面上一层古铜色的光晕,在白雪所折射的苍白光芒之下,边缘泛起一层昏暗的光晕。

那声音实在是熟悉,但这么多年来的隐居让她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还未来得及想起来,只听“当啷”一声,又是金属撞击的声音。

而后“噗通”一声,应该是双方交战,一方的武器被震落,掉在了雪地上。

她看到了有火光四溅,甚至有些已经溅了进来。

紧接着,又有人道:

“护驾!快护驾!保护皇上!”

就在洞口。

这次是神机营的总统领岳非谕。

想必刚才就是他挡在了他面前。

紧接着,外面又是一阵兵器撞击的声音。

“皇上!此处不宜久留,还请迅速撤退,进入神机营中央!”

“噗通——”一声,什么东西掉在了雪地上,而后,“咕噜”几下,就在洞口,停了下来。

陈湘熙看去,顿时头皮发麻。

一个头颅,掉落在她脚边。

脖颈处的痕迹光滑平整,一看便知是用某种锋利器物划伤。

倘若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头颅被斩了下来,她甚至连眼都不闭的。

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斩下敌人的头颅,早已是个习惯。

让她头皮发麻的是,那头颅的六穴,全都缓缓淌出了黑血。

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顺着鼻腔钻入她的五脏六腑,在她体内疯狂进攻。

她面色一白,胃里翻江倒海。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武器斩下的头颅!

但——她强忍住心里的不适,迫使自己看向那个头颅——只见那光滑平整的边缘,竟已经乌黑一片。

“滋滋啦啦”的声音从头颅传来,她只是扫了一眼便胆战心惊的,再也不敢看下去了。

本该殷红的鲜血,变得浓黑一滩,顺着伤口边缘缓缓渗出,如同浓黑粘稠的膏药一般。

极度的恶心,宛如一滩滩带着发乌鲜血的鼻涕。

绝不会是因为温度过寒!

她在这血液里根本看不到任何冰渣子!

他——念及此,她吓得浑身阵阵发寒——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关他的

尽管她的心里一团乱麻,但她大脑仍旧清晰。

听这声音,他似乎不在这个洞口边缘了。

尽管四肢被冻地发麻,但她仍旧咬牙,侧着身子朝着洞口旁边的冰壁一击,只见前方又是一个通道。

她再次扭头看了看洞口,确定他没有察觉这里面的动静,便猫着腰钻进去,而后转身用雪将这个洞口彻底填埋。

一弹响指,她指尖多出来了一团火焰。

洞内的景象被一览无余。

只见前方的冰洞表面光滑平整,一如当年她修建的时候一般,没有任何即将坍塌的迹象。

耳边传来的就是阵阵喊杀声与金属碰撞的声音。

她心里暗自庆幸这地方天寒地冻冰雪都被冻结实了,就算是这里与外界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冰,却也足够让她通过了。

她忙不迭地往前跑。

看到尽头有些雪是松的,有凉风灌进,她一拳击打在上。

“噗嗤!”几声,那一层雪被她彻底打开。

双方都在交战,没有一方顾及到她的。

脚边,就是一具尸体。

她扫了一眼,便有了对策。

好机会!

她将他的尸体拖进洞口,而后麻利地脱下他的盔甲穿上,朝着洞口探头观察战场情况。

陈湘熙趁机从洞口溜出,猛地冲向双方交战的边缘处,看着一名死侍的士兵被神机营的士兵一箭刺穿胸膛即将跌下马,她再也顾不得许多,立即将那人扯下马,拽住缰绳的同时又朝着他的胸口补了几剑,而后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旁边的神机营的士兵见她身上的盔甲是自己营内的,以为是自己人。

又因为刚看到了她是从皇上那个方向冲来,以为是受到了皇上的诏令有紧急事情要回去禀报,便也没有阻拦。

其余人见她身边的人都没有阻拦,都以为是有急事要回去禀报,便也没有阻拦。

于是,这一路上,陈湘熙竟然走的无比顺畅,丝毫没有遇到任何的障碍。

跑!

她双腿用力一夹,指挥着身下的马加快了飞奔的速度。

跑!

现在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跑!

什么都不想,立即逃跑!

一直到将背后所有的声音全部甩掉,她这才勒紧缰绳,纵身一跃跳下马。

马的速度自然不如她的速度,但刚才在战场上,她若是就这样单独跑了,定是会被当成逃兵直接被抓回。

陈湘熙头也不回地往前冲。

他的实力她再也清楚不过了!

剑都不需要拔出,便能定胜负!

这天地下,难逢对手。

那帮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逃!

浑身的力量全被调动,她的一头长发又恢复成为了原本的红色。

片刻后。

这场恶战已经消停,地上的尸体堆积如山。

血流成河已经不再是夸张,鲜艳的红色如绸带一般在地上流淌。

有的甚至还未来得及发黑,便已经被冻结成冰块。

“报——”

岳非谕清点完最后的数目后,走到他面前,将佩剑往后一推,单膝跪下,行抱拳礼。

“所有人都已经解决,对方的将领被半路袭来的人救走,因突如其来打了措不及手,以至于让他逃走。现末将已经派人去追。”

“损失何如?”

“损失士兵三十有余,战马战死两匹,丢失一匹,方才末将已经派人记下性命户籍,待到回宫追封追赏。只是在这死去的三十有余的士兵之中,有一尸体实在是诡异。”

“被脱了盔甲丢在了雪地里。”

他顿了顿,而后道:

“据此,末将大胆推测,或许戚忱广他并未逃走,而是剥下了死去士兵的盔甲穿上后,隐藏在了战士群之中。末将认为,不若现在让所有人都摘下盔甲,逐一掏出身份牌检验身份。”

“.......”

风侍葬颔首,并未回答。

他站在雪地里,赤色双眸波澜泛起,却看不出任何情绪。

顿时,空谷中一片寂静。

只剩下狂风呼啸。

大军又重新恢复成为了原本的队列,等待着他的下令。

皑皑雪谷,一下子又恢复了曾经的寂静。

连雪的呼吸都不曾有的安静。

“噗嗤!”

“噗嗤!”

几下轻微的骚动,打破了这宁静。

两人一同看去,只见一匹马充从不远处走来。

岳非谕大惊——莫不是有逃兵?

“那是——马?”

看着马身上的马鞍,确定是己方的马,他傻眼了。

这不就是走丢的那匹马吗?

怎么又回来了?

不是被敌人骑走了吗?

难不成对方是在半路弃马而逃?

按照他们的作风,那也应该把马杀掉而不是给他们留个活的啊?

他反应了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

风侍葬看着那匹缓缓归来的马,却笑了。

“不必。”

而后,他缓缓下令。

“班师回朝。”

逃,也只能去一个地方。

好,很好。

他想着,心里的杀意宛如浪潮一般,渐渐涌起,血眸也颜色渐暗。

恨意浪潮汹涌,恨不得将她直接撕碎。

陈湘熙,方才朕顾不得管你,才让你趁机溜走。

下一次,可不会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